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大飢荒55年:

3000萬人餓死的悲劇
(1)

丁望

原載:信報月刊2013.9.1 
   頁52-56 
字數:原文6,279,上網7,633
上網:2013.10.18


水稻畝產20萬斤的「豐產衛星」試驗田。

  關鍵詞大飢荒,飢餓,餓死,三面紅旗,大躍進,人民公社,反冒進,豐產衛星,浮誇風,人禍,個人崇拜
  評介人物:
毛澤東,柯慶施,李井泉,吳芝圃,舒同,張仲良,曾希聖,溫家寶,蔣正華,李成瑞,唐德剛,余英時,李澈

  大飢荒(1958-1962)55年,哪能忘記那3,000萬因飢餓而失去生命的亡魂。

  3,000萬人餓死的悲劇,是抹不掉的「存在」,早已是銘刻在人們記憶中的歷史標記。儘管北京官方至今未公開承認此悲劇,仍以「非正常死亡」取代「餓死」。但是,紙哪能包住火?各地有良知的知識分子或官員,挺身而出揭露了一些真相,留下了一批紀錄。

  本文以「內參」檔案等研究載體,述評大躍進和競放「豐產衛星」的浮誇風,繼之而來的大飢荒;分析導致3,000萬人餓死的人禍。

  1.浮誇風:水稻畝產17萬斤

  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簡稱共運史)中,有兩個3,000萬,是思考型知識分子議論的歷史話題。

  一是斯大林(1879-1953)在三十年代強制推行「全盤集體化」後,蘇聯發生大飢荒,超過3,000萬人餓死;其中,號稱蘇聯大糧倉的烏克蘭餓死1,000萬人。二是毛澤東(1893-1976)的大躍進、人民公社,導致1958-1962年的大飢荒,餓死者超過3,000萬;其中,「天府之國」四川餓死1,000萬。這是「巧合」的3,000萬和1,000萬。2006年11月,烏克蘭首都基輔有民眾集會,紀念30年前大飢荒的亡魂。

  數千萬人餓死的悲劇,是極左的人禍,只發生於「一黨領導」體制的社會,與家長式的一言堂、個人崇拜有關。

  人民公社和大躍進的浮誇風、對「領袖」的個人崇拜和「造神」運動,衍生各地競放「豐產衛星」上天的狂態。

  水稻的畝產量,原只有二、三百斤(市斤),各地放出的「豐產衛星」最初是「過千斤」。1958年7月起,各地大刮「一天等於二十年」的浮誇風。福建閩侯縣於上旬放首個「衛星」:畝產3,054斤7兩5錢;7月中旬放的第3個「衛星」,是5,806斤8兩5錢。斤下面有兩、錢,造假造得似模似樣。

  7月底,畝產「過萬斤」竟成了「大趨勢」,湖北應城縣有10,597斤的「衛星」。

  8月起,是「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吹牛比賽,是畝產3萬至17萬的「神話時代」。從8月中旬王任重在湖北麻城縣的3.6萬斤,到9月上旬陶鑄在廣東連縣的6萬斤,再到9月中旬劉建勛在廣西環江縣的13萬斤,只相隔一個月,畝產量漲了3倍。最高的「豐產衛星」,是「上海左王」柯慶施在郊區上海縣馬橋公社的17萬斤


   表,水稻畝產萬斤以上的「豐產衛星」(1958)


時間

省、市/第一書記

縣,畝產(市斤)

7月下旬

湖北/王任重

應城 ,10,597

8月上旬

湖北/王任重

孝感 ,15,361

8月中旬

安徽/曾希聖

廬江 ,11,218

8月中旬

湖南/周惠

醴陵 ,15,665

8月中旬

安徽/曾希聖

無為 ,20,687

8月中旬

湖北/王任重

麻城 ,36,956

8月下旬

安徽/曾希聖

繁昌 ,43,075

8月下旬

湖北/王任重

應城 ,43,869

8月

河南/吳芝圃

信陽 ,48,925

9月上旬

廣東/陶鑄

連縣 ,60,437

9月中旬

雲南/謝富治

紅河*,61,584

9月中旬

四川/李井泉

郫縣 ,82,525

9月中旬

廣西/劉建勛

環江 ,130,434

9月

上海/柯慶施

上海 ,170,000

畝產量據當時人民日報發表的數字,*是自治州。

   競放「衛星」的,都是「左得可怕」的地方黨官,除上述幾個之外,還有四川的李井泉、安徽的曾希聖、山東的舒同、甘肅的張仲良、河南的吳芝圃等。

  他們以逢迎毛的好大喜功為樂。當時,山西農民說:「說大話,放空炮,畝產千斤辦不到。」他們卻時有獻媚的「雷語」,上海市委書記柯慶施說:「要有雄心壯志嘛!共產黨是不說三分大話不算數,有三分大話,七分可靠就行了嘛。」


