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系列

說空氣和自由 竟是媚美辱華

「愛國」爭議.七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7.5.25,A16版
上網:2017.5.26,更新:2017.6.8
字數:原文1,888,上網2,130
,更新2,539


 圖1,北京舞台上的「少女願景」:「拒絕霧霾,還我仙氣」。網絡圖片。


  關鍵詞空氣,自由,大學校園,口罩,生態環境,PM2.5,霧霾(灰霾),蔽塞,極端民族主義
  引述歷史典籍:凡人之患蔽於一曲,而闇於大理。(荀子.解蔽)

  儒家經典《荀子.解蔽》云:「凡人之患蔽於一曲,而闇於大理。」蔽塞,使人有「知識貧乏症」;常識不足,又往往使人蔽塞、缺乏思考力,無法分清是非、辨別真假。楊舒平事件背後的圍攻者,就關乎蔽塞和義和團(1898—1900)的極端民族主義意識。

  雲南昆明的留美學生楊舒平,日前在馬里蘭大學的大學畢業禮發表演講,提到空氣和自由,說出享受自由的喜悅:「我永遠感激言論自由的清新空氣」(I will be forever grateful—the fresh air of free speech)。

  她的演詞雖獲許多師生、家長、華僑讚賞,卻遭北京、昆明等地「愛國網民」圍攻。圍攻者如同毛文革時開「鐵帽子工廠」的「鬥爭積極分子」,把沉重的鐵帽子套在她頭上:媚美、辱華、抹黑祖國。

  這種極端民族主義的圍攻,被美國世界日報稱為「網絡霸凌」。它說:「楊舒平急急發表道歉聲明後,重新戴上口罩。」她發的帖文曰:「演講只是分享自己的留學體驗,完全沒有對國家及家鄉的否定或貶低之意,在此深表歉意。」



 圖2,楊舒平的演詞:「這兒的空氣太新鮮太甜美和近乎奢侈」;「在那堥C當我出門我都不得不戴上口罩」。網絡圖片

  可自由討論 是校園常識

  她的演詞,從戴口罩說起,帶有幾分天真:「我在中國的都市長大,每次外出都必須戴口罩。」她提到在達拉斯機場「呼吸到美國的第一口空氣」後,丟掉準備戴上的口罩,道出她的感受:「在機場外深呼吸的那一刻,我感到了自由。」

  接著,她回想看到的自由場景:校園內觀看戲劇〈黃昏:洛杉磯〉的演出,劇中有種族歧視和政治話題的討論。她說:「我很驚訝,我從來不曾想過這樣的話題可以被公開討論。」

  驚訝之後,是擁抱自由的激情:「這塈琣釵菪捄o聲的機會」,「自由就是氧氣,自由是熱情,自由是愛」,「民主與自由是值得我們為之奮鬥的、至關重要的清新空氣」。

  對於來自「一黨領導體制」社會的人來說,自由確如難得的清新空氣,讓人從戴口罩的困境中解脫。

  楊舒平說的是普通常識。在自由的社會,民眾享有新聞、資訊、言論、思想的自由,校園自由討論和學生有發聲機會,早是「家常便飯」。這是香港小學高年班學生有的常識。

  在自由社會的大學校園,不只可議論種族歧視、同性戀,還可對「國策」發表另類意見。

  1960、1970年代,美國的大學常有反越戰的演講、遊行。我曾應邀到柏克萊加州大學、史坦福大學、芝加哥大學、哈佛大學等名校訪問,考察各校對毛文革的研究,並觀察校園學運。感受到法治、自由制度和民間(公民)社會的基礎結實。

  
在當時,反越戰是反「國策」,但沒有和平示威或演講者被指為「顛覆國家政權」,這才是真正的「制度自信」。

  天天喊「制度自信」、頌核心權威的社會,動輒把和平請願、合法上訪、依法辯護的律師,扣上煽動顛覆或尋釁滋事罪名關押,是沒有自信的虛怯。對楊舒平圍攻,也折射缺乏自信。


 圖3,楊舒平不得不「道歉」的帖文。網絡圖片

  控新聞資訊 對外界隔膜

  本欄提及常識並非調侃楊舒平,而是感慨不同社會制度下自由權利的差異,新聞、資訊、言論的嚴密管控和缺乏「免於恐懼的自由」,使許多「主人翁」對外界甚隔膜,以致誤信「資本主義日益腐朽、一天天爛下去」之說,這是極端民族主義、義和團主義重新熱起來的一個原因;這正如儒家經典《荀子.解蔽》云:

