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反自由化」與憲政論戰〔文摘〕
一.體制內深改派(一之三)

實行憲政民主 應是執政使命

作者:蔡霞,中共中央黨校教授
原題:推進憲政民主應該是中國共產黨的執政使命──與楊小青教授商榷

發布:愛思想(網),2013.5.30
本網上網時間:2013.6.16
---------------------------------------------------------
本網編者按:

  蔡霞女史是中央黨校資深教授,一直秉持深化改革的的理念,研究分析政治理論和社會治理。
  她參與5月的憲政論戰,透過「愛思想」網發表萬言長文,現摘刊其中數段,供讀友參考。

---------------------------------------------------------


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網絡圖片

  

   最近看到中國人民大學楊曉青教授的一片文章,文章中反對憲政的思想觀點令人吃驚。人類政治文明發展的進步趨勢就是走向民主政治,而民主政治的法治保障就是憲政,這是人類政治生活客觀規律的體現和基本要求,這已經成為一個基本常識。在沒有憲政保障的情況下,法西斯希特勒給全人類帶來的深重災難,我們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忘記。就此,我把2011年的文章重新翻出來,與楊曉青教授商榷。2011年文章全文如下:一個國家要走向現代文明,政治的現代化則是題中應有之義。中國共產黨執政六十年、尤其是改革開放三十年來中國社會的急遽變化都表明,努力建設現代憲政民主的國家制度,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深受前蘇聯共產黨執政體制的影響

  史達林一方面把列寧當時的臨時性做法固定化絕對化為馬克思主義的普遍原則,另一方面丟棄列寧的正確思想,背離馬克思主義關於人民國家制度的一些基本原則,壓制打擊黨內外不同意見,把蘇共黨的執政變成了一人專制。這不僅極大地敗壞了社會主義國家的聲譽,使得社會主義國家被稱為極權主義政權,而且嚴重誤導了其他社會主義國家的民主法制建設。布爾什維克黨建立了一黨制。列寧在針鋒相對地駁斥反對派政黨指責布爾什維克黨是「一黨專政」時說「我們就是堅持一黨專政,而且我們決不能離開這個基地」。列寧在這堜珨〞滌礅龤u一黨專政」,本意是要堅持黨對蘇維埃政權的領導這一原則,但當時俄國複雜的政治局勢最後促成「一黨執政」,這是特定條件下的激烈作法,並非等同於堅持黨的領導原則本身。由於後來史達林把這些做法固定化,並宣傳成是馬克思主義的根本原則體現,這就深深地影響了中國人。

  我們把堅持黨的領導原則與「一黨執政」方式劃等號,建立起權力壟斷、以黨治國的執政體制。執政以後,一方面在社會主義改造、大辦人民公社、大躍進等問題上黨內高層都有著不同的意見,一方面1954年後的國家政治體制設計中,缺乏中共黨的最高領導人進入國家重大事務決策的法理路徑,黨內最高領導人以加強黨對國家領導的要求,重提戰爭年代黨的「一元化」領導,並建立起執政後黨政不分、以黨代國的「一元化」領導體制和權力運轉機制。

  同時,由於把黨的最高領袖看做是黨的化身和體現,強化領袖個人對全黨和國家的政治控制,又在「以階級鬥爭為綱」的「左」的思想指導下,五十年代中期後國家的民主立法與法制建設進程實際停頓下來甚至往後倒退。這就不僅導致人大被虛置,執政黨直接指揮政府,直接行使國家職能,影響著國家政治生活和社會治理的正常運轉,而且使執政黨自身發生異化:即執政黨國家化、黨的組織行政化、黨的領導權力化、領導幹部個人集權化、特權化。

  現代政治共同體的建設必須以憲法制度為保障,並取得全社會認同,才能使國家獲得長治久安的法理保障。但我們長期以來忽視憲政民主建設,依賴於政績和領袖魅力鞏固執政合法性,這就使得執政基礎有著難以克服的政治脆弱性,執政黨就被籠罩在「亡黨亡國」危機陰影下。

  隨著社會急劇變化與矛盾衝突的積累,執政黨對此的憂慮也愈加深重,而這又反過來迫使執政黨強化個人權威,強化政治控制力度,從而進一步加劇人治弊端、削弱憲法和法治權威。這樣下去,客觀上促使國家政治發展進入一個背離民主趨勢的惡性循環,最終可能導致發生更大的政治風險。

  清除把人當工具的傳統意識

  所謂講民主,首先要把人當「人」,尊重每個個體的生命、生存和人之為人所應有的權利利益。然而,時至今日,有的地方政府只是把「人」作為政治符號、統計數字、手段工具,為著GDP數位、為著政績工程,憑藉公共權力的強制性,強行徵地、強拆群眾房屋,引發起不少血腥事件。

  推進憲政民主的根本目的,就是為人的自由而全面發展創造必須的政治制度條件。百年共和、百年憲政,走到今天,中國的民主之路之所以仍然艱難坎坷,問題就在於還沒有真正確立起這個思維前提。執政黨領導建設現代政治共同體,必須確立尊重人、保障人的基本權利的意識,並通過制度的改革使憲政民主成為中國人的現代政治生活方式。

  堅持以科學態度、科學精神對待民主理論與實踐,就要承認民主政治的規律帶有普遍性。由規律的客觀性與普遍性所決定,作為規律的體現和要求,民主政治中有些東西既不姓「資」也不姓「社」,只是在不同的社會歷史發展階段與不同國家,其面對的具體問題和其表現各有特點。我們在承認和尊重規律的前提下去吸收和研究別國民主實踐中的經驗教訓,理性認識和把握當前中國社會面對的矛盾與衝突,相信我們能夠探索出在中國的國情條件下和平推進憲政民主的進路。

  建設現代政治共同體需要中國共產黨執政思維的深刻轉換,走出暴力革命形成的思維窠臼,克服傳統政治的文化影響,大膽進行意識形態的更新與創造,以充分吸收和借鑒人類政治文明的有益成果,走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發展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