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政治局大傾斜 閩浙後海大贏

丁望

原題:政治局四板塊 閩系之江大勝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7.11.3,A23版
上網:2017.11.6,更新:2017.11.9
字數:原文1,888,上網3,223


 政治局新人:陳希(左,新清華)和李強(之江大軍)。 網絡圖片。


  關鍵詞:政治局,四板塊,定格量化,政治血緣,紅二代,親信群,後海派,新清華,極度集權,集中統一,毛模式

  中共十九屆一中全會(10月25日)確定的政治局,席位仍是25個。其中,黨總及親信群19人,佔76%,如加上已被收編的新海派2人,總比例為84%;國總李克強和中央團系,正在衰敗之路下滑。這是政治血緣的大傾斜,傾斜度超過毛時代(1949—1976)。

  在「一黨領導」體制,政治局居於權力金字塔頂。塔內有兩個層次,最高層的是政治局常委(7人),定格於正國級的「黨和國家領導人」,行政級別為1級;無常委銜的政治局委員(18人),定格於副國級,行政級別為2級。

  四板塊劇變 擁戴群得勢

  10月19日,本人在〈思維漫步〉專欄發表的〈政治局四板塊 26人爭取席位〉,論及政治局的定格量化和四大板塊。所謂定格,一是指確定政治局的規格,二是指與明年3月人大、國務院、政協換屆的領導人預設安排;量化,是指黨政換屆中預定的正國級、副國級官員,在政治局的席位分配。

  拙文評估政治局由24至26人組成,並判斷具入局條件(資歷優勢、政治血緣優勢等)者26人。

  25日公布的政治局25人名單,拙文預測入局的21人,未列評估的4人:原遼寧省委書記李希、國務委員楊潔篪,中央財經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和新任中紀委常務副書記楊曉渡。

  25個成員,可粗分為四個板塊。

  第一,常委板塊7人,拙文〈七常各有定格 血緣傾斜甚大〉已分析【註1】。
  
  第二,軍方板塊2人,果如預測的由許其亮(連任)、張又俠(新任)獲席位。他們均為新一屆軍委副主席,分別當過空軍司令員、總裝備部部長,都是紅二代。前者之父許樂夫,曾任空軍副政委;後者之父張宗遜,曾任一野副司令員、總後勤部部長,黨總與張家兩代交情甚深。

  第三,地方板塊6人:北京的蔡奇、天津的李鴻忠、重慶的陳敏爾、上海的李強和廣東的李希、新疆的陳全國。

  第四,中央黨政板塊10人,其中,中共中央5人,十九大後的新任中辦主任丁薛祥、中組部長陳希、中宣部長黃坤明、政法委書記郭聲琨、中紀委常務副書記楊曉渡。另5人,是人大副委員長王晨(明年3月諒接替李建國任第一副委員長兼黨組副書記)或預定任新一屆政協第一副主席兼黨組副書記的孫春蘭(曾任中央統戰部部長),還有3個新一屆副總理(胡春華?楊潔篪、劉鶴)。

  軍方、地方、中央板塊的新入局者,幾乎都是黨總親信群、狂熱的擁戴群,他們聲稱擁戴核心、絕對服從、絕對忠誠。

  新任的政治局委員、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在關於十九大的講話中稱,5年來取得「歷史性的成就」,最根本原因是有總書記「掌舵領航」,表示要「用心維護核心、緊跟追隨核心、堅決捍衛核心、圍繞核心聚力」【註2】;連任政治局委員、前天津市委書記孫春蘭則說,有習思想的「科學指導」、有「總書記這位領袖、核心掌舵領航」,「必將乘風破浪,無往不勝」【註3】。在黨媒的主旋律中,盡是這類「歌德」口號。

  權力新重組 有三大變化

  自1980年代以來,中共中央逐步構建選拔接班群的制度,形成權力轉移的秩序文化。秩序文化包含法規、制度、規則和精英優勢等要素【註4】。

  本屆的中共高層權力重組有一些變化。

  變化之一,是一些實權職務的定格之變。十六至十八屆的中紀委書記,定格為政治局常委即正國級,本屆維持原狀;常務副書記(十六、十七屆的何勇、十八屆的趙洪祝)則由書記處書記升格為政治局委員。這是中紀委「政治含金量」的提升。

  變化之二,是選拔、提升幹部的制度和程序受到衝擊。副省(部)職升為正省(部)職後,通常要三、四年才升省委書記;正省級再上升,有更嚴格的時限、程序。但是,十九大前有一批副省(部)職的人,幾個月內升正職省長、再升省委書記,又跳到中央書記處進而入局。短期的三級跳,從副省職跳到副國級的政治局,如同毛文革時的「坐直升機」。這是過去30年罕有的安排,現在卻成了「新常態」 。