  「凡人之患蔽於一曲,而闇於大理。

  對楊舒平的圍攻,正就是蔽塞。蔽的意涵,一是指她說的自由,是美國校園的常識;二是指中國大陸的生態環境不佳,城市居民常要戴口罩應對PM2.5(細顆粒物,香港稱懸浮粒子)超標下的霧霾(灰霾)天氣【註1】,也是早已存在的事實。

  楊舒平的家鄉,狹義而言指昆明,廣義而言可指許多空氣素質差的城市。她並沒有直說生態環境差,只是從口罩說到珍惜清新空氣。

  大氣和水源 受嚴重污染

  相對於京津冀重霧霾城市,昆明市內的空氣好一些。但昆明周邊或雲南省的自然生態失衡也不輕,有過多宗環境嚴重污染事故。

  整個大陸的生態環境,仍是「形勢嚴峻」,二氧化碳和二氧化硫排放量居全球首位,大氣、水源、土壤污染重。

  據官方2016年統計公報(2017.2.28公布),受監測的338個城市,空氣質量達標的不足25%,未達標的則略超過75%;未達標城市的PM2.5年均濃度,大都未達國標(國家標準),與世衛的標準差距更大。這是城市居民常戴口罩的原因。

  PM2.5 增生命風險

  環境污染特別是霧霾和沙塵暴,無「邊界」可阻,華北的重霧霾或沙塵暴可吹到華南,也可能吹入日、韓和香港、台灣。

  國務院環保部透露,2014年2月,華北的大面積霧霾約143萬平方公里,接近國土的15%【註2】。國際災害監測組織(挪威)於今年5月22日發表的報告稱,2016年的全球災害流民(流離失所、急需援救的災民)3,100萬,中國大陸有740萬(居首位),佔24%。

  生態環境差,大大增加居民的健康、生命風險。現任人大副委員長、原衛生部部長、科學院院士陳竺醫師,在國際著名專業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發表聯名研究報告,稱「中國每年因室外空氣污染導致的早死人數」,在35萬至50萬之間。

  這是令人有點吃驚的數據,但遠低於同一雜誌同一期的〈全球疾病負擔2010年報告〉之數據(中國因PM2.5污染導致早死人數,2010年為120萬)【註3】。

  據北京中國社科院2014年的自行評估(評估2012年的133個國家、地區),在全球生態環境競爭力項目,中國排124位【註4】,即倒數第10位。

  從上述的事實去看,「戴口罩說」並不脫離現實,怎能扯到媚美、辱華、抹黑祖國?

表,生態環境數據(2015/2016)


0. 項目,單位

 數據

1.  水土流失,萬平方公里

 356,佔國土37%

2. 荒漠化土地,萬平方公里
  其中:沙化土地

 262,佔國土27%
 173,佔國土18%

3. 森林覆蓋率,%

 22%,低於全球平均數

4. 濕地,萬公頃

 5360,濕地率5.58%(2015)
 比10年前減少340萬公頃

5. 398個監測城市
  空氣質量達標率,%

 達標25%
 未達標75%

6. 322個監測城市
  聲環境(噪音高低)率,%

 一般與較差27%
 較好  68%
 良好  5%

7. 480個監測城市
  酸雨率,%

 22.5%(2015)

8. 967個地表水斷面
  1-3類水質,%
  4-5類水質,%
  劣5類水質,%

 (2015)
 64.5%
 26.7%
 8.8%

9. PM2.5達標率,%
  (標準70毫克/立方米)

 22.5%(2015)

10. 京津冀PM2.5(2015)
  (毫克/立方米)

 北京市82,唐山85
 石家莊89,邯鄲91
 邢台101,保定107

11. 霧霾導致早死
  萬人/年

 1. 35-50(原衛生部長陳竺評估)
 2. 120(西方學者評估)

 註:2015數據,據環保部環境公報(2015),其餘大都據國務院統計局的2016年統計公報(2017.2.28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