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唱紅歌贊文革 馬曉力說風暴

——公主思索毛文革 點點醒悟點點心(3)


丁望

原載:信報2016.5.12時事評論版(A18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6.5.13
字數:原文1,888,上網2,464


北京的5月紅歌大演唱.網絡圖片

  關鍵詞:唱紅歌,毛文革,回潮,反思派,頌毛派,五一六通知,文革遺毒,個人崇拜

  北京的5月紅歌大演唱,引起網絡大戰。涉及毛文革(1966—1976)評價的論戰兩方,權稱為反思派、頌毛派。

  
反思派,以政界、知識界和紅二代的思考群為主體,探索文革左禍,反思體制弊端,期望推行政改。此次論戰的主角,是曾任中共中央統戰部四局副局長的紅二代馬曉力(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60428.htm);知識界的共識網、胡耀邦史料信息網和鳳凰網,向她「伸出友誼之手」。

  頌毛派,以極毛派、極左派為主體,也包括他們所稱的「黨內左翼力量」。他們讚揚毛文革並為它翻案,歌頌「偉光正」(偉大、光榮、正確);其發聲平台,是紅、烏字號的網站和黨方極左刊物。

  紅5月亢奮 頌揚大舵手

  5月16日,為今年的政治敏感日,是毛全面發動文革下動員令50周年。1966年5月16日,毛以中共中央名義在黨內下達一份文件(俗稱「五一六通知」,一年後才公開見報),正式向黨內下達文革令,確定整黨內走資派的鬥爭方向。稍後,紅衛兵運動把文革推向社會,並出現暴力化的五一六兵團。

  對於現在的極毛派而言,今年的紅5月很值得紀念:紀念五一六通知和五一六兵團。在亞文革的政治生態下,極毛派的紅5月亢奮衍生了5月上旬的紅歌大演唱。此舉被許多網民稱為毛文革的回潮,也是亞文革的一個標誌。


  大演唱的名稱是〈在希望的田野上:五十六朵花社會主義經典歌曲大型交響演唱會〉。所謂社會主義經典歌曲,可粗分為兩大類,一是毛文革時唱紅歌的「主旋律」:〈大海航行靠舵手〉、〈社會主義好〉、〈學雷鋒〉等;二是近3年亞文革的頌歌:〈包子舖〉、〈不知該怎麼稱呼你〉等。

  在5月上旬大演唱後,馬曉力致函中共中央辨公廳,表達對大演唱文革意識的異議。稍後,她接受鳳凰網專訪,提到此信並補充了意見。

  搞個人崇拜 回到毛文革

  馬氏的意見,本欄歸納為三點。

  第一,涉及毛文革回潮的政治符號。她說,大演唱「充斥文革鏡頭」,有〈大海航行靠舵手〉等富有文革符號的紅歌,令人有恐懼感;舞台上出現「干擾外交路線的巨大橫標」作大背景(按:指毛的口號: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打敗美國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這是「文革極左思潮的興風作浪」。接受專訪時,她說:「我毛骨悚然」,「我感覺到就是回到文化大革命」。她認為,他們替文革翻案,違背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的決議(1981)。

  第二,有些內容是「搞個人崇拜、個人迷信的」。她說:這是「會引起公憤的」,「黨的歷史上無數的歷史經驗……證明了,凡是搞個人崇拜、個人迷信的都沒有好結果。搞這種東西的人,必定是有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和政治企圖。」

http://www.hybsl.cn/beijingcankao/beijingfenxi/2016—05—09/58739.html

  第三,主辦、協辦者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她提到,薄熙來唱紅歌進不了大會堂(按:時為胡溫新政時期),這次卻進了大會堂;她說:像大會堂這樣的地方,沒有部級的給他們放行,不可能進去的。她的追究責任說,被解讀為衝著高層的思想宣傳系統總管。

  北京知識界人士指出,原因之一,是紅歌大演唱以歌名〈在希望的田野上〉為題,此歌是某政治權要夫人年輕時當歌手的成名歌曲,而主辦、協辦方如中國歌劇舞劇院是宣字號官方機構,一大群黨政界名人到場「指導」,不可能是「高層不知情」。

  她對大演唱的結論是:「在人民大會堂以中宣部名義搞的……演出,是一個有預謀有計劃的違反黨的政治紀律的事件」,是「文革文化再現」的風暴。應「警惕文革復辟和回潮」,不應「任其極左思潮、文革遺風瘋狂肆虐」。

  要反思歷史 防範左禍害

  她的函件和談話,獲得思考群的回應。主持共識網,政界網絡廣的周志興(與改革闖將田紀雲很熟)於5月9日發表〈壯哉馬曉力〉一文;胡德平主持的胡耀邦史料信息網雖未發表評論,卻轉刊了馬曉力的談話。

  有網站則轉刊于幼軍的名言「自覺地拒絕文革」,迂迴表示對馬曉力的支持,並以于氏的一段話提醒網民:「這些年,文革陰魂若隱若現,侵蝕執政黨和人民肌體,極少數人……認為需要第二次、第三次文革。」于氏曾任文化部副部長,近年在廣州中山大學講授文革史,觸及君主專制思想、農業社會主義空想色彩。

  吹捧大演唱最起勁的,是北京的極毛派、極左派,他們以「反歷史虛無主義」為名,歌頌毛文革,聲稱要高舉文革紅旗。

  有人表示,想起改革家溫家寶退休前的話:警惕封建殘餘和文革遺毒。5月紅歌大演唱,證實他的話提醒了後人。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對媒體發表談話,提到「近期出現的個人崇拜現象」,他說:「應總結文革的歷史教訓,要旗幟鮮明,……防止文革的東西死灰復燃。」

  回顧81文件 毋忘大浩劫

  知識界思考群與馬曉力有共鳴,是因為了解毛文革造成社會禍害的史實、對亞文革有憂患意識;對她的回應,也有中共中央相關決議的依據。

  1981年6月十一屆六中全會的決議〈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稱:

  「歷史已經判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又說毛「左傾錯誤的個人領導實際上取代了黨中央的集體領導」,「黨內個人專斷和個人崇拜現象滋長起來,也就使黨和國家難於防止和制止『文化大革命』的發動和發展」。

  在上述決議之前,參與推倒四人幫、改變歷史的改革家葉劍英,代表中共中央發表的「十一講話」(1979),早就否定毛文革,稱「他們打著文化革命的旗號,大規模地毀滅文化」,「煽動宗教式的狂熱……把欺騙手段同極端野蠻的殘暴的恐怖手段結合在一起……是各族人民遭受的一場駭人聽聞的浩劫。」(紅旗雜誌1979年第10期,頁11—12)

   5月紅歌大演唱,引起思考群對毛文革回潮的警覺;馬曉力的吶喊,更使許多人有憂患意識。他們對極左逆流的阻擋,與歷史抹不掉的「存在」息息相關。

  德國歷史、哲學家卡爾.雅斯貝斯(
Karl Jaspers, 1883—1969)的《歷史的起源和目標》(The Origin and Goal of History),稱「人類的存在,作為歷史而成為反思的對象」;又說人們面臨災難,會「感到要以改革、教育和洞察力去挽救」。毛文革10年的社會災難,是歷史長河中抹不掉的「存在」;面對毛文革「可能再來」的風險、亞文革的擴大,思考群挺身而出阻擋逆流,是反思歷史者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