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高幹議論左禍 說毛缺乏誠信

4000人大會.之三

丁望

原題:四千高幹集會 批毛缺乏誠信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6.7.21,A14版
上網:2016.8.5
增表重上網:2016.9.1
字數:原文1,888,上網2,984


圖1,叫喊「萬壽無疆」的政治場景

  關鍵詞:歷史,毛文革,四千高幹大會,個人品質,誠信,言而無信,陽謀,權謀,家長制,一言堂,嫁禍,冤案,蕭克事件,工作組,二月提綱,61叛徒案,文革遺毒
  相關人物:葉劍英,劉伯承,胡耀邦,彭德懷,蕭克,李達,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彭真,陸定一,林彪,江青,陳伯達,聶元梓,柯慶施,薄一波,劉瀾濤,安子文,張聞天
  引述歷史典籍
  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論語.為政)
  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論語.子路)
  唯天下至誠,為能經綸天下之大經,立天下之大本。(中庸)
  流水清濁,在其源也。君者政源,人庶猶水,君自為詐,欲臣下行直,是猶源濁而望水清,理不可得。(貞觀政要)

 

  歷史為人們留下不斷伸延的時間廊,時間廊刻印的歷史場景,是抹不掉的「存在」。思考者回視時間廊刻印的毛文革(1966—1976)場景,或會反思50年前毛發動文革的權術和體制弊端。

  從鳴放陽謀 到蕭克事件

  35年前(1981)6月底的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決議」,否定號稱「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毛文革,有限度批判毛的左禍如文革浩劫;「決議」發表前的四千高幹大會,則觸及毛的個人品質,故被稱為「思想解放大會」【註1】。

  在大會上,對毛個人品質議論較多的,是偏聽多疑,出爾反爾,言而無信。

  1956年「鳴放」時,他鼓勵各界踴躍鳴放,聲稱言者無罪。1957年5月後,他變臉發動反右,對鳴放者秋後算帳,竟說提出鳴放是陽謀:引蛇出洞,收拾牛鬼蛇神。

  他按比例劃出55萬右派分子。右派分子及其家屬受歧視、迫害,不少人在北大荒等勞改場受盡折磨甚至被摧殘致死。直到1979年,改革家胡耀邦(1915—1989)以極大的魄力平反政治冤案,右派分子及其家屬才擺脫「非人生活」。

  反右之後,毛的失信釀成很多政治冤案。1958年夏天的蕭克事件(又稱訓練總監部事件或訓總事件),就是牽連很廣、轟動一時的冤案。

  與總參謀部平行的訓總,1957年起由蕭克主持。訓總和軍事學院(劉伯承主持)引入蘇聯軍隊的一些管理、訓練經驗,制訂了內務條例,這原不違背軍隊正規化現代化取向,相關政策及重要舉措均有毛同意的批示。

  1958年,毛竟說訓總和軍事學院「教條主義」(實是抱怨未突出毛軍事思想),推行資產階級軍事路線,把蕭克、李達等將領列為反黨集團,劉伯承、葉劍英亦受牽連。

  所謂資產階級軍事路線和反黨集團,是子虛烏有。毛是軍委主席,嚴控槍桿子,決策和師以上幹部調配均由他拍板,何來毛路線之外的資產階級路線。

  1959年的廬山會議,從反左變為反右傾、編造彭德懷反黨罪名,也是毛失信於人的事件。

  撤除工作組 是出爾反爾

  文革期間,毛的言而無信及衍生的秋後算帳,不僅造成許多政治冤案、家破人亡悲劇,也殃及民眾。

  1966年2月,由彭真主持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組,根據毛在1963—1966的批示,就文藝界批判吳〈海瑞罷官〉事件,擬草向毛和中共中央的「匯報提綱」,史稱〈二月提綱〉。經在北京主持日常工作的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審核上報毛(1965年冬至1966年7月中,在上海、杭州等地部署文革),獲他同意後下發各地。可是,他又支持江青(後任中央文革小組第一副組長)和林彪合作,舉辦部隊文藝座談會,後來整理出〈二月紀要〉對抗〈二月提綱〉。