1962年5月,港粵邊境爆發「飢餓大逃亡潮」,
圖為逃入香港邊境的兒童.網絡圖片

 

  2.大躍進:非正常死亡甚多

  大躍進、人民公社運動和競放「豐產衛星」,造成的最大社會禍害,是5年大飢荒中餓死的人數量巨大。

  受害最重的,是農村和農民。城市居民也普遍有「吃不飽」之苦。2011年2月,改革家溫家寶總理與網民「網談」時透露,1960年他在北京地質學院念書時得了肺結核,休學半年,面對「吃不飽」之困6

  在大飢荒中,絕大多數喪命者是農民及其家屬,其中不少是小孩和老人。

  大飢荒和餓死人,從1958年冬大躍進高潮時開始。據福建學者李澈的調查研究,估算1958年餓死者達92萬。

  1959-1961年,是餓死人高峰期,1961年的數量最大,約1,700萬。1962年,仍是大飢荒期,餓死者超過300萬。

  北京官方的統計年鑒,從未提「餓死」,自無相關的統計數據。不過,從各年的「總人口」,可發現餓死的數量大。

  在統計年鑒中的「總人口」,1959年是6.7207億,1960年是6.6207億,1年內減少1,000萬,如加入正常出生率和地方官瞞報死亡人口、多報出生人口(可多獲口糧配額)的因素評估,當年「非正常死亡」(餓死)1,700萬(李澈評估),應是可信的。

  在官方黨史著作中,唯一透露1960年「非正常死亡」的,是胡繩的《中國共產黨的七十年》(1991),寫出的1960年數字是1,000萬;它提到河南的信陽地區,有9個縣死亡率超過10%。書中並無其他年份的數字

  較早以計量分析全面評估餓死數據的,是美國著名的人口學家安斯利.科爾(Ansley J. Coale, 1917-2002)教授,他在1984年的著作,算出「非正常死亡」2,700萬(1958-1961)

  中國大陸學者最早的研究成果,是西安交通大學人口研究所所長蔣正華教授(後曾任人大副委員長),他估算的1959-1961年「非正常死亡」,是1,700萬10

  曾任統計局局長的李成瑞,1997年估算出1958-1962年「非正常死亡」2,200萬註11

  在李成瑞之前,上海大學金輝在1993年的估算,全部「非正常死亡」超過4,000萬,其中農村超過3,400萬。在美國的華裔學者丁抒,在1966年的估算是3,500萬(1958-1962)。呂廷煜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紀實》(紅旗出版社,1994),估算的數字是4,000萬。

  在李成瑞之後,曹樹基、王維志、楊繼繩等在各自著作中評估的數字,在3,300-3,600萬之間(1958-1962)。

  李澈在2012年發表的數字,是3,456萬,各年份的數字是:  1958年92萬,1959年481萬,1960年1,700萬,1961年847萬,1962年335萬12

  水稻雜交專家袁隆平談大飢荒,提到餓死者超過4,000萬。

  3.左王省:四川安徽和河南

  美國華裔歷史學家唐德剛、余英時教授等,雖無專門估算、研究餓死的數字,但都論及民眾餓死的悲劇及其根源。唐氏曾撰寫長文論及「餓死3,000萬貧苦農民」,說:「……是今日世界任何史書上的大事……在中華5,000年通史中,所有暴君所殺的人,加在一起的總和,恐怕也達不到這一數目呢。」13

  各省餓死人的數目差異甚大,極左的省委書記極盡逢迎毛之能事,其管治的省份餓死人特別多,如上述提到的幾個「左王」。

  江西、江蘇、內蒙等省「左」得沒有那麼瘋,餓死的人少得多,江西還收容了不少「盲流人口」(逃荒討飯者等),內蒙則收留了上海等地送去的孤兒(父母餓死)。廣東因有「南風窗」(來自港澳和南洋救濟親屬的食物郵包),餓死者少一些。

  四川素有「天府之國」稱號,餓死人卻最多,超過1,000萬,約佔全省人口15% 14

  安徽約500萬(據原省委書記處書記、「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張愷帆的回憶錄),其中多次放「豐產衛星」的無為縣,餓死超過32,000人,佔全縣98,000人的31% 15

  河南超過500萬,其中信陽地區有100萬。山東也超過500萬。

  4.吃屍肉:竟回到蠻荒時代

  在「一黨領導」體制下,當權者嚴控糧、油、肉的定量供應。大飢荒發生後,農村的口糧配給量減少,居民的飢餓程度更甚。他們採野菜、吃樹葉、啃樹皮充飢,有的挖土觀音(白色土團)填肚,難以通便(需用挖耳器或小鉗「助通」),痛苦不堪。

