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抗戰勝利70年 歷史仍被扭曲

(抗戰勝利70周年.之一)

丁望

原載:信報2015.7.16 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A18版) 
   思維漫步 專欄
字數:原文1,888,上網2,703
上網:2015.7.29


蔣介石


毛函:「恩來諸同志回延安稱述先生盛德,欽佩無餘。
先生領導全民族進行空前偉大的民族革命戰爭,
凡我國人無不崇仰。」

  關鍵詞:抗日戰爭,抗戰勝利,主旋律,中流砥柱,編造,主戰場,主導,國軍,十大戰場
  相關人物:蔣介石,毛澤東,彭德懷,張自忠,左權,林彪,蕭克

  在「一黨領導」體制下,歷史往往是家長意志下的丫環,當權者按政治需要編造歷史事件、指令如何編寫歷史教科書。

  曾任軍事學院院長的蕭克(1907-2008),提到中共黨史的編寫受個人崇拜的影響:「黨史只宣傳毛澤東一人,而把其他領導人加以歪曲和醜化。」被扭曲、醜化的,還有中共黨外的政治人物和抗日戰將。這種控制歷史「話語權」的弊端,至今仍然未消除。

  今年,是全民抗日戰爭爆發(7月7日)78周年,抗日勝利(9月3日)70周年註1,中共中央主導的強勢宣傳潮,已在北京掀起。名為〈偉大勝利 歷史貢獻〉的展覽,在抗戰紀念館舉行;軍方的〈中流砥柱: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的人民軍隊抗日戰爭主題展〉,則在軍事博物館展出。

  7月開始的展覽、8月的影片密集放映,是為9月3日抗日勝利70周年紀念大閱兵「鋪墊」。這次大閱兵,是提升中共中央總書記「權威」的強勢舉措。

  說中流砥柱 提指導理論

  宣傳攻勢的「主旋律」之一,中共是抗戰的「中流砥柱」,主導全民抗日戰爭。

  「 主旋律」之二,毛澤東的抗戰理論指導抗日戰爭,他的〈論持久戰〉「成為指導全國抗戰勝利的綱領性文件」(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5-07/13/c_1115905798.htm)。

  「主旋律」之三,在宣傳「中流砥柱」和「指導理論」中,展開「愛國主義和革命傳統教育」,推動實現「中國夢」。軍方的宣傳攻勢,則更強調維護「習主席權威」:「做到習主席發出號召堅決響應、習主席提出要求堅決執行、習主席賦予任務堅決完成。」這種「權威說」,與文革時「無限忠於毛主席」的效忠表態相似。

  在上述的「主旋律」之下,所謂抗日戰爭史是「一片紅」:中共是抗日主戰場的「中流砥柱」,毛澤東的抗戰演講「指導全民抗日」,蔣介石失去主導抗日戰爭的歷史地位;在主戰場與日軍拼搏的國軍和民眾,被淡化或「被遺忘」。

  有些極毛派的宣傳品,更大肆扭曲歷史,稱蔣介石「親日賣國」或「消極抗日」;又說:「從武漢會戰到長沙大火,……國民黨軍隊節節潰敗」,毛澤東則是「拯救全民族的領袖和英雄」。

  列十大戰場 缺淞滬大戰

  中共中央機關報刊出一系列宣傳「中流砥柱」的文稿,稱中共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最早「正式對日宣戰」(1932年3月),「比國民黨政府對日宣戰早9年」(按:這9年不知怎樣算出來的)。在1932年的江西山寨,蘇維埃共和國有中國的外交話語權嗎?

  〈回望血與火的十大戰場〉一文列出的十大戰場戰鬥,是山西平型關戰鬥、河北黃土嶺伏擊、華北百團大戰、河北清苑縣冉莊民兵地道戰、江蘇淮安車橋戰鬥、吉林五道崗戰鬥、廣東東莞游擊隊的百花洞戰鬥,以及山東台兒莊(今棗莊市內)戰役、第三次長沙大捷、中國遠征軍仁安羌(緬甸)大捷。

  前7個,是中共武裝部隊打的仗。彭德懷指揮的百團大戰,算是八路軍的一次大仗,其餘都是小仗。黃土嶺、冉莊、車橋、五道崗、百花洞等,絕不是抗戰的大戰場。

  這樣宣傳「中流砥柱」,暴露扭曲歷史的荒謬。在「十大戰場」或十大戰鬥中,居然沒有盧溝橋的抗戰和華北29軍的一連串戰役,也無1937年的淞滬抗戰、1938年的武漢會戰、1939年隨棗(湖北)會戰和廣西崑崙關大捷、空軍的八一四空戰(1937)。這都是抗日主力國軍壯烈的戰鬥,在抗戰史中有極重要的地位,絕不是百花洞游擊隊伏擊小仗可比。


