CELEBRITIES PRESS (HK)
  

 
 
 
 


薄熙來事件__________

綠頭巾不管用 薄公子判無期 more

  本文以法學的視角,取刑訴法(2013)為主要的研究載體,詮釋濟南大審判的判決,論述薄公子自戴綠頭巾無助於「辯白」,困囚於秦城監獄;裁判方排除「合理懷疑」,以確定判決的證據;審判長的量刑,算是「罪罰適當」,並無外國媒體說的「偏重」或「苛重」。

無罪推定原則 程序公正之路 more

  在濟南大審判中,被告人和代理人(律師)享有充分的抗辯權,審判長在一審調查庭和辯論庭秉持「中立」,不向控、辯任何一方「傾斜」。這是依照新修改的刑事訴訟法,力求程序公正的「樣板」;但是,未必具「可複製性」和「可推廣性」,未必能成為可傳承的司法「典範」。

濟南大審判 豎程序地標 more

  自中共於1949年10月建政以來,薄案是高官案中一審時間最長、被告人自辯權和代理人(律師)辯護權最充分的一次。更具「標誌性」的,是濟南大審判按照刑事訴訟法(2013),讓一審沿著完整的司法程序,走出程序公正的第一步,豎立了程序地標。但是,這個地標也留下懸念……

家奴暗戀夫人 公子拿走破鞋 more

  據公訴人對薄案的陳述,被告人薄熙來犯受賄、貪污和濫權罪。涉及貪污500萬元,受賄2,100萬;也涉及谷開來毒死海伍德案、王立軍案的濫用權力瀆職行為,又關乎谷開來擁有法國豪華別墅的涉賄。對於上述的罪嫌,薄熙來大都以不知情辯解,自也不承認公訴人的指控。

濟南審薄熙來 純刑事案取向 more

  上一屆和新一屆高層的共識,是把薄案當成純刑事案件,授權法院、檢察院按照刑法追究刑責,避免與刑事之外的政治敏感話題糾纏。案件的處理,必須在「黨意」之下有完整的「法律外衣」。


四大將拉下薄 大審判在濟南 more

  被起訴的薄熙來,原是列位於「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高層幹部,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身份兼任重慶市委書記,其涉嫌貪污、受賄、瀆職的揭發和處置,備受艱難,障礙重重。甘冒政治風險、把他「拉下馬」的四大將是:胡錦濤、溫家寶、李克強和賀國強。

薄熙來家長制 一言堂瞎指揮 more

  中共重慶市「四大」,中央政治局委員兼重慶市委書記張德江發表報告,觸及王立軍事件、英商尼爾•海伍德死亡案件,更提及「薄熙來同志嚴重違紀問題」。報告的「基調」,本欄歸納為二點。一是三個事件「給黨和國家形象帶來很大傷害,給重慶改革發展造成嚴重影響」……

溫家寶記者會 王捕頭和文革 more

  溫家寶回答提問,涉及體制弊端、深化經濟體制改革和政治體制改革的啟動,也觸及文革遺毒和封建主義殘餘、重慶王捕頭事件。他說,如不繼續推行改革,文革的歷史悲劇還可能發生。這是關於防範文革重演的第一次「預警」。

十八大前議論 薄熙來小文革 more

 《炎黃春秋》月刊5月號的座談會紀要,有這種遐想。名為「促進政治體制改革」的座談會,是對中共十八大的建言。座談會的主題,是支持溫家寶總理的政改觀和「文革遺毒」論,涉及薄熙來事件和文革的「歷史教訓」。

平西王涉命案 政治局靠邊站 more

  中共中央於4月10日宣布,「鑒於薄熙來同志涉嫌嚴重違紀」,停止其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職務。在政治局「靠邊站」,是政治生命快將完結的信號。人民日報於11日頭版發表評論員文章。它對事件的「定性」是:「王立軍事件是一起在國內外造成惡劣影響的嚴重政治事件……。」

王捕頭平西王 引爆重慶官場 more

  2月6日王立軍出事後,北京等地網站出現有限度的「自由化」,保王護薄派、揭王批薄派和旁觀派議論紛紛。有人稱王立軍為「王捕頭」,重用他的薄熙來則得渾號「平西王」。「平西王」的意涵,原是平定、穩守西疆者。大家印象最深的平西王,或是明末清初的吳三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