  2013年夏天,影片〈周恩來的四個晝夜〉放映,引起觀眾的議論,原因是涉及大飢荒。影片中的故事,是1961年周恩來到河北邯鄲的農村考察。在伯延鎮,他發現了飢民吃光樹葉之事。共青團中央機關報《中國青年報》的文章寫道:「那個時候,連樹葉都被人們用來充飢。周恩來問馬路旁邊的樹怎麼沒有葉子,公社幹部說:『羊吃了』。『羊還能上樹?』總理問。站在一旁的宋繼超家的鄰居看著公社幹部,告訴總理:『他爹吃了!』」16

  有些飢餓者吃雞糞充飢。一個幹部在河南農村的見聞錄透露:「一個寡居老太太用雞糞攤餅子吃。我馬上趕去看她。見面後,才知情況更為嚴重,那時雞已很少,她怎麼能攢到這麼多雞糞呢(小柜還有半柜)?看來她早作了長期打算,而且說食堂化時,她吃不飽就拿它來貼補。」17

  許多人因長期飢餓和缺油、肉,而得了水腫(浮腫)病,肚子脹、腳部滲水,不久便失去生命。

  不少地方的農民為求生,不得不吃死去親人的屍體充飢,也發生殺小孩吃人肉的慘案。早在1960-1961年,官方的《內部參考》等,就有「吃人肉」的調查報告。

  《內部參考》由官方的新華社主編(不定期雜誌型調查報告),供地、師級和以上高幹「內部參閱」,是中南海第二級別的「內參」讀物(第一級別是《參考資料》,第三級別是半公開的限閱報紙《參考消息》),標明是「機密文件」。

  現在,美國等地一些名牌大學的研究參考圖書館,收藏部分《內部參考》的影印件,內有關於大飢荒的調查報告。有的史料從未被研究中共黨史、大躍進的學者(北京或外國)引述,故本文引述其中幾小段,供讀友參考。

  其中,1960年4月14日第3032期《內部參考》,刊出〈甘肅等地發現「吃人肉」案件17起〉,提到甘肅省發現11起,寧夏、貴州各3起,「慘遭殺害的有15人(內小孩13人),掘吃屍體16具。」

  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不少官編的地方志(省志、縣志)、官員或「親歷者」的回憶錄,漸漸透露各地餓死和「吃人肉」的慘劇,衝破了「機密」的禁令。如2008年,原中共河南省開封地委書記張申等的口述歷史,透露河南信陽地區遂平縣(現為駐馬店市轄縣)最早成立人民公社的?岈山,餓死許多人,有一家農戶老人都餓死了,只剩兩男一女,兩兄弟餓得發慌,竟將妹妹殺死「在火堹N著吃」18

註釋:
 1.2008年,水稻育種專家袁隆平說,當年水稻平均畝產420公斤(840市斤),他試驗的雜交水稻畝產650公斤。
http://nc.people.com.cn/GB/61163/6982658.html
 2.人民日報(北京)1958年7月9日,11版;1958年7月18日,5版。
 3.這是一篇報道的標題,並非北京一些傳媒說的人民日報社論題,人民日報1958年8月27日,3版。
 4.人民日報2005年3月23日,16版。
 5.陶魯笳(大躍進時的山西省委第一書記):我記憶中的毛澤東同志,經濟日報(北京)1993年12月21日,7版。
 6.,http://news.xinhuanet.com/2011-02/27/c_13752060.htm
 7.1958-1960的人口數據,長期列為「絕密」,1983年首次列入中國統計年鑒。參閱國務院統計局:中國統計年鑒1993,統計出版社(北京),1994,頁81。
 8.胡繩:中國共產黨的七十年,中共黨史出版社(北京),1991年,頁381。
 9.Ansely J. Coale:Rapid Population Change in China, 1952-1982(1952年到1982年中國人口的急劇變化),National Academy Press, Washington. D.C. (美國全國學術出版社,華盛頓特區)1984。
 10.蔣正華:中國人口動態估算的方法和結果,西安交通大學學報(西安),1986年第3期。
 11.李成瑞:「大躍進」引起的人口變動,中共黨史研究(北京),1997年第2期,頁1-14。
 12.李澈:大飢荒年代非正常死亡的另一種計算,炎黃春秋(北京),2012年7月號,頁46-52。
 13.唐德剛:「土法煉鋼」和「人民公社」是怎麼回事,傳記文學(台北)第75卷5期,1999年5月,頁39。
 14.四川省高幹廖伯康等,於1962年向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楊尚昆(四川籍)的匯報數字。──據中華網2006年1月17日轉載文摘週報文〈書記一字一淚訴川情:大躍進四川餓死了1000萬〉。
 15.炎黃春秋(北京),2009年12月號,頁49。
 16.王晶晶:遲到的懺悔,中國青年報(北京)2013年8月14日,頁12。
 17.王泓:躍入「共產主義」的悲壯實踐,炎黃春秋(北京,月刊)2006年第1期,頁30。
 18.任彥芳:中國第一個人民公社的大飢荒,炎黃春秋(北京)2008年5月號,頁63。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