  在中共黨史被「神化」的平型關戰鬥,亦不能與淞滬抗戰、武漢會戰相比。八路軍115師師長林彪對平型關戰鬥「戰果」大量滲水(繳獲步槍一百多枝滲水至一千枝),歷史學者姜克實在《歷史是怎樣失真的》一文,引解密檔案拆穿虛假(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553.html)。

  抗日大戰役 蔣介石主導

  在〈偉大的壯舉 永遠的豐碑〉一文,列入「豐碑」的10人(組),是左權、趙一曼、楊靖宇、彭雪楓、投江八女、狼牙山壯士、劉老莊烈士、李林,以及張自忠、800壯士。

  前8人(組)是中共軍官或民兵,左權是八路軍的副參謀長,他於1942年在山西殉職後,國府列他為抗日陣亡軍官;楊和彭在中共黨內地位還算較高,其他的一群人在抗日史上說不上有什麼影響力,列入「十大豐碑」暴露政治宣傳的「山寨水平」。

  反觀國軍的抗日英雄,只列入張自忠(1891-1940)和淞滬抗戰800壯士。在中共的政治宣傳中,張自忠竟是國軍「唯一抗戰的高級將領,是唯一死於戰場的英雄」。基於「統戰」宣傳的政治需要,北京、天津等地關於張自忠的圖書大肆編造,神化張並掩飾其在戰場自殺的事實,天津師大歷史文化學院資深教授李惠蘭的〈文革後一場改史焚書的鬧劇〉有詳細述評(http://www.aisixiang.com/data/79467.html)。

  中共中央黨報羅列出的十大戰場、十大豐碑,旨在淡化國軍在主戰場的主導地位,以編造中共主導抗戰的「中流砥柱」假形象。在抗戰8年中,國軍對日戰爭的大會戰超過20次,高級軍官殉職者超過200人。北京的「十大豐碑」,居然不列入盧溝橋事變後在北平抗戰壯烈犧牲的29軍師長趙登禹、副軍長佟麟閣,更抹去許多為抗戰失去生命的國軍戰將,這是尊重歷史嗎?

  蔣介石主導中國的抗日戰爭,為抗日武裝部隊的最高統帥,是無法以個人意志改變的事實。1938年9月,毛澤東致函蔣氏,寫道:「恩來諸同志回延安稱述先生盛德,欽佩無餘。先生領導全民族進行空前偉大的民族革命戰爭,凡我國人無不崇仰。」


  中共十八大後政局左轉,新權要重塑毛的「高大形象」(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40102.htm),全民抗戰的全面勝利,竟是靠毛的〈論持久戰〉。這種「神話」,在扭曲歷史、貶抑英勇抗戰的軍民。
---------------------------------------------------------
  註1 1945年8月14日,日軍宣布在中國無條件投降;9月2日,日軍簽署投降書;9月3日,中國抗日戰爭勝利日。
---------------------------------------------------------

表1:抗日戰爭中的主要會戰


名稱

時間,指揮官

淞滬會戰
(八一三抗戰)

1937.8.13-11.11,馮玉祥、顧祝同、張發奎、朱紹良、陳誠、張治中等指揮,19集團軍(薛岳)、15集團軍(羅卓英)、17集團軍(胡宗南)等部參戰

南京保衛戰

1937.12.1-12.13,唐生智、孫元良、宋希濂等指揮,唐生智失責失城,後有日軍的「南京大屠殺」

徐州會戰
(含台兒莊大捷)

1938.1.4-5.21,李宗仁、白崇禧、孫連仲、湯恩伯等指揮,主戰場在江蘇北部徐州一帶、山東南部臨沂一帶,含臨沂之戰、台兒莊戰役、徐州突圍

武漢會戰

1938.6.11-10.27,陳誠、白崇禧、薛岳、張發奎、孫連仲等指揮,戰場在安徽、河南、江西、湖北的長江沿岸,含武漢空戰、長江海軍之戰

桂南會戰
(含崑崙關大捷)

1939.11-1940.10,白崇禧、杜聿明、邱清泉、廖耀湘、戴安瀾等指揮,主戰場在廣西南部,包括南寧、崑崙關

長沙會戰

第1次1939.9-10,薛岳、羅卓英、王耀武等指揮;
第2次1941.9-10,薛岳、楊森、王耀武等指揮;
第3次1941.12-1942.1,薛岳,楊森、李玉堂、方先覺等指揮

豫中會戰
(含許昌保衛戰)

1944.4-5,湯恩伯、蔣鼎文、胡宗南等指揮,主戰場在河南中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