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八一八大檢閱 紅衛兵衝鋒隊

紅衛兵50年.之二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6.8.18,A14版
上網:2016.8.23
字數:原文1,888,上網2,881


1,毛檢閱紅衛兵,左旁為其女李訥。官方宣傳照片,1966。

  關鍵詞:毛文革,動機,紅衛兵,黨衛軍,衝鋒隊,八一八大檢閱,政治鬥爭,工具,炮灰,揪鬥,暴力,武鬥
  相關人物:毛澤東,江青,周恩來,劉少奇,赫魯曉夫,張聞天,彭德懷,劉英,彭真,聶元梓,蒯大富,譚厚蘭,韓愛晶,王大賓,戚本禹,林杰,李敏,李訥,林豆豆,宋彬彬,宋任窮

  政治大動員 殺向全社會

  50年前(1966)的8月18日,北京百萬人遊行,慶祝八屆十一中全會通過關於文革的決議(十六條)。毛首次接見紅衛兵,讚揚敢想敢說敢幹的「造反精神」。

  這次有數萬紅衛兵參加的集會和後來7次接見紅衛兵,是毛鼓動紅衛兵反修、鬥走資派、揪牛鬼蛇神的政治大動員,被視為紅衛兵全面「殺向社會」的重要標誌。

  在天安門城樓,毛對發動紅衛兵運動、掌控大局顯得很有自信。令人聯想他在《沁園春.雪》對帝王的調侃及文革時的個人英雄主義(稱發動文革將從大亂走向大治):「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鵰)。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他又何嘗不是嘲諷「睡在身旁的赫魯曉夫」劉少奇(1898—1969):「問蒼茫大地,誰主浮沉?」(沁園春.長沙)

  毛挑選的接班人、國家主席劉少奇,在八屆十一中全會從「黨老二」降至「黨老八」,1969年被整死於河南開封(北宋等八朝京都)。整劉的政治衝鋒隊,就是紅衛兵。

  從劉少奇冤案、紅衛兵的折磨不難判斷,毛發動文革和利用紅衛兵有良好動機嗎?


圖2,在八一八大檢閱,周恩來與李訥合影。

 

  揪鬥走資派 充當炮轟手

  適值毛文革發動50周年,極毛派以「反歷史虛無主義」為名,替文革翻案,稱文革動機良好、紅衛兵對反修和鬥爭走資派有貢獻。

  所謂中共黨內的現代修正主義(指欣賞或回應赫魯曉夫批斯大林、反個人崇拜和教條主義、實行面向改革的解凍政策)、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或「睡在身旁的赫魯曉夫」,都是毛編造出來的罪名,藉這些罪名虛構其整人的正當性;把反修和鬥走資派,說成是發動文革和紅衛兵運動的良好動機。

  事實是:毛發動紅衛兵運動的第一個動機,是組織紅衛兵充當政治鬥爭工具,類似20至40年代德國納粹黨的黨衛軍(親衛軍)、衝鋒隊,是參與監控社會和政治鬥爭、絕對服從於領袖的暴力組織。

  工具的功能是「文攻武衛」。一方面,以大字報、紅衛兵小報「炮轟」被清算者;另方面,是暴力的揪鬥和參與派系武鬥。

  最早於1966年5月29日成立的紅衛兵組織,是清華大學附屬中學紅衛兵,受毛「熱情讚揚」。毛的「81函」【註1】,表示支持他們對反動派「造反有理」的精神。所謂反動派,是毛的政治鬥爭對象黨內走資派、社會上的牛鬼蛇神特別是黑五類,是隨意編造的階級敵人。

  毛讚賞的清華附中紅衛兵大字報,聲稱聽從毛教導無限忠於他,「最忠實地執行……最高指示」;表示會「橫掃一切牛鬼蛇神」:

  「打翻在地上,再踏上一隻腳。

  大字報還宣揚暴力化的「造反」:

  「我們就是要把火藥味搞得濃濃的。爆破筒、手榴彈一起投過去,來一場大搏鬥、大廝殺,什麼『人情』呀,什麼『全面』呀,都滾一邊去!」

   八一八大檢閱時,被接見的紅衛兵稱毛是統帥,說他參加了紅衛兵,「對我們是最大的支持和鼓舞。……給我們撐腰,我們什麼也不怕。」(《毛澤東傳》頁1436)

  所謂撐腰,關乎毛接受北京師大附中女生宋彬彬給他別上的紅衛兵袖章,毛要她改名「要武」(宋彬彬之名有文質彬彬之意,她的父親宋任窮當時是中共中央東北局第一書記)。


圖3,毛接受宋彬彬別上的紅衛兵袖章。


  江青文革組 傳鳳姐語錄

  高幹子女即紅二代是紅衛兵的骨幹,毛的女兒李敏(賀子珍生)和李訥(江青生)、林彪(1907—1971)女兒林豆豆(葉群生),都是紅衛兵領軍人物,1967年分別成為國防科委和軍方《解放軍報》、《空軍報》造反派頭子。

