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反自由化」與憲政論戰〔文摘〕
三.自由派(三之三)

憲政是擺脫危機的最佳選擇

作者:杜光,中共中央黨校教授
發布:共識網(北京)2013.6.6
本網上網時間:2013.6.16

---------------------------------------------------------
本網編者按:

  杜光教授(1928-)一直主張深化經濟體改革,推行包含憲政民主的政治體制改革,支持改革家溫家寶的「普世價值說」和「文革遺毒論」。
  他在知識界的「共識網」發表〈憲政是擺脫危機的最佳選擇〉,表達其憲政理想,現摘錄幾段供讀友參閱 。
---------------------------------------------------------

   十幾天來,由《紅旗文稿》和《環球時報》上兩篇批判憲政的文章發端,社會上掀起了關於憲政是非的大討論,它為政治體制改革提供一個十分適當的切入點,為當代的啟蒙運動注入了新的活力。

   本文擬就憲政對現階段改革的重大意義作一些分析,只是表述我的觀點,對於那些反憲政反改革的宏文,暫時不作具體的評論。

  什麼是憲政?

  顧名思義,憲政就是依憲行政,依憲治國,就是按照憲法來行使政治權力,根據憲法所賦予的權力來治理國家。

  我國憲法從清末的《憲法大綱》算起,已經有105年的歷史,有過十多部憲法。這些憲法對公民權利都有著明確的承諾,對國家機關的權力行使,也有一些限制性的規定。但是,迄今為止,憲法所規定的基本要求,無論是公民權利的實現,還是權力運行的監督,都沒有落到實處,我們一直處於有憲法而無憲政的狀態。為什麼會這樣呢?

  憲法是反封建反專制的民主主義革命的成果。由於我國的封建專制主義有著幾千年的悠久而深厚的傳統,它彌漫於社會的各個角落,深深地影響著社會的每一個成員;而民主主義由西方傳入中國只有一百多年的歷史,在社會上紮根不深。所以,在民主主義和封建專制主義的博弈歷史上,民主主義雖然因為符合於歷史發展的方向而多次取得勝利,但封建專制主義的勢力很快便捲土重來,重新掌握國家權力。它需要憲法來裝飾統治的專制性,卻無意於限制自己的權力,更不願讓民眾獲得憲法規定的各項權利。所以,有憲法而無憲政,是現代專制國家的普遍現象。

  在我國,更由於現行憲法的兩面性而帶來實行憲政的複雜性。我國現行的「八二憲法」,有著相當豐富的民主主義內容,如:國家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人民依法管理國家事務;國家機關都由人民代表大會產生,受它監督;人民代表大會由民主選舉產生,受人民監督;公民的合法私有財產不受侵犯;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公民的人身自由、人格尊嚴和住宅不受侵犯;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宗教信仰、通信的自由;有選舉權、被選舉權和向國家機關提出申訴、控告或檢舉的權利;法院和檢察院獨立行使審判權和檢察權,不受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干涉等等。

  國家機關按照這些條款來行使政治權力,治理國家,就是實行憲政,就回應了廣大人民群眾呼喚的憲政民主。

  但是,我國現行的憲法除了這些民主性條款以外,還有一些有利於專制統治的內容。如序言堛漸|項基本原則,條文堛漱H民民主專政、堅持公有制為主體、按勞分配為主體、國營經濟是國民經濟的主導力量等。多少年來,這些憲法內容一直是執政當局施政的基本方針,也就是說,憲法的這些內容一直是在實施著的。這當然不是人民群眾呼喚的憲政民主。

  危機四伏和應對之道

  十八大後,許多有識之士都看到了,在表面的繁榮與輝煌掩蓋下,社會已陷入嚴重的全面危機。在經濟領域,上世紀九十年代形成的權貴資產階級,牢牢掌控著國家經濟命脈,與市場經濟對峙。在最具中國特色的房地產業,權貴豪強相互勾結,一個抬高地價,依仗土地財政積累政績,並借機中飽私囊;一個抬高房價,榨取人民血汗,獲得超額利潤。

  在政治領域,不受制約的政治權力日益膨脹,以黨代政、黨大於法的現象日益嚴重。如以「黨管幹部」的名義壟斷人事權,許多事業單位行政負責人,都要由黨委組織部門宣布任免;黨委書記的權力,普遍大於行政負責人。

  政法權力主要不是用於保衛人民群眾的利益,而是打出「維穩」的旗號,鎮壓因權益被侵害而要求討回公道的民眾,拘捕、監控提出獨立見解的愛國人士,和為受害民眾申冤的維權律師,甚至把他們判刑下獄。這就不能不激起更大的反抗。近幾年群發性事件逐年遞增,每年達十數萬起,到北京上訪者更不可計數。他們僅僅因為房屋被拆、土地被佔或其它權益受到侵害,希望到北京討得公正,但遭遇的卻是更不公正的鎮壓。

  在遍布各地的勞教場所和精神病院堙A羈押著許多維權抗爭的無辜群眾。共產黨通過改革開放而恢復起來的執政合法性,正因大量幹部濫用權力、貪污腐敗和侵奪民眾權益而不斷喪失。目前的政治危機,實際上也是共產黨的執政危機。

  在文化領域,其實,自從毛澤東發動批判《武訓傳》、改造知識分子的思想,文化危機就開始出現了。可是,文化危機是個慢性病,它在社會的精神層面影響深遠,但對社會物質生活卻直接關係不大。六十年來推行的文化專制主義,堅持所謂「輿論一律」或「輿論導向」,壟斷真理,壟斷輿論,剝奪了公民的思想、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黃種毀棄,瓦釜雷鳴,大量堆砌陳詞濫調、解讀高層意旨的書籍文章,得以自由出版,廣泛流通,而許多富有歷史意義和社會價值的作品,卻得不到公開發表的機會。這樣,實際上就扼殺了文化發展的生機。六十多年來沒有產生一位文化大師或思想家、理論家,就是對文化專制主義的最好的批判。

  生態領域的危機由來已久,但長期沒有引起足夠的注意。改革開放以來,各級政府急於發展經濟,積極引進外資內資,對環境保護則注意不夠。後來雖然建立環保機構,制定法規,但執行不力,效果不佳。時至今日,環境污染所造成的惡果,已經達到無法挽回的程度。特別是水污染,過去人們較多注意的是飲用水的污染,最近發生的「鎘大米」事件,使人們意識到水污染所造成的糧食污染的嚴重性。億萬民眾的生活離不開糧食,而任何糧食的生產都離不開灌溉,灌溉用水被污染,水中的某些有害化學物質就有可能被糧食吸收,成為危害人體健康的毒品。目前水污染已遍及全國河流,問題十分嚴重。十八大提出生態文明,把它同經濟、政治、文化、社會並列為改革和建設的五大領域之一,是十分必要的。

  前面簡述五大領域的危機,歸根到底,都同政治權力缺乏必要的制約與監督、民眾缺乏參與的機制有關。政治、文化、社會三大領域的危機,最基本的根源是當政者濫用權力,民眾卻無法制約。解決危機中提出的問題,就必須制約和監督政治權力的運行,讓廣大公民參與對危機的議論、決策、處理,這就需要實施憲法關於權力制約和公民權利的條款,依憲行政,依憲治國,依憲應對危機,全國人民上下合力,黨內黨外共同維憲。只有這樣,共產黨才能擺脫面臨的危機,重新獲得人民的信任,重新獲得執政的合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