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十八大前議論 薄熙來小文革

丁望

原載:信報2012.5.24 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A17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2.5.28

  關鍵詞政治體制改革,政改座談會,文革,重慶模式,家長制,恐怖主義
  相關人物毛澤東,胡耀邦,薄熙來,李銳,何方,江平,杜導正,錢理群

  北京民間的政治思潮,如同微風掠過小河吹起漣漪,令人有美麗的遐想:政治體制改革的啟步、文革悲劇的不再重演。

  《炎黃春秋》月刊5月號的座談會紀要,有這種遐想。名為「促進政治體制改革」的座談會(以下稱「政改座談會」),是對中共十八大的建言。

  座談會的主題,是支持溫家寶總理的政改觀和「文革遺毒」論,涉及薄熙來事件和文革的「歷史教訓」。與會者的發言,充滿憂患意識,瀰漫「鑑往事之戒」(漢書•楚元王傳)的情懷。

  葉帥說文革 死亡一千萬

  民間政治思潮的「動力源」之一,是《炎黃春秋》與高幹子弟(公子族)中的改革派。
自去年秋至今年5月,他們在北京舉辦了一系列座談。公子族的代表人物,有胡耀邦長子胡德平、葉劍英之女葉向真和侄子葉選基、陳毅之子陳小魯、馬文瑞之女馬曉力等。這些座談會,表達了體制內改革派對十八大的「期望」。

  政改座談會的出席者,既有為民請命的老幹部,也有開明的公子族和學者。前者有中共中央組織部前副部長李銳,前政治局候補委員張聞天的秘書何方,中國政法大學前校長江平,軍方三○一醫院外科醫師蔣彥永;後者有胡耀邦三子胡德華、陸定一(曾任政治局候補委員、宣傳部部長)之子陸德等。

  《炎黃春秋》主持人杜導正的開場白,先提溫氏關於政改的三次講話,再說他提及的「文革教訓」。

  在3月的人大記者會上,溫氏說:「『文革』錯誤的遺毒和封建的影響並沒有完全清除。……『文化大革命』這樣的歷史悲劇還有可能重新發生。每個有責任的黨員和領導幹部都應該有緊迫感。」

  與會者議論文革之禍,本欄歸納為兩點。一是文革的浩劫和「歷史教訓」;二是薄熙來以文革的極左手段樹立重慶模式。

  《人民日報》文藝部前主任袁鷹談文革禍害:「一次葉帥講到,文革中非正常死亡一千萬人。」他說:現在「有的人念念不忘地懷念文革」,另一形式的文革可能會來。他認為:「溫家寶總理講防止文革悲劇的重演,分量是很重的。」

  唱紅和打黑 靠文革方式

  關於薄熙來事件,李銳說:「薄熙來打黑,其實是黑打。因為他有權,他能在重慶為所欲為,無法無天。……文革路線死灰復燃。」他認為,薄事件暴露不推行政改還會「養出薄熙來一類的人」。

  杜導正說:「薄熙來唱紅打黑,有一些正確的部分,但基本上是文革的東西,是毛澤東晚年專制、濫用權力、無法無天、隨便侵犯和剝奪人權的路子。」

  學者錢理群說,重慶模式「是用文革的方式以黑打黑,拋棄憲法、法律來解決(社會矛盾),這就危險了。」

  政改座談會觸及文革邪說的「回潮」、重慶模式暴露的「文革遺毒」,但未深入分析此模式出現的社會背景、家長制弊端造成的恐怖主義。

  所謂重慶模式,提得最多的是唱紅歌、打黑幫、誦語錄、傳樣板(戲),即薄熙來式小文革。

  重慶模式還有其他內涵。在經濟領域,是GDP的特高增長(年均增長超過15%,去年增16.4%,均列三十一省之首),高速城市化的政績工程(大建廣場廣植高價花樹等)。

  GDP亢奮的背後,是脫離量力而行的軌道,對土地財政的依賴度極高、債務平台風險大增,生態環境惡化,「弄虛作假」的浮躁風氣甚盛。

  在「芸芸眾生」,部分居民為唱紅打黑喝采,這是因為他們的思考力較低,而現實中的治安極壞、黑幫橫行、貪污猖獗、貧富懸殊等,又令他們期望「有魄力有效率的整治」。當然,薄氏促成GDP極高增長增加了就業空間,免費午餐(農村留守兒童每天一奶一蛋之類)則讓一些人有點「甜頭」。

  是和尚打傘 仍無法無天

  薄氏樹立重慶模式的「手段」,本欄解讀為三類。第一,是造神運動。花大量的公帑豎毛像、唱紅歌、念語錄,神化毛澤東和自己,推行愚民政策(個人崇拜、絕對服從)。

  第二,是和尚打傘──無法(髮)無天。以類似文革的極左方式,建立政治動員和施政的強勢格局。其特點,是在「服從政治大局」藉口下,法律、制度、司法程序被扭曲或「白條化」;以長官意志行事,建立一言堂式的個人絕對權威,推展其「政績工程」。

  第三,復活毛澤東的恐怖主義。以打黑、維穩、鎮壓敵對勢力之名「強化專政」,擴大政法系統的社會監控,八二憲法關於人民基本自由權的規定受侵害,律師極難依據律師法執業辯護和維權。

  編造「敵對勢力」的政治宣傳攻勢,「簡化程序」速判速殺的專政訴求,加劇社會的恐怖氣氛,形成家長制的威懾力。這是毛澤東恐怖主義在重慶的復活,也是清初地方土霸如平西王(改革派文人稱薄氏是當代平西王)的藩鎮模式。

  波蘭傑出的政治經濟學家布魯斯(W. Brus, 1921-),在《社會主義的所有制與政治體制》一書論析斯大林恐怖主義的「防範效果」:防範(或恐嚇)對當權者有「敵對情緒」者。他認為,斯大林模式「通過選擇性恐怖達到一種充分的威脅」。薄熙來的重慶模式和許多地方的「維穩」模式(如山東沂南囚禁盲俠陳光誠),就是斯大林模式的恐怖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