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揭野蠻計生 何罪之有?

丁望

原載:信報2012.5.1
   兩岸消息版(A14版)
   中國21 專欄
上網:2012.5.6


 

  陳光誠事件暴露「一黨領導」體制的弊端。最大的弊端,是社會未走向真正的法治之道,權比法大,民眾特別是農民的合法權益難獲保障。在地級市、縣、鄉、村,維權尤為困難。

  長官意志 權比法大

  陳光誠以律師的專業資格為民眾維權,是依據律師法等「國家法律」行事。但是,在依「長官意志」行事的地方,法律成為沒有效力的白條,「長官意志」成為「太上法律」,律師維權之路艱險。

  律師和弱勢民眾的上訪、維權,如觸動地方官的虛假政績、貪腐、司法不公和侵害民眾權益行為,地方官就動用「專政力量」秋後算帳、「打擊報復」,隨意編造罪名向他們下罰款單,把他們關入監牢或瘋人院。在省或省以上的官方文件和刊物,有這一類的調查報告。

  陳光誠揭露地方官「野蠻計生」,妨礙地方官吹噓政績,如上訪成功將影響其升官發財。地方官便羅織破壞交通秩序罪名判他重刑,這是常見的「打擊報復」行為。在刑滿出獄後,地方官還嚴密軟禁他,違法剝奪他和家人的人身自由。

  八二憲法規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剝奪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體」(三十七條);「禁止非法搜查或者侵入公民的住宅」(三十九條)。

  在山東臨沂市沂南縣東師古村,陳光誠全家卻失去人身自由,連上小學的女兒每天也被搜查。

  地方當局對公民實施居住監視,必須依據法律和司法程序,例如按照刑事訴訟法等規定行事。地方官以維穩之名任意編造「敵對勢力」,侵犯陳光誠的人身自由,自無合法性和「正當性」。

  地方官的胡作非為,中共中央未必都知情。但陳光誠、高智晟等律師依法維權受到地方官迫害,早已成為國際媒體的「焦點」,高層不會毫不知情。

  依法行政 一念之間

  監督地方當局「依法行政」、處置一批重要的錯案,在於高層官員的「一念之間」,只要他們有決心和魄力,陳光誠事件的處置便可「舉重若輕」。

  《人民日報》評薄熙來事件,聲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制度面前沒有特權」。中共中央對薄熙來事件的調查,揭出了地方大員的刑事案和涉嫌濫權、貪腐。

  就陳光誠事件而言,地方當局與維權律師之間並無法律的平等,後者是受強權逼迫的一方。全面徹查陳光誠事件,是不可或缺的「依法行政」,查清誰應負法律責任並依法追究,才能消除地方官的特權。

  調查如果公正而又證實陳光誠清白,則何不嘗試「社會管理模式創新」,安排殘疾人聯合會聘用他為律師,讓他為殘疾人依法維權。這樣的人性化安排,豈不可讓民眾和國際社會「驚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