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八月紅色風暴 紅衛兵恐怖潮

紅衛兵50年.之三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6.8.25,A15版
上網:2016.9.8
字數:原文1,888,上網3,179


1,毛澤東、林彪在天安門廣場檢閱紅衛兵,1966。網絡圖片

  關鍵詞:紅衛兵,恐怖,殺向社會,紅色風暴,家長制,一言堂,順從,震懾,牛鬼蛇神,黑五類,揪鬥,噴氣式
  相關人物:毛澤東,江青,林彪,張春橋,姚文元,王力,關鋒,戚本禹,林杰,卞仲耘,章乃器

 

  文革或紅衛兵運動的爆發,是家長制一言堂的產物。毛組織紅衛兵發動「造反」運動,有錯綜複雜的動機。除了8月18日已論析的第一個動機(充當鬥爭工具)【註1】之外,還有另一動機:擴大他控制的「群眾運動」,製造社會恐怖,威迫官員、民眾順從,以強化家長制一言堂的「權威」。

  未建立共識 毛另起爐灶

  製造社會恐怖,關乎整合「一黨領導」的秩序文化。

  文革之前的「一黨領導」秩序文化,是權力運行在各級黨委控制的軌道;在權力金字塔頂,是實行全權主義的大家長。

  毛發動文革,疏離原有的軌道,打亂原來的權力運行秩序。1966年6—7月,在北京主持中共中央日常工作的劉少奇、鄧小平等,維持原本黨委的權力運行機制,派工作組到大中學「引導」文革,以防失控失序。毛卻出爾反爾,稱是「鎮壓革命」的資產階級路線,於7月下旬下令撤走工作組,讓紅衛兵「造反」亂一陣子。

  毛執意另起爐灶,建立極度集權的「新秩序」,是因為發動文革、確定鬥爭方向是整黨內走資派,並未建立黨內的共識。胡溫新政期的官方出版物《中國共產黨歷史》,尚能正視文革的「左禍」,稱毛「犯了主觀主義錯誤」:

  「他把不贊成他的錯誤意見、提出某些正確主張的一些中央領導人看成是搞修正主義或走資本主義道路,……看成是黨內存在獨立王國或資產階級司令部,因而必須發動群眾加以批判、打倒」(第2卷,頁779)。

  它透露:

  「黨內絕大多數高級幹部很難接受這種極端的做法和不符合實際的看法」(頁763)。


圖2,批鬥「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任仲夷」 場
景, 1966,李振盛攝。 任氏在文革前曾任中
共哈爾濱市委第一書記, 八十年代前期
任中
共廣東省委第一書記,為改革派高幹。

 

  採非常手段 造紅色恐怖

  面對阻力,毛採取非常手段發動和推進文革,建立絕對權威的「新秩序」。

  非常手段之一,是成立由他絕對控制、由其妻江青負責的中央文革小組,並組織「大批判」的筆桿子班底(張春橋、姚文元、王力、關鋒、戚本禹、林杰等),架空中共中央政治局、書記處和宣傳部,形成新的權力核心和「輿論陣地」。

  非常手段之二,是發動紅衛兵運動。

  非常手段之三,是與林彪緊密合作,自1967年起對黨、政、學校、工礦實施軍管;接著,在各部門、各省及省以下地方,成立革命委員會。原來的黨政機關全面癱瘓,幹部「靠邊站」,只有極少數列為「革命幹部」者,才有機會參與革委會。

  毛以非常手段,更全面製造社會恐怖氣氛,以配合其個人崇拜的造神。

  八一八大檢閱後,紅衛兵和工人造反派、機關造反派等,響應毛的「革命造反」號召殺向社會,以政治恫嚇和暴力行為擴大揪鬥活動,以建立震懾民眾的暴力權威。

  北京等地出現紅色恐怖潮,即反思文革者所稱的「放火殺人潮」。

  紅衛兵和其他造反組織以「破四舊」為名,隨意抄家和揪鬥牛鬼蛇神,焚燒黑五類、知識分子的「毒草」圖書和「四舊」文物;又以毒打和「噴氣式」揪鬥方式折磨受鬥者,甚至打死人(如北師大附中紅衛兵打死副校長卞仲耘)。

  各地的牛鬼蛇神特別是黑五類,受到的暴力迫害特別重。三十年代親共政客、1957年的「右派分子」章乃器,留下的回憶錄提到北京紅衛兵八月風暴:

  「每天都有幾批人來拷打、凌虐我。……有人用鋼絲包橡皮的鞭子打我,所得的傷腫特別不容易消退。還有人劃了火柴燒我的手,更有人用汽槍射擊我的頭面。此外,如用冷水澆頭,如用水壺灌鼻孔,如硬要我吃骯髒的食物等等,就算是輕微的了。」【註2】

  在鄉村,早被監管的地主、富農及其子女,更是經常受到折磨甚至喪失生命。1967、1968年清查黑五類或「清理階級隊伍」時,北京大興縣、湖南道縣等地的掌權者和造反派,隨意砍殺、活埋早無「剝削」他人的地主和富農及其家屬,連嬰兒、幼童也不放過。

