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平西王涉命案 政治局靠邊站

丁望

原載:信報2012.4.12 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A20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3.8.28


谷開來的父親谷景生, 是1935年中共發起的「一二九運動」
和「民先隊」的「主要領導人」;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
曾任中共新疆區委第二書記、烏魯木齊軍區政委,
為新疆的第二號大員。網絡圖片

  關鍵詞:平西王,獨立王國,神秘死亡,政治丫環,GDP,高增長,左折騰
  評介人物:薄熙來,谷開來,王立軍,海伍德,張曉軍,陳希同,陳良宇
  引述歷史典籍:少族而多敵,不可謂天(國語) 。

  中共中央於4月10日宣布,「鑒於薄熙來同志涉嫌嚴重違紀」,停止其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職務。在政治局「靠邊站」,是政治生命快將完結的信號。

  人民日報於11日頭版發表評論員文章。它對事件的「定性」是:「王立軍事件是一起在國內外造成惡劣影響的嚴重政治事件,尼爾•海伍德死亡案件是一起涉及黨和國家領導人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的嚴重刑事案件,薄熙來的行為嚴重違反了黨的紀律,給黨和國家的事業帶來了損失,對黨和國家的形象帶來很大損害。」

  這段話不是「評論員」的個人意見,而是根據中共中央相關的文件,突顯「中央意圖」:維護法紀,不容地方領導人胡作非為,形成「獨立王國」或「半獨立王國」。北京知識界稱薄公子為「平西王」,則有影射「藩鎮割據」之意。

  妻子谷開來 涉英商被殺

  63歲的薄熙來,是中共十七屆中央政治局25個委員之一,列為「黨和國家領導人」。政治局委員被停職乃至撤職、開除黨籍、判刑,並不鮮見。十四屆(1992-1997)的陳希同(北京市委書記)、十六屆(2002-2007)的陳良宇(上海市委書記),因貪污腐敗案被撤職,先後在1998、2008年被判刑16年、18年。

  他們的落馬,不只是因為與地方上的一批貪官同流合污大肆斂財,還與獨斷專行、任人唯親的「地方山頭主義」有關。平西王之被停職,與「兩陳案件」有相似之處。

  當代平西王被「立案調查」,就與「濫權玩法」有關。事件的「要害」之一,是重用王立軍掌控重慶市「刀把子」(官方術語);王竟在2月6日「投奔」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滯留」了一天,這是涉嫌「叛變投敵」,中共中央的定性是「嚴重政治事件」。

  「要害」之二,是谷開來涉嫌僱人在重慶殺死英國商人,平西王有包庇之嫌,企圖「以紙包火」掩蓋真相,以權力干預司法。

  英商尼爾•海伍德(Neil Heywood),與來自遼寧的「大連妻子」在華經商,經妻子牽線與薄家建立密切的商貿關係。去年11月在重慶「神秘死亡」。

  中共中央透過官方媒體於前日(10日)發布消息:「薄谷開來(薄熙來同志妻子)及其子(按:指在英國的薄瓜瓜)同尼爾•海伍德過去關係良好,後因經濟利益問題產生矛盾並不斷激化。經復查,現有證據證明尼爾•海伍德死於他殺,薄谷開來和張曉軍(薄家勤務人員)有重大作案嫌疑。薄谷開來、張曉軍涉嫌故意殺人犯罪,已經移送司法機關。」

  公子黨胡來 玩政治丫環

  海外媒體提及薄熙來,常會提到他是薄一波之子,卻並不了解谷開來也是來自「紅色家庭」,亦為北京公子黨(本欄不稱「太子黨」)的名人。其父谷景生,是1935年中共發起的「一二九運動」和「民先隊」的「主要領導人」;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曾任中共新疆區委第二書記、烏魯木齊軍區(大軍區)政委(先後的第一書記和第一政委為汪鋒、王恩茂),為新疆的第二號大員。

  英商「神秘死亡」的背後,是平西王涉嫌濫權、越權,以權勢「玩法」。所謂「玩法」,是指把法律和行政法規視為政治丫環,以「各取所需」的權力變態心理對待法律、法規和司法程序。

  一方面,援引可以「強化專政職能」的條款,加以「放大利用」,以建立秋後算帳的「絕對權威」;另方面,卻繞過保護(有限度)人權的法律條款、司法程序,侵害了人們的合法權益。

  地方官以「非常手段」對付揭開真相者,或以極左姿態掩蓋「黑幕」,是常見的權力腐敗。平西王言必頌毛、江,開口就愛罵「敵對勢力」,推動「唱紅歌誦語錄」,製造類似「文革式恐怖」,積下民怨。

  文革左折騰 積下民怨多

  2月初,他在重慶發表公開講話,說:「敵對勢力在信息輿論方面可謂煞費苦心,我們哪堨X點事,它就會……造謠」,幾天後,他重用的王立軍卻從重慶溜到成都,投奔「敵對勢力」尋求庇護。這種外人意想不到的「突變」,恰正是對平西王「敵對勢力論」的反諷。

  平西王的權力亢奮,不按理性出牌的放肆和極左的「狂氣」,在官場、商界和知識界招致反感。

  歷史典籍《國語》論及「縱惑不疚」以致敗亡,云:「少族而多敵,不可謂天。」平西王之敗走重慶,正是因為縱權而不愧疚;不節制權欲、不按常規行事,必缺少認同者(少族)而樹敵太多(多敵),不能獲得「天助」(胡錦濤和溫家寶多年不去重慶,更未肯定「重慶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