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中共黨史:毛澤東與左禍一.大躍進與大飢荒__________

60年前建公社 狂生暢想天堂 more

  60年前的9月10日,毛澤東指令發布建立人民公社的決定,在各地急速推動公社運動,稱公社是向共產主義「加快過渡」的最好組織形式,農民快將生活在美好的共產主義天堂。這是「狂生夜坐」的「暢想」,「暢想」中或有蘇東坡筆下的「挾飛仙以遨遊」(赤壁賦)之「暢快感」。

李克強兩條褲 有人只有一條 more

  北京「姓黨」媒體近期熱炒「反歷史虛無主義」。極毛派(毛左)接過這個口號,叫喊維護毛的高大形象。說毛時代「人人溫飽」,甚至說「豐衣足食,生活幸福」;「大飢餓和缺褲子」是敵對勢力的造謠,與西方「亡我圖謀」有關。

李克強說飢餓 開路條去討飯 more

  在3月人大年會期間,李克強提到文革時「吃不飽肚子」。王岐山也講過「吃不飽」的往事;田紀雲的回憶錄,更提到大飢荒:「到處鬧浮腫,餓死人,非正常死亡人口達數千萬。」這三位,是現任或退任的「黨和國家領導人」,並非什麼「敵對勢力」。

中共黨史:毛澤東與左禍二.黨內鬥爭與冤案__________


反智和反科學 背離實事求是 more

  毛時代的執政理念、施政決策、政治運動,有許多「偏差」和錯誤。官方文件提到的鎮反、肅反、反右或「階級鬥爭」的「擴大化」,大躍進、人民公社中的浮誇風、瞎指揮風,3,000萬以上的農民在1958-1962餓死,是無法迴避的左禍。

從AB到六四 冤案難以平反 more

  翻開中共黨史,血跡斑斑,許多政治冤案剝奪了「革命者」和無辜平民的生命,令人感慨萬千。歷史的腳步聲越遠,人們更難想到「歷史教訓」。不過,香港還有不少人沒有忘記1989年,那場北京學生的和平請願。

中共黨史:毛澤東與左禍三.造神與個人崇拜 __________


入神堂三鞠躬 新權要說靈魂 more

  毛澤東冥壽120周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全體常委入毛紀念堂行三鞠躬禮。官媒發表系列評論如〈牢牢把握意識形態工作主動權〉,傳遞政局左轉的強烈訊號。

黨內難有男兒 只因心中六怕 more

  在毛澤東歷次政治運動或毛之後的「左折騰」中,並非都是「國中無一男兒」或「黨內沒有男兒」,而是「男兒」的確認有分歧。民眾視為講真話的「男兒」、挺身而出的英雄,當權者往往視為反黨反社會主義分子,對他有秋後算帳之舉。

個人崇拜熾熱 官場競相獻媚 more

  北京的極左派和極毛派以1966年的「橫渡」,作為頌毛讚揚文革的「切入點」,強調毛在73歲時「橫渡只等閑」,顯現發動文革的魄力、鬥爭「黨內走資派」的決心;今後要高舉毛旗幟,發揚毛的「革命精神」。

中共黨史:八九學潮.社會抗爭__________

風雨中千千結 燭影下戚戚然 more

  6月4日風雨之夜,有一群穿制服的中學生來到維園。在六四晚會的燭光下,一副戚戚然的哀傷之態,令人嘆息過早地「體驗」社會事件的「悲劇性」。…… 30年是漫長的歲月。年輪一次又一次的轉換,未淡化許多人記憶中的八九學潮;對於人道主義者而言,坦克碾過、生命消失的六四事件,仍留下難以排遣的哀傷。

比較五四/四五 六四不應開槍 more

  百年前的「五四」,學生有「火燒趙家樓」之舉,北洋政府釋放了肇事者;毛時代的「四五」雖拘押了數百人,但未開槍;30年前的「六四」,卻對和平請願學生開槍清場。……天安門廣場雖有絕食學生紮營,局面仍然可控,並未脫序,官方即使要強制清場亦無開槍的「必要」。

more

  30年後的今天,香港記者未忘六四亡魂,製作了紀錄片〈我是記者,我的六四故事〉,再現1989年6月3日、4日天安門廣場的場景,追述子彈橫飛下的採訪故事,說出「生死一線間」的感受。……面對死神挑戰的勇者,在槍林彈雨下,在坦克碾過的一瞬間,為歷史留下的畫面是永恆的。

中共黨史:啟蒙與改革__________

哈佛大學校長 呼喚思想自由 more

  哈佛大學校長白樂瑞(Lawrence S. Bacow)在北京大學的演講,呼喚自由,泛起人們一圈圈的「思維漣漪」,令人嚮往「思想多元化」的知識界生態。……他發表演講頗有特色的一筆,還在於引述「中國偉大的現代詩人」、維吾爾作家阿布都熱依木.吾提庫爾的詩,作為演講的終結段。

紀念五四百年 啟蒙仍在延續 more

  百年前「五四」宣揚的科學、民主和自由,仍是今日北京知識界思考群追求的夢想,他們仍不放棄啟蒙之責。余英時教授評「五四」百年……。「五四」精神或理想,在「一黨領導」體制下的中國大陸落空,是不爭的事實。「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社會,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法治和民主;科學的思考精神,亦很薄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