  北京、上海的不少紅衛兵組織,由毛及其妻江青、文革小組直接控制,如北京的清華井岡山、北大新北大、北師大井岡山、北航紅旗和北地東方紅。

  1966年,江青和文革小組廣泛傳播毛語錄。毛引《紅樓夢》鳳姐王熙鳳的話「捨得(併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成為對紅衛兵的最熱、最高指示。所謂皇帝是指劉少奇,傳播「鳳姐語錄」是號召紅衛兵「炮轟」劉少奇,配合毛把他「拉下馬」的政治鬥爭。

  在江青和文革小組策劃、鼓動下,北京五大紅衛兵組織承擔「鬥爭任務」:
   聶元梓(女)率領的北大新北大,主攻北京市委、北大黨委及其後台彭真;
  蒯大富領隊的清華井岡山領先「炮轟」劉少奇、綁架和羞辱劉妻王光美;
  譚厚蘭(女)率北師大井岡山,到山東曲阜孔廟大造反,搗毀大量歷史文物;
  韓愛晶指揮的北航紅旗和王大賓的北地東方紅等,到成都捉彭德懷(1898—1974)回京揪鬥。

  西糾和聯動 保周與倒周

  北京西城區紅衛兵糾察隊(簡稱西糾),是八一八後成立的以中學(北京四中、二中等)學生為主的紅衛兵,主要成員是紅二代,與國務院、北京市委關係密切。它以政治血統論組合高幹子女,排拒或打擊黑五類者。

  名為「首都中學紅衛兵聯合行動委員會」(簡稱聯動)的紅衛兵組織,以北京八一學校、北大附中、清華附中、農大附中等校的學生為主,不少成員是紅二代。他們支持國務院老幹部,因而受江青及中央文革小組打壓,1967年定為「反革命組織」。

  名為「首都五一六紅衛兵團」的紅衛兵(簡稱五一六兵團,原稱北京鋼鐵學院五一六紅衛兵團),是直接受命於文革小組戚本禹、林杰等的極端暴力化組織,以「打倒周恩來」為鬥爭取向。

  北京五大紅衛兵組織執行文革小組的指令,揪鬥走資派的手段殘忍。

  中共三十年代總書記張聞天(1900—1975)的夫人劉英(曾任外交部部長助理),在回憶錄中提到文革初期北航紅旗揪鬥彭德懷的場景:

  「在會場的出口站著兩排紅衛兵,個個都是彪形大漢。在彭老總和聞天通過這行夾道時,幾乎每一步都遭到這些人的毒打。聞天當場就被打昏了過去,幸虧被警衛人員拉了出來,否則將不堪設想。等到醒來之後,解放軍又把他拖上汽車遊鬥。在卡車上彭德懷被打得慘叫。後來造反派把聞天送回來。……說彭老總那樣硬的漢子都大聲慘叫……」【註2】。


圖4,在八一八大檢閱,
周恩來與林彪女兒豆豆合影。

 

  地方掌權者 利用紅炮灰

  毛不僅利用紅衛兵和機關、工人的造反派,揪鬥黨內走資派,也鼓動他們「殺向社會」,以「破四舊」為名,隨便揪鬥牛鬼蛇神,使許多平民受到傷害。

  胡溫新政期的出版物《毛澤東傳》不迴避紅衛兵之亂,寫道:「紅衛兵到處揪鬥……被揪鬥的,……通常都要戴高帽、掛牌子,遭到『噴氣式』的殘酷鬥爭」(頁1439)。

  地方當局、各部門的掌實權者,也利用紅衛兵揪鬥政敵和民眾。1967-1968武鬥高潮時,紅衛兵成為各派的炮灰,他們在武鬥中殺死、折磨許多人,不少紅衛兵也因武鬥致殘或失去生命。

  重慶沙坪公園「文革墓群」,就是1967、1968年重慶815造反派與反到底派武鬥喪生者的墓地。經歷文革苦難的一位重慶老人說:「堶惟狾章虒O都是文革的恥辱。」【註3】

  廣東、廣西的武鬥者、被「五花大綁」的受害者,有些浮屍漂至香港海面。

  絕大多數的紅衛兵,既是幫兇者又是受害人。在個人崇拜的造神下,他們被愚弄、被利用、被犧牲。

 註1: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60728.htm
 註2:http://www.yhcqw.com/html/50/2016/622/166221046489BAGB1018311229F0075171K3.html
 註3:南風窗(半月刊,廣州)2006年1月下,頁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