圖3,「造反派」對牛鬼蛇神的「噴氣式」揪鬥
(哈爾濱,1966—1967?)。李振盛攝。


  破四舊造反 建暴力權威

  紅衛兵和造反派的暴力行為,「取經」於毛的「階級鬥爭論」,或受其「無產階級專政」口號的煽動。1968年7月,毛對北京紅衛兵說:

  「現在發明了一種噴氣式,這個罪魁禍首就是我。我在〈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媮螃僭玫U子遊街。」【註3】

  封建專制社會或號稱社會主義的「一黨領導」體制,常有專權者借事立威,以暴力建立「絕對權威」。如明太祖朱元璋(1328—1398)以廷杖羞辱官員甚至在廷上把人打死。《明史.刑法志》謂:「刑法有創之自明,……廷杖、東西廠、錦衣衛……」。廷杖和「秘密警察」的政治功能,以當今流行的政治術語陳述就是:「強(敢)亮劍、震懾力」。

  在斯大林專權(1924—1953)的蘇聯,極權政治的一大特色,就是利用告密、誣陷、清洗、關押等手段,形成社會恐怖氣氛,以防範不崇拜領袖或抵制極左政策。波蘭學者布魯斯(W. Brus, 1921—2007)精研蘇聯東歐社會主義體制,稱斯大林的極權統治,是大規模的「防範性的恐怖」,在恐怖中威迫官員、民眾服從。毛的文革和紅衛兵運動,相似於斯大林模式。

 註1,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60728.htm
 註2,炎黃春秋(月刊)1997年4期,頁62。
 註3,《毛澤東思想萬歲》頁697。


圖4,北師大附中副校長卞仲耘與孩子,攝於文革前,
《炎黃春秋》圖片

 

表,紅衛兵和「造反派」的暴力行為


引題

暴力行為

1.清華附中模式校園暴力
 (1966.8.26—)

.「8月26日開始,發生了被稱為『清華附中模式』的校園暴力,……幾乎各班狗崽子都被打翻在地,用皮帶,竹條猛抽。」
.「劉樹華只是一個兼任團委副書記的物理老師,……他不堪輪番毒打和精神凌辱,爬上煙筒結束了自己的生命。……高二女生郭蘭蕙服毒自殺。」【註a】

2.北師大附中副校長 
 卞仲耘被毒打致死
 (1966.6—8)

.「突然有學生手持軍事訓練用的刺殺木槍上台,幾下將卞仲耘捅倒在地。她剛剛倒地,又有人拽著頭髮將她拖起來。當時情形已非殘忍,但是無人制止。
.卞仲耘向上級寫報告請求不要對她再施暴力:「我被拷打和折磨了整整四五個小時,戴高帽子,低頭(實際上是將上身彎到和下肢呈90度)、罰跪、拳打、腳踢、手掐,用繩索反捆雙手,用兩枝民兵訓練用的步槍捅脊樑,用地上的污泥往嘴媔諢A往臉上抹,往滿臉滿身吐口沫。」【註b】

3.聶元梓率紅衛兵,殘害
 華東師大黨委書記
 常溪萍(1966年底)

.北京大學紅衛兵頭子聶元梓等,在康生和江青鼓動下,到上海率紅衛兵揪鬥曾經反左的常溪萍:「聶元梓,孫蓬一到上海攻擊誣陷常溪萍後,造反派用極殘酷的手段折磨常溪萍。他們用繩索套在常的脖子上,拚命往不同方向拉,用帶釘的拖把柄、鐵榔頭等凶器往常身上、頭上毒打,多次把常打昏過去。」
.「常的夫人陳波浪同志被掛上『大叛徒常溪萍的臭老婆』的黑牌子在上海火車站和主要街道上遊鬥,被迫害得折斷7根肋骨。斷骨在肺上戳了6個洞,致其終身殘疾。」【註c】

4.文化部「造反派」毒打
 副部長齊燕銘夫人
 馮慧德
 (1966/1967)

.「造反派把磚頭掛在母親(按:指齊燕銘夫人)脖子上,狠壓她的頭要她跪下,……打她,踢她,直到打斷了她的腿。她剛做完手術,造反派就追到家堥荍撠咻o,……經手術固定在她腿上的釘子鬆動,她不得不去做第二次手術。母親的腿上打了石膏以後連翻身都不行,更無法起床,可是造反派還要她到學校去參加批鬥會。」【註d】

5.小提琴家馬思聰
 被逼吃草(1966夏)

.「有一天,馬思聰和我被派到學院堜獊鞳C一個造反派(瓦工)對馬思聰吼叫:『你還配拔草!你是匹馬,只能吃草!』說完,真的當場強逼馬思聰吃草。還有一次,我見到一些紅衛兵拿著尖刀威脅馬思聰說:『你要老實交代問題!要不,我就拿刀捅了你!』」【註e】

 *「造反派」指機關造反派、工人造反派和軍宣隊打手等。
 註a,炎黃春秋(月刊,北京)2008年12期,頁26—27。
 註b,炎黃春秋2006年6期,頁57。
 註c,百年潮(月刊,北京)2011年1期,頁63。
 註d,炎黃春秋2003年4期,頁53。
 註e,http://news.163.com/05/0421/05/1HRC6JGT000112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