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點點反思文革 不避父輩過失

——公主思索毛文革 點點醒悟點點心(2)

丁望

原載:信報2016.5.5時事評論版(A19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6.5.13
字數:原文1,888,上網2,579


圖一,羅瑞卿跳樓自殺傷殘後,被拖去「批鬥」,1966,北京。

  關鍵詞:紅二代,毛文革,左禍,特權,反思,黨內鬥爭,醒悟,過失,體制弊端,廬山會議
  相關人物:羅點點,馬曉力,羅瑞卿,毛澤東,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柯慶施,胡喬木,周小舟,李銳
  引述歷史典籍:覺今是而昨非。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陶淵明:歸去來辭)

  毛文革50年和亞文革3年,引發思考群探索討論。在近期的網媒反思文革中,紅二代扮演了重要角色,羅點點、馬曉力和蔡霞關於醒悟和反思文革之說,尤引起讀者的關注。

  
在反思文革的文章中,羅點點和馬曉力的〈準備好了麼?〉(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99160324.htm),對毛文革左禍和體制弊端的反思最為深刻。北京幾家網媒重刊的舊文〈點點回憶〉,則成為前文的「姊妹篇」,讓人更了解羅點點對毛文革和體制弊端的批判深度。

  令人「驚喜」之處,是她不迴避父輩在黨內鬥爭、政治運動中「緊跟偉大領袖」的過失和罪責,甚至觸及父輩享有特權,包括家埵部u5個漂亮年輕的女人」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lsjd/lsjj/article_2012111971261.html)。

  父輩享特權 5年輕美女

  〈點點回憶〉是長篇的文革紀事,原載北京《當代》雜誌,後來知識界的共識網等轉載,近期有大小網媒摘錄或全文重刊。

  點點的上述兩篇文章,都涉及羅瑞卿(1906—1978)事件、黨內鬥爭的殘酷。更為重要的,是探索了「一黨領導」體制弊端,特別是高度集權下的家長制一言堂。

  〈點點回憶〉的重刊,是網媒配合反思文革50年的討論,讀者最留意的不再是紅色公主身份,而是在毛文革中的「醒悟」。

  〈點點回憶〉不同前文之處,是有不少篇幅寫父輩的特權和過失。她說:「權力就是樂園」,「成功的革命奪取了控制一切的權力,勝利者擁有了樂園」。

  她展現了父輩的權力樂園:

  「1959年後,羅達到一生的巔峰,身占黨政軍十多個要職……。他理所當然地享有既大又美麗的房子和院子和一大堆秘書、參謀、警衛員、管理員、司機、保育員、廚師的服務,院子媮晹頂籊磛5個漂亮年輕的女人。

  有些紅二代也說為文革「贖罪」,但不像她不迴避掌權者的特權。她寫的特權,並非只是羅瑞卿享有,那是「一黨領導」體制的產物。在軍隊,一到少將軍階就是「五子登科」:都有秘書、警衛、司機、廚子、保母侍候。羅瑞卿是大將級,在黨政界是「副國級」(文革前公職人員分30級,政治局常委1級,政治局委員2級,羅是3級高層幹部,部長是4-7級),特權自然多一些。

  「5個漂亮年輕的女人」是啥名堂?她沒有解釋。據北京高層官員回憶錄和黨史文獻,「漂亮年輕的女人」應是專職的貼身護士、衛生員、服務員之類。


圖二,彭德懷被紅衛兵押走。

  在廬山會議 狠鬥彭德懷

  她述評黨內鬥爭中的高層大案,如1959年廬山會議的彭德懷「右傾機會主義反黨反社會主義集團」。在述評中,觸及體制弊端和現在仍在的文革遺毒,更直言父親是「出賣耶穌的猶大」:

  「廬山會議上,他扮演的是猶大:一次是7月10日晚上,毛召見周小舟、李銳等人,周講了『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之類直接批評毛的話,毛沒有見怪,並表示了反左的態度。事後周很興奮,就向羅講了,由此傳給『下必甚焉』的柯慶施等人,間接推動了廬山會議的轉向。