  1966年4月,毛多次批〈二月提綱〉,下令清算彭真和中宣部部長陸定一。5月,編造出彭陸羅楊反黨集團;「516通知」則聲稱,文革是整黨內走資派和社會上的牛鬼蛇神。

  〈二月提綱〉事件後,毛失信闖下社會大禍的事,是關於派工作組。

  1966年6月1日,毛指令接管了《人民日報》的陳伯達(文革小組組長),發表〈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等社論,號召青年學生等「造反革命」;又廣播北大聶元梓等7人大字報,煽動清查批鬥牛鬼蛇神。

  宣傳攻勢引發「校園造反」。學校工人、職員、學生和極左政治投機者,在校園貼大字報或暴力揪鬥,校園秩序混亂,人身安全大受威脅。北大的618事件【註2】,是校園暴力惡例。

  在北京的劉、周、鄧主持會議,決定派工作組進駐學校,有序地「領導學校文革」,避免過於混亂。決議草案報送毛審批。他拍板後,中共中央派出工作組進駐北大等校。

  不久,他發火,把派工作組稱為「資產階級反動路線」,下令撤除工作組,讓「造反」亂一陣子。8月,他發動紅衛兵運動,亂局一發不可收拾。


圖2,薄一波(1908—2007)
在回憶錄提到毛一言堂的「鴉雀無聲」場景。

 

  61叛徒案 嫁禍劉少奇

  文革期間的「61叛徒案」,也是毛失信於人的惡例。

  1936年,在天津的中共中央北方局負責人劉少奇、組織部長柯慶施,動員在北平草嵐子監獄的中共幹部,在獄方的「反共啟事」按手印,以便「爭取出獄、繼續為黨工作」,薄一波、劉瀾濤、安子文等61人履行手續獲釋,此事在文革時被稱為「61叛徒案」,定性為劉少奇的「叛黨」行為。

  事實是:1936年8月至1937年3月61人出獄時,國共有「合作抗日」的時機。劉少奇代表北方局提出的「爭取出獄」建議,經中共中央總書記張聞天和其他領導人毛澤東等同意,毛曾對薄一波說:「這件事我們知道,中央完全負責」【註3】。文革時,毛為了整劉少奇,便把61人出獄事編造為劉「叛黨」罪,劉被整死,一批人關押於北京秦城監獄10年左右,有的則被迫害自殺死亡。

  在四千高幹大會上,曾任高崗和陳雲秘書、80年代初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的李銳說,毛「翻雲覆雨、任性生變」,精於權謀。

  言而無信、隨意整人的背後,是極度集權的家長制。權力無窮大和製造恐怖的「專政手段」,形成家長制一言堂。曾任副總理的薄一波提到,毛大談「黨內產生修正主義的危險」,「席間鴉雀無聲」【註4】。

  在社會上,毛以階級鬥爭論、無產階級專政論,隨意編造和揪鬥「階級敵人」,也是為所欲為、失信於社會之舉【註5】。

  立個人誠信 消除假大空

  誠信,是政治人物和政黨、政府、團體、企業建立公信力的基礎。法國啟蒙思想家盧梭(J. J. Rousseau, 1712—1778)的《社會契約論》,論析「主權在民」,涉及誠信維繫的契約精神。

  中國古代思想家、政治家具人本觀者,大都注重從政者和知識階層的誠信和表率。儒家典籍《論語》謂:「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為政篇),「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子路篇);《中庸》曰:「唯天下至誠,為能經綸天下之大經,立天下之大本。」

  在「一黨領導」體制下,缺誠信的官員多,加劇假大空現象。毛文革期間,攀附權勢、走後門拉關係、在左道邪門(如造假失信不擇手段踩倒他人)中結關係網謀利益,成為社會風氣,且是至今未消除的「文革遺毒」。當今的毒奶粉、地溝油、劣疫苗肆虐,連廉價的食鹽也有假貨【註6】,拐賣兒童成為「產業鏈」,突顯人的狼化。

  面對「文革遺毒」,《貞觀政要》引述的唐太宗(599—649)語值得後人深思:「流水清濁,在其源也。君者政源,人庶猶水,君自為詐,欲臣下行直,是猶源濁而望水清,理不可得。」

