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依盲俠意願 駱家輝沒錯

丁望

原載:信報2012.5.8
   兩岸消息版(A16版)
   中國21 專欄
上網:2012.7.1

  

  維權盲俠陳光誠逃出山東鄉村土霸網,是令人意外的奇蹟;他將有機會赴美國,則是「偶然」:成功逃亡於中美戰略經濟對話在北京舉行之前,在胡錦濤總書記正要提出「新型大國關係」概念時。
  
  茶杯小風波 中美放得下

  有人批評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處理陳光誠事件的「手法不當」;更有人說,陳氏離開大使館入朝陽醫院是被「出賣」。還有美國政界和法律界人士,指責希拉里國務卿和駱大使,沒有要求中方以文字記錄對陳氏的承諾。

  這都是「想當然」之言。駱大使讓陳氏到朝陽醫院就醫,是尊重他的意願;後來,他改變主意表示想去美國,駱大使即有相關的安排,在紐約大學法學教授孔傑榮(Jerome Alan Cohen,六、七十年代哈佛大學的「中國通」)協助下,讓他取得「訪問學者」的機會(有些傳媒稱他入讀大學做學生,有誤,「訪問學者」是訪問研究類的學術活動)。

  駱大使對事件的處理,既秉持美國的人道主義價值觀,又充分尊重當事人的選擇,他的公開談話也得體,何來「手法不當」?

  至於要中方以文字記錄方式表述對陳氏的承諾,是不可能的。

  就中美雙邊關係和全球戰略合作而言,此事件是「茶杯堛漱p風波」,但中美的「應急處理」是迅速而適當(相對過去而言),這與「新型大國關係」的概念有關。
  對於「新型大國關係」,本欄的詮釋是:這是胡溫新政在外交領域的新起步點;其要義之一,是發展兩個大國的全球戰略合作關係,在處理全球「重大問題」和化解危機中,扮演更進取、更有價值的角色,不要糾纏於一些小的分歧,要以「大國風度」處理這些分歧,不要爭吵不休。
  中美對盲俠事件的處理,避免「死揪不放」的糾纏,以快刀斬亂麻的時效,平息「茶杯堛漱p風波」;平息的背後,是互諒、互信,追求高端的目標和利益。

  處理盲俠事 中美均贏家

  中美都是贏家。對中方而言,讓陳光誠到美國,拋掉了一個「麻煩」的包袱。這是「流放政策」的持續。

  對美國而言,讓盲俠赴美,可視為對人道主義價值觀的堅持、「人權外交」的勝利。

  在「新型大國關係」概念下,中方或樂得順水推舟,給奧巴馬總統送一份助選「禮物」;這個「禮物」,就是依照陳光誠的意願、美國接收他的承諾,讓他前往美國。此舉有助緩和政敵的壓力,從而增加奧巴馬競選連任的政治資源。

  對中方而言,奧巴馬的連任有助「二○一一共識」的維持或「演進」,可避免他無法連任面對的「不確定」、從頭開始與新總統建立對話關係。

  中方如果因政法系統的阻撓而未守承諾,不讓盲俠赴美,則失信於國際社會,與「新型大國關係」論相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