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今晚聚維園 燭光喚亡魂

丁望

原載:信報2015.6.4 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A20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5.7.17

字數:原文1,888,上網:3,074  


六四26周年──香港維園.攝影:Manson Wong@USP

 

  關鍵詞八九學潮,燭光晚會,維園,六四亡魂,和平請願,自由,民主,歷史真相,不離不棄

  漫長的歲月,往往會沖淡人們記憶中的歷史事件;淚灑維園的哀傷場景,已經遠去。

  但是,在許多港人的記憶屏幕,八九學潮的歷史圖象仍然清晰,他們依舊參與一年一次的六四燭光晚會,如同律師任建峰在〈底線〉(刊於明報)一文說的,每年六四,都與家人參加燭光晚會,風雨不改。風雨不改,是對維園聚會的不離不棄,是「毋忘歷史」的未了情。

  港人聚集於維園,紀念北京八九學潮26周年。他們悼念在青、少年時段就失去生命者,表達對民主的期待。燭光呼喚六四亡魂,惋惜他們早謝的生命;祝願他們在天國堥S有黑暗,沒有壓身而過的坦克,沒有體內爆炸的子彈。

  這種民間(公民)社會的集會,是對歷史事件的人文關懷,對自由、民主、生命價值等普世價值的認同;也是護衛香港兩制邊界、發揚人道主義之舉。

  天安門母親 說歷史責任

  六四燭光晚會前,各地有不少紀念八九學潮的訊息。「天安門母親群」的六一公開聲明,針對李克強總理在今年3月人大記者會的談話:「對於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來說,不僅要繼承前人所創造的成就,也應該擔負起前人罪行所帶來的歷史責任。」它要求當局承擔責任,交代真相,「對六四慘案立案偵查,追究責任者刑責」。

  中國大陸80後、90後的一群留學生(古懿、封雲、陳闖創等),發表公開信〈六四真相至今被掩蓋〉,說出他們的「中國夢」:「在不久的將來,在還原歷史和實現公正的基礎上,每個人都能生活在沒有恐懼的世界。」

  BBC發表記者蔡曉穎的專訪〈雨傘運動後香港年輕一代重新看六四〉和〈問卷調查:10名90後華人學生談六四〉,德國之聲則引述練乙錚在信報專欄的六四評論(http://forum.hkej.com/node/123105),紐約時報網有八九學潮專輯。

  八九學潮時在北京、現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任教的張博樹,接受英國BBC的訪問,述評現在北京的新極權主義,提到權貴資本主義的急劇發展,「是六四開槍的一個重大社會後果」。

  各地傳媒和知識界未忘八九學潮,折射26年前的八九學潮,是深深刻印在許多人腦海的「集體記憶」。即使是90後的香港年輕人,只要接觸相關的歷史文獻、參與六四燭光晚會一類的活動,也能對八九學潮有些了解。能從時光隧道審視歷史、尋求真相的人,是不會忘卻歷史事件的。

  北京的八九學潮,是學生、年輕人悼念改革家胡耀邦的「移情投影」,和平請願的主要訴求是公正評價胡氏,勿再製造冤案(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00421.htm),反對官僚主義、貪腐和官倒,實現自由(包括新聞自由)、平等、民主。

  北京的大家長,原可回應學生,構建肅貪、廉潔的有效制度,推行政治體制改革,逐步走向法治、自由、民主的文明之路。但是,他和鷹派開槍鎮壓和平請願,以維持「領導權威」。

  這是有人性者無法承受的悲劇,受害的「天安門母親群」,要求當局偵查、問責、賠償,是很自然的事。

  但是,香港「紀念六四」的集會年年喊「平反六四」,卻是脫離現實政治,也因此與香港90後有「代溝」。

  年年喊平反 與現實脫節

  八九學潮的主體,是和平請願的民眾,他們最有資格對這場群眾運動「定性」(是政治動亂還是和平請願),他們抗拒「動亂」之說。

  任何歷史事件,不是由強勢當權者「定性」,而應是後人根據歷史事實作理性的判斷。八九學潮既然是社會大眾認同的和平民主請願,何需苦求當權者「平反」?