  變化最大,影響最深的是,資歷優勢、台階完備優勢的重要性大大降低;政治血緣優勢的重要性大大提升,是最具決定性的因素。

  政治血緣優勢的意涵,一是紅色基因優勢,例如軍方板塊的2人,均為紅二代、將門之子;二是上層關係優勢,黨總親信群獲破級提升,佔政治局的絕大比例。

  之江大軍強 新清華崛起

  在25個政治局委員中,黨總親信群19人,佔76%。親信群含閩系、之江大軍(浙派)、後海派、新清華和第5類(其他類如王晨、孫春蘭)。

  為區分海派的不同時段,權稱陳國棟、汪道涵等「老上海」為老海派;江澤民任上海市長、市委書記吸納的親信為新海派;黨總任上海市委書記和後來吸納的上海六十後(如丁薛祥)為後海派。

  新清華不同於已退出政壇的胡錦濤和吳邦國、黃菊、華建敏(此3人又是新海派),是指毛文革後期被推薦入清華的「工農兵學員」、黨總的清華友人及他提升的清華官員,如新入局、主持中組部的陳希,十九大後接任陝西省委書記的胡和平,不久前升任國務院城建部部長的王蒙徽。

  新海派(王滬寧、韓正)2人,佔8%,實已被收編,形成「為我所用」的關係。

  中央團系上屆5人佔20%,現在只剩下李克強、胡春華2人,佔8%。

  朱鎔基、溫家寶舊部1人(汪洋),佔4%。另1人(楊潔篪)派系色彩較淡,佔4%。


 連任政治局委員的李克強(左,中央團系)和汪洋(朱溫舊部)。網絡圖片。

  極度集權化 無黨內民主

  十八大以來,關於權力體制最熱的口號是「集中統一」。中共中央的權力極度集中於黨總一人,集權程度超越於毛時代;選拔接班群的取向,則有明顯的親信化。

  權力的極度集中,旨在使決策、施政統一於家長意志,實際形成一人拍板的一言堂,這是回到毛模式。「集中統一」模式可使決策、施政有「只爭朝夕」的時效;也能迅速以「舉旗亮劍」(或稱敢亮劍)的手段聚集「震懾力」,強化專政職能。

  毛時代的大躍進、全民煉鋼和文革,能迅速發動和擴大導致「社會浩劫」【註5】,就在於「集中統一」下的政治強制力。

  極度集權使「集體領導」和「黨內民主」更流於口號。十八大以前,黨內相對較開明的人士主張適度分權,遏制愚民、迷信個人的造神,建立「集體領導」和「黨內民主」機制(包括對最高領導人的權力制約和監管)。十八大後政局的左轉,使改革派的期望落空。

 註1,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71026.htm
 註2,http://cpc.people.com.cn/n1/2017/1027/c64094-29613017.html
 註3,http://politics.people.com.cn/n1/2017/1019/c1001-29595298.html
 註4,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0130101.htm
 註5,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0130901.htm

表,中共十九屆政治局委員及其身份代表


板塊,人數
姓名,現齡

定格
身份代表/現任職(明年3月新職)

一,常委板塊,7人

定格:黨政領導層正國級高層幹部,行政1級

1-1,習近平,64

代表黨、國、軍/中共中央總書記、軍委主席(國家主席)

1-2,李克強,62

代表國務院/國務院總理(國務院總理)

1-3,栗戰書,67

代表人大/(人大委員長)

1-4,汪 洋,62

代表政協/副總理(政協主席)

1-5,王滬寧,62

代表書記處/十九屆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

1-6,趙樂際,60

代表紀委/十九屆中紀委書記

1-7,韓 正,63

代表國務院〔經濟〕/(國務院常務副總理)

二,軍方板塊,2人

定格:副國級高層幹部,行政2級

2-8,許其亮,67

代表軍方/軍委副主席,上將

2-9,張又俠,67

代表軍方/軍委副主席,上將

三,地方板塊,6人

定格:4直轄市、東部廣東、西部新疆一把手領政治局委員銜,
   副國級

3-10,蔡 奇,62

代表北京市/北京市委書記

3-11,李鴻忠,61

代表天津市/天津市委書記

3-12,李 強,58

代表上海市/上海市委書記

3-13,陳敏爾,57

代表重慶市/重慶市委書記

3-14,李 希,61

代表廣東省/廣東省委書記

3-15,陳全國,62

代表新疆區/新疆區委書記

四,中央黨政板塊,
  10人

定格:正部職以上領政治局委員銜,副國級

4-16,王 晨,67

代表人大黨組/副委員長(第一副委員長兼黨組副書記)

4-17,孫春蘭,67

代表政協黨組/中央統戰部長(政協第一副主席兼黨組副書記)

4-18,丁薛祥,55

代表中央辦公廳/中辦主任〔原常務副主任〕

4-19,陳 希,64

代表中央組織部/中組部長〔原常務副部長〕

4-20,黃坤明,61

代表中央宣傳部/中宣部長〔原常務副部長〕

4-21,郭聲琨,63

代表中央政法委員會/政法委書記〔原公安部部長〕

4-22,楊曉渡,64

代表紀委/紀委常務副書記〔原副書記〕

4-23,胡春華,54

代表副總理/(副總理)〔原廣東省委書記〕

4-24,楊潔篪,67

代表副總理/國務委員(副總理)

4-25,劉 鶴,65

代表副總理/中央財辦主任(副總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