  湖南省委第一書記、做過毛秘書的周小舟說,斯大林熱中個人崇拜的造神和整人;羅瑞卿和上海左王柯慶施「加鹽」後毛「加火升溫」:廬山會議從理性的「反左」轉為火熱的「反右」,「集中火力」清算副總理兼國防部長彭德懷、總長黃克誠(又稱為「彭黃反黨集團」)。

  「猶大」的第二件事,是在1959年7月23日,周小舟和李銳(時任水電部副部長、兼職毛秘書)等從黃克誠住處出來,路上遇上羅而顯露「緊張」,羅密告毛,導致周小舟下台、李銳後押去勞改。〈點點回憶〉說:「羅是批彭『護神』的主力。」從彭下台的1959年到1965年,羅在政壇「飛黃騰達」,1959年接黃克誠任中央軍委秘書長兼總長。

  迫害他人中 享權力樂趣

  從父輩的「告密」和落井下石,〈點點回憶〉觸及家長專權下「你死我活」的黨內鬥爭,當權者從迫害他人中尋求「權力樂趣」。

  羅點點寫道:

  「內部鬥爭的嚴厲性,非身臨其境者不能領略。毛澤東之所以能縱橫捭闔、無所顧忌,是因為一些『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也很歡迎這種此起彼伏的鬥爭方式。

  她提到,有人「從迫害別人中得到……縱欲後的滿足」即「愉悅」。她說:「精於權力角逐的人卻可以充分伸張自己的欲望,在風吹浪打中信步閑庭。」

  最能在黨內鬥爭中享受權力樂趣而又「信步閑庭」的,就是大家長毛澤東。文革期間,他把自己指定的接班人劉少奇(1898-1969)、批評「大躍進」勞民傷財的彭德懷折磨致死,突現狼性囂張,沒有人性。

  〈點點回憶〉提到彭德懷在秦城監獄的非人生活:

  「彭德懷在監中疼痛難忍(按:晚期癌症,毛不准給止痛片),只能哀求看管的戰士:警衛戰士,疼得我一點辦法也沒有了,我實在忍受不了了,你幫我打一槍吧。

  在紅二代,能面對父輩的過失包括以對「偉大領袖」的愚忠和崇拜換取特權,並不多;能公開「真相」而有罪疚感者更少。羅點點是紅二代中的異數。

  她說出父輩的特權和過失,無疑是對毛文革和「一黨領導」體制深刻的反思,有「覺今是而昨非」和「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陶淵明:歸去來辭)的情懷:是一份醒悟,也是繼續探索、追尋的期許。追尋真相,在來日中持續參與「啟蒙」,讓更多人對極權下的政治事件有所「醒」、有所「悟」。

註釋
  
 1在廬山會議後被整肅的部分高幹:
.彭德懷(1989-1974),中共八屆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兼國防部部長,元帥。
.黃克誠(1902-1986),中共中委、中央書記處書記,軍委秘書長,國防部副部長兼總參謀長,大將;文革結束後,曾任中共中央紀委常務書記、第二書記。
.張聞天(1900-1976),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國務院外交部副部長、黨組副書記。
.洪學智(1913-2006),中共中委,總後勤部部長;文革後,任總後勤部部長、中央軍委副秘書長,上將。
.鄧華(1910-1980),中共中委,副總參謀長兼瀋陽軍區司令員,上將。
.方毅(1907-1997),中共候補中委,國防科委副主任;文革後,任總後勤部顧問,中將。
.鍾偉(1915-1984),北京軍區參謀長,少將。
.周小舟(1912-1966),中共候補中委,湖南省委第一書記。
.周惠(1918-2004),中共湖南省委書記處書記(時有第一書記);文革後,曾任內蒙第一書記。

.李銳,今100歲,1959年時任國務院水電部副部長;文革後,曾任中共中委、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