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濟南審薄熙來 純刑事案取向

丁望

原載:信報2013.8.22 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A16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3.8.23


薄熙來出庭應訊。濟南中級法院微博圖片

  關鍵詞薄熙來案,純刑事案件,司法管轄權,濟南大審判,量刑,極毛派
  評介人物:薄熙來,薄谷開來,薄瓜瓜,周強

  山東濟南市中級法院受理薄熙來案,於22日開庭一審。濟南市檢察院的起訴書,指被告有受賄罪、貪污罪、濫用職權罪,應追究刑責。

  1998年的北京陳希同案(判刑16年)、2008年的上海陳良宇案(判刑18年),和現在的薄案,都是具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身份的地方大員貪腐案,也牽涉高層的政見分歧。較之前兩案,薄案的「複雜性」更高,它還涉及外國人的命案、副省級高幹(王立軍)的「叛變投美」。

  薄案由中共十七屆(2007-2012)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揭開,把薄拉下馬的「關鍵人物」是胡錦濤、溫家寶、李克強、賀國強,他們獲習近平等支持(本欄8月1日文〈四大將拉下薄 大審判在濟南〉有分析)。新一屆的政治局常委會,主導現在對薄案的處置。

  上一屆和新一屆高層的共識,是把薄案當成純刑事案件,授權法院、檢察院按照刑法追究刑責,避免與刑事之外的政治敏感話題糾纏。案件的處理,必須在「黨意」之下有完整的「法律外衣」。

  只追刑事責 周強或把關

  64歲的薄熙來,曾任遼寧大連市市長(1992-1999)、市委書記(1999-2000),遼寧省省長(2000-2004),國務院商務部長(2004-2007)。在2007年10月的中共十七屆一中全會,成為政治局委員,會後兼任中共重慶市委書記(接汪洋)。

  2012年3月14日,在十一屆人大五次會議記者會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回答記者關於王立軍事件的詢問。他說,對於王立軍事件,已「責成有關部門進行專門調查」;他又說:「現任重慶市委和市政府必須反思,並認真從王立軍事件中汲取教訓。」他的談話,暗示薄熙來對王立軍事件應負應有的責任。他的談話,應是獲政治局授權。

  3月15日,中共中央免除薄熙來的重慶市委書記職務。在重慶市領導幹部大會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組織部長李源潮傳達中共中央的相關決定。

  4月10日,中共十七屆中央政治局決定,立案調查薄熙來事件,停止其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職務。

  9月28日,政治局通過中紀委的〈關於薄熙來嚴重違紀案的審查報告〉(以下稱「審查報告」),決定給予他「雙開」(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中共十七屆七中全會(2012年11月),確認這項決定。

  10月,最高檢察院對他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

  「審查報告」指他在大連市、遼寧省、商務部和重慶市任期內,「嚴重違反黨的紀律」,並列出違紀的五大項:

  一是「在王立軍事件和薄谷開來故意殺人案件中濫用職權,犯有嚴重錯誤,負有重大責任」;
  二是「利用職權為他人謀利,直接和通過家人收受他人巨額賄賂」;
  三是「利用職權、薄谷開來利用薄熙來的職務影響為他人謀利,其家人收受他人巨額財物」;
  四是「與多名女性發生或保持不正當性關係」;
  五是「違反組織人事紀律,用人失察失誤,造成嚴重後果。」

  第三項的陳述有語病,應是:「利用職權、讓薄谷開來利用他的職務影響為他人謀利。」

  濟南檢察院提出公訴,僅涉及前三項,即涉嫌濫用職權和受賄、貪污。第四、五項關於女色和用人失誤,僅以違背黨紀論處分,不列入檢察院起訴書。這是「純刑事案件」的處置模式。

  此案的總把關,是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和常務副院長沈德詠、最高檢察長曹建明,諒是主要的把關者。他們受過正規大學的法律學教育,周、曹為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成員。

  他們均有良好的上層關係優勢,周氏當過團中央第一書記,與胡錦濤、李克強有淵源;沈氏為中紀委前書記吳官正信賴的幹部,在陳良宇案發後任上海市紀委書記;曹氏則是新海派代表人物,與「太上皇」關係甚佳。在派系平衡之下,他們是兩屆政治局常委能信賴的把關者,可望確保濟南大審判不出紕漏。

  未讀刑訴法 洋媒想當然

  薄案庭審之前,頌毛挺薄批溫的極端毛澤東派,發起「營救薄書記」的活動,公布所謂薄致中共中央公開信。此信標明寫於2012年3月14日,信內卻觸及3月14日後的事,足證是「假貨」。

  極毛派透過山寨網抗議把薄移送濟南審判,說不在重慶開庭是迫害薄。這是不了解刑事案司法管轄權的胡扯。據刑事訴訟法(簡稱刑訴法)第二次修正文本(2012年3月14日公布,2013年1月1日生效)第24條,刑事案由犯罪地或被告人居住地的法院管轄;但上級法院可指令管轄權(26條)。

  易地審判是常有的事。2008年上海陳良宇、2010年貴州黃瑤(貴州政協主席,正省級,死緩)之刑事案,分別由天津和成都的中級法院管轄。

  有西洋的大媒體稱,谷開來將在濟南出庭,指證薄熙來貪污受賄罪,為的是「換取北京官方不傷害其子薄瓜瓜的保證」。這是荒謬的想象。

  北京當局力圖建立處置薄熙來的「純刑事案」形象,哪媟|去傷害薄瓜瓜自找「國際麻煩」。薄瓜瓜生活在美國,北京當局既不能把他引渡,也沒有冒國際風險去傷害他的「必要」。

  谷出庭「指證」薄的可能性甚低,即使「指證」也可以書寫或錄影的「口供」在法庭展示(如審四人幫的證人證供)。

  谷開來是否出庭「指證」、薄熙來是否有認罪的口供,不是薄罪名成立與否的必然因素。刑訴法第53條規定:「沒有被告人供述、證據確實、充分的,可以認定被告人有罪和處以刑罰。」

  被告是否認罪和「認罪態度良好」,只是會對量刑有影響。

  貪腐罪量刑 重於濫權罪

  還有洋媒稱,薄會在庭上承認受賄、貪污罪,而不會承認濫用職權罪,以求獲較輕的刑罰。這也是不了解法律的想當然。

  按刑法第8章的「貪污受賄罪」,個人貪污10萬元(約相當今500萬元數額)以上的,可判無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死刑(第383條)。

  傳薄貪污受賄2,000萬元上下,如果法國海濱別墅(4,000平方米相當於40,000呎)確是薄、谷所有且涉及貪污受賄,數額諒超過1億元。檢方掌握的證據如果確實、充分,法院有從重量刑的理由;薄如「認罪態度良好」,則可能從輕量刑。

  據刑法第397條,濫用職權「情節特別嚴重的」,刑期是3-7年,與貪污罪的量刑相差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