  在權力金字塔頂的當權者如果缺乏誠信、不斷玩弄權術整人、決策脫離實際,其下屬有「不正之風」如假大空也就很平常了。官場權力腐敗,必衍生社會暴戾和道德墮落。

 註1,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60630.htm
 註2,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60616.htm
 註3,
百年潮(北京,月刊)2003年第1期,頁57。
 註4,薄一波:〈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頁1131。
 註5,薄一波提到1964年農村「四清」:「發生了亂搞鬥爭、打人、亂搜查、重點集訓、亂扣帽子、亂立罰規的現象;在湖北麻城縣,也一度發生捆人、吊人、罰跪、打人等現象,據不完全統計,在11個區鬥爭了331人,其中被打的21人,被捆的65人,被吊的3人,被罰跪的42人。」(頁1111)
 註6,
http://opinion.people.com.cn/n1/2016/0719/c1003-28566951.html

 

  表,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1980.6)的「決議」,
    評毛澤東和文革


序,引題

「決議」摘要

1.在廬山會議
  (1959.7—8)
 毛錯批彭黃

.「錯誤地發動了對彭德懷同志的批判,進而在全黨錯誤地開展了『反右傾』鬥爭。八屆八中全會關於所謂『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反黨集團』的決議是完全錯誤的。」
.「在經濟上打斷了糾正『左』傾錯誤的進程,使錯誤延續了更長時間。」
.「國民經濟在1959年到1961年發生嚴重困難,國家和人民遭到重大損失。」

2.個人專斷和
 個人崇拜
 (1956—1966)
 衍生文革

.這10年(按:1956—1966)中,毛「在關於社會主義社會階級鬥爭的理論和實踐上的錯誤發展得越來越嚴重,他的個人專斷作風逐步損害黨的民主集中制,個人崇拜現象逐步發展。黨中央未能及時糾正這些錯誤。林彪、江青、康生這些野心家又別有用心地利用和助長了這些錯誤。這就導致了『文化大革命』的發動。」

3.發動文革
 (1966—)
 錯誤論點

.「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的『文化大革命』,使黨、國家和人民遭到建國以來最嚴重的挫折和損失。這場『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同志發動和領導的。」
.毛發動文革的主要論點(黨內存在走資派及其司令部,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是「左傾錯誤論點。

4.成立中央文革小組
 和錯誤批鬥
 (1966—1976)

.「對所謂『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反黨集團』和對所謂『劉少奇、鄧小平司令部』進行了錯誤的鬥爭,對黨中央領導機構進行了錯誤的改組,成立了所謂『中央文革小組』並讓它掌握了中央的很大部分權力。」
.「『左』傾錯誤的個人領導實際上取代了黨中央的集體領導,對毛……個人崇拜被鼓吹到了狂熱的程度。」
.「九大(按:1969年4月)在思想上、政治上和組織上的指導方針都是錯誤的。」

5.給劉少奇強加
 叛徒、內奸、
 工賊罪
 (1968.10)

.「黨內根本不存在所謂以劉少奇、鄧小平為首的『資產階級司令部』。確鑿的事實證明,硬加給劉少奇同志的所謂『叛徒』、『內奸』、『工賊』的罪名,完全是……誣陷。」
.八屆十二中全會(1968年10月)對劉「所作的政治結論和組織處理,是完全錯誤的。」

6.毛文革
 (1966—1976)
 帶來嚴重災難

.「實踐證明,『文化大革命』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義上的革命或社會進步。」
.「歷史已經判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

7.毛脫離實際,
 有主觀主義之弊

.「他逐漸驕傲起來,逐漸脫離實際和脫離群眾,主觀主義和個人專斷作風日益嚴重,日益凌駕於黨中央之上,使……集體領導原則和民主集中制不斷受到削弱。」

8.權力過分集中
 社會遠離法治

.「我們沒有能把黨內民主和國家政治社會生活的民主加以制度化,法律化,或者雖然制定了法律,卻沒有應有的權威。這就……使黨的權力過分集中於個人,黨內個人專斷和個人崇拜現象滋長起來,也就使黨和國家難於防止和制止『文化大革命』的發動和發展。」

 註:文件全稱是「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
 引題,是作者對內客的概括;「決議摘要」欄,凡引號「」內文字均係文件原文,有……為省略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