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新聞自由指數 突顯政制差異

  418日發表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香港排73,比去年低3位。5個「老共」均排在黑色的第5等次,紅中列倒數4,紅朝在倒數2。早已「脫共」的波羅的海3國卻排在高位,其中愛沙尼亞列11;在全球網絡自由指數中,它名列首位,紅中則是倒數1,突顯制度的差異。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9.4.25,A21版
上網:2019.4.29
字數:原文1,888,上網2,846


 圖1,「無國界記者」在香港舉行記者會,公布2019年新聞自由指數。圖片取材自毛孟靜facebook。

  關鍵詞:自由,新聞,自由指數,文明,華族經濟體,老共,波羅的海,脫共,政制,差異,政治干預,兩制邊界

  自由,是個人的生命價值所在,是社會走向文明之路的基石。

  個人是獨立、自由的個體,可以獨立思考而非「馴服工具」,生命才有可能閃耀光華;一個社會有自由、法治的基石,才有可能邁向真正的現代化、文明之路。

  與人身自由和言論、思想、投票選舉的自由一樣,新聞自由是社會文明程度的指標。「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WPFI, 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就是廣受關注的指標。

  1.華族經濟體 自由度偏弱

  2019年度新聞自由指數(下稱新聞指數),香港排在中等次的73位,紅色中國(紅中)排最差等次的177位(倒數4),分別比去年下降3位、1位。

  其餘4個「老共」 (老牌共產黨國家,係中性陳述詞不含褒貶意涵),都在最差等次。比較「老共」與東歐「脫共」國家特別是波羅的海3國,突顯社會制度的差異。

  排在1等次(良好)、2等次(尚好)的43位,大都是西方先進發達國家。

  華族經濟體的排位是:台灣42(2等次),香港73(3等次),新加坡151(4等次),紅中177(5等次)。

  台灣列亞洲地區的第2位(原第1位被韓國取代)。

  自2003年以來,香港新聞自由度一直呈跌勢,從2002年的18位,劇降至2003年的56位,2015年降為70位。

  2.香港續下跌 老共在末位

  5個「老共」都在黑色的5等次:
  紅朝179位(倒2);
  紅中177位(倒4);
  紅越176位(倒5);
  紅老(撾)171位(倒10);
  紅古(巴)169位(倒12)。

  排位180(倒1)的土庫曼,是前「老共」蘇聯在中亞的5個加盟共和國之一,蘇東波後獨立,自稱不結盟國家,但蘇聯體制的沉渣多。

  前「老共」、當今威權體制的俄羅斯,排在4等次的149位。

  在世界經濟論壇2018年度全球競爭力報告,新聞自由項目類的排名,「老共」都是最差的幾個:紅中倒1,紅越倒2,紅老倒3(紅朝、紅古未列入評估)。

  3.經濟規模大 人均量仍低

  這幾年,北京對外宣傳的主調,是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下中國崛起,國家強起,人民富起,「新時代」的中國方案、中國智慧引領全球治理。

  所謂崛起,指經濟規模大,GDP總量居全球第2,這無疑是經濟大國的標誌。經濟規模大和GDP增長高(1980—2010年均9%以上)付出的代價沉重:粗放模式導致生態環境惡化,人們的健康和生命風險大增【註1】。

  第2經濟體的地位,並不等於經濟強國(李克強總理曾說:是經濟大國而非經濟強國,是製造大國而非製造強國)。

  一個國家、經濟體的模式、方案能否引領全球,須衡量有無「複製價值」和國際的認同,也須考察模式、方案背後的社會制度。特別是西方和「脫共」波羅的海3國之制度優勢,與「老共」非自由制度的差異【註2】。

  國際間的比較,不能迴避經濟的人均量,更不能避開關乎社會文明與否的全球指數。


  紅中的GDP、外貿量、外儲量都名列前茅,但人均量甚低。2018年的人均GDP(國際貨幣基金IMF今年4月數據,美元),只有9600,低於全球平均數;更低於另3個華族經濟體:香港4.85萬,台灣2.49萬,新加坡6.40萬。

  與波羅的海3國比較,也少了一大截:愛沙尼亞2.29萬,立陶宛1.91萬,拉脫維亞1.80萬。愛沙尼亞約為紅中的2.4倍。


圖2,愛沙尼亞首都塔林旅遊區一景。網絡圖片。

  4.波羅的海國 真文明崛起

  這3個小國在1930年代被蘇聯侵略佔領,成為加盟共和國。1990年代蘇東波後「脫蘇」和「脫共」,政治、經濟體制全面改革,快速西歐化,建立了法治、自由的社會制度,有完全的市場經濟體系,經濟得以發展,人均量和文明指標居良好排位。