  「平反六四」的假想,或源自簡單類比。1976年的第一次天安門事件,在1978年就由官方宣布不是「反革命事件」,有人以此作簡單比較類推:八九學潮也很快可平反。

  本人在很久前就分析,兩次天安門事件不能簡單類比,原因是:回朝的老幹部和等待「解放」並回朝的幹部,與1976年天安門事件的平反有利益關係。而八九學潮後的當權者(從接替趙紫陽者到後來的胡錦濤),都沒有需賴八九學潮的平反而取得權力者。

  在中共十八大後,又有小道網熱炒新總書記上台很快會「為六四平反」,本人曾撰文分析,新權要上台言必稱2M(馬克思、毛澤東)、高舉毛紅旗,不可能有「平反」事(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30606.htm)。

  「平反六四」的口號年年喊,小道新聞不時炒「即將平反」,是對政治生態變化的了解不足。這幾年,政局左轉,「亞文革」在擴展,主旋律是七不准、三自信、三絕對(絕對服從、絕對忠誠、維護領導絕對權威),哪有「政治寬鬆化」或「民主化」的景觀?

  且先讀讀「天安門母親群」的六一公開聲明:2004、2009年,「天安門母親」還能在北京對受難者「集體祭奠」,2014年的「集體祭奠」卻「胎死腹中」,「更有甚者,當局對我們之中有的成員還進行了變相抄家」。

  這是「亞文革」的一個「景象」。在此「景象」下,香港還高喊「平反六四」,還炒「即將平反」,不是與現實太脫節麼?能凝聚年輕人的共識嗎?

  運用紀念館的場地,充實八九學潮的文獻,編出客觀的相關公民教育、通識教育參考書,豈不比空喊「平反六四」更實際?

  續尋找真相 情繫於維園

  紀念八九學潮舉辦六四燭光晚會,意義不在「爭取」北京當權者為事件「平反」,而是讓民眾特別是年輕一代多了解歷史真相,幫助年輕人更多接觸歷史文獻,在獨立思考中尋找更多真相,對自由、平等、法治、民主有更深入的認知。

  這類民間社會的活動,其薪火相傳的主要意涵,是尊重歷史事實,留下歷史記憶,說出歷史真相;提升對真與假的識別,對暴力和謊言說「不」。這正是許多港人參與燭光晚會的一個原因,也是人們情繫維園、風雨不改、不離不棄的動力之源。


(表)八九學潮大事記


日期
引題

大事概要

4月15日
胡耀邦病故

改革家胡耀邦(1915-1989)因心臟病逝世,北京學生、市民在天安門廣場獻花致哀。

4月18日
北京學生請願

大學生開始上街和平請願,呼籲公正評價胡耀邦,表示反對官僚主義、貪腐、官倒,主張實行自由、民主,並推動政治體制改革。

4月26日
「4.26社論」說
「動亂」

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俗稱「4.26社論」),依軍委主席鄧小平的「定性」,稱學生請願是「一場有計劃的陰謀」和「動亂」。社論由李鵬簽發(總書記趙紫陽正在北朝鮮訪問)。
同日,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查封改革派報紙《世界經濟導報》。

4月27日
「4.27大遊行」

北京大學生上街遊行,抗議「4.26社論」。

4月30日
鴿鷹爭論

趙紫陽主持政治局常委會議,主張鬆動「4.26社論」,暫不提「動亂」。胡啟立、喬石支持,李鵬、姚依林不同意。

5月3日
五四講話

趙紫陽紀念「五四」70周年的講話,表示以理性、和平方式解決與學生的分歧。

5月4日
亞行講話

趙在亞行年會的講話,強調學生「絕對不是反對我們的根本制度」,「現在最需要的是冷靜、理智、克制、秩序。」

5月13日
天安門絕食

學生開始在天安門廣場絕食,抗議「4.26社論」。

5月15日
戈爾巴喬夫

趙會見到訪的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稱鄧小平雖不擔任政治局職務,仍然「掌舵」。

5月17日
百萬大遊行

北京、香港等地各有上百萬人上街遊行,聲援學生和平請願,抗議「動亂」之論。

5月19日
519動員大會
部署動武

在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溫家寶陪同下,趙到天安門廣場勸學生退下、珍惜生命。
深夜,李鵬主持「519動員大會」,宣布採取「制止動亂」措施。

5月20日
李鵬下戒嚴令

李鵬宣布北京部分地區戒嚴。

5月21日
戒嚴部隊執勤

鄧小平下令戒嚴部隊發表執行戒嚴令公告。

6月3日
軍隊入廣場

戒嚴部隊進入天安門廣場。

6月4日
武力清場

部隊武力清場,《解放軍報》等報發表社論,稱八九學潮為「反革命暴亂」。

6月9日
小平接見軍官

鄧小平接見軍隊要員,稱學潮是「反革命暴亂」,是要「推翻社會主義制度」。

6月23、24日
十三屆四中全會

十三屆四中全會通過李鵬關於趙紫陽「在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動亂中所犯錯誤的報告」,免去趙和胡啟立的常委職務,芮杏文、閻明復的書記處書記職務,江澤民接任總書記。

  (後記:本文上網前,略有補充、修改並增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