  2019年的新聞指數是:愛沙尼亞11、立陶宛30、拉脫維亞24。

  2019年傳統基金會的經濟自由指數(180個經濟體),這3國分別排15、21、35(紅中100,香港1,台灣10,新加坡2)。

  2019年自由之家的自由指數(209個),這3國分別排18、36、50(紅中189,香港110,新加坡122)。

  2018年自由之家的網絡自由指數(65個):愛沙尼亞首位,紅中倒數第1。

  在亞洲前「老共」中,蒙古是異數,新聞指數列3等次的70位,比香港高3位。蒙古經濟實力仍弱,但開放選舉、新聞,漸進的政治體制改革贏得好評。

  5.香港處弱勢 自由危機增

  「無國界記者」發布新聞指數,首次在香港舉行記者會的原因,或可歸納為三項。一是香港的傳媒業具「國際性」(外國新聞機構多);二是在一國兩制框架下,香港新聞從業環境的變化,具北京政策的「寒暑表」標誌;三是香港的新聞自由度,一直處於下跌的弱勢、英國記者馬凱事件,令西方特別關注。

  記者會的主持者與發表評論的學者,都強調新聞自由度下降關乎「中國因素」:北京的政治干預,導致香港的「不確定性」和缺乏安全。他們特別提到審議中的「逃犯條例」造成陰影。

  主持記者會的「無國界記者」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Cedric Alviani)認為,「逃犯條例」一旦通過,「所有在香港的記者、博客都會受到永久的威脅」;香港大學新聞和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華說,北京政策的轉變,「對香港新聞自由的前景帶來負面影響」【註3】。

  在「一國」屋簷下,能否保持兩制邊界的清晰,關乎北京的政治生態。這幾年政局左轉,官方特別強調講政治、黨領導一切和「敢(強)亮劍震懾力」,增強了對香港的政治干預,兩制邊界模糊化。許多港人感受到新聞自由受侵蝕和「陸化」的加快,司法獨立有危機,對前景不確定或前途黯淡有焦慮感。

註釋
 1.經濟總量第二 國際差距仍大
 2.改變粗放模式 應對PM2.5
 3.https://www.voachinese.com/a/hk-legco-ammendment-20190417/4880469.html

表,新聞自由、人均GDP數據比較


0全球新聞自由指數
 2019.4(180)

 2018人均GDP*
 2019.4(193)〔萬美元〕

(一)最佳10國/地區

1挪威(北歐)

1盧森堡11.42

2芬蘭(北歐)

2瑞士8.30

3瑞典(北歐)

3澳門8.24

4荷蘭(北歐)

4挪威8.17

5丹麥(北歐)

5愛爾蘭7.60

6瑞士(西歐)

6冰島7.43

7紐西蘭(大洋洲)

7卡塔爾7.08

8牙買加(南美)

8新加坡6.40

9比利時(西歐)

9美國6.26

10哥斯達黎加(南美)

10丹麥6.07

(二)華族經濟體

42台灣

8新加坡6.40

73香港

17香港4.85

151新加坡

39台灣2.50

(三)老共

169(倒12)紅古(巴)

73紅中0.96

171(倒10)紅老(撾)

135紅老0.27

176(倒5)紅越

137紅越0.26

177(倒4)紅中

缺位,紅朝、紅古

179(倒2)紅朝

(四)東歐「脫共」國

11愛沙尼亞

42愛沙尼亞2.30

24拉脫維亞

43捷克2.29

30立陶宛

45斯洛伐克1.96

35斯洛伐克

47立陶宛1.91

40捷克

49拉脫維亞1.80

59波蘭

57匈牙利1.59

87匈牙利

59波蘭1.54

 註:指數名稱第2行:發表年月及(評估經濟體總數)
 *國際貨幣基金(IMF)數據(評估188個),排名是根據IMF排名加上全球平均數、未列排名的港、澳、台等調整排列(共193個數據)。
 人均GDP全球平均數為1.13萬,所有數字取小數點以下2位,4捨5進。數字是按當年價格(2018)計算。
 在新聞自由指數中,其他西方國家排名是:德國13,冰島14,愛爾蘭15,奧地利16,盧森堡17,加拿大18,澳洲21,法國32,英國33,美國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