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四億人講方言 不會說普通話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8.5.24,A19版
上網:2018.6.10
字數:原文1,888,上網2,783


 圖1,
《1984》英文版封面、中文版(晨鐘,台北)扉頁。


  關鍵詞:方言,普通話,共同語,老大哥,謊言,大飛躍,廣府話,非母語
  引述歷史典籍:變應寬裕而多容(荀子.致士)

  一個幽靈在香港飄遊,它就是政治諷刺小說《1984》中的「老大哥」。在香港社會現實中,他似乎無所不在。

  英國記者、作家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 1903—1950)筆下的「老大哥」,嚴密監控民眾,指指點點,習慣於「我說你聽」的訓政,愛說「大飛躍」式的謊言,衍生一個又一個的荒謬,人們備受折騰。

  近期,西方熱起來的術語「奧威爾式胡言亂語」(Orwellian nonsense),就涉及「老大哥」的謊言和「荒謬」。

  1.老大哥荒謬 困擾香港人

  港人無意與官府過不去,但官府近期一個又一個「老大哥」式的荒謬,令港人困惑。

  鄧小平在1982年宣布,確定一國兩制的「十六字方針」:「收回主權,保持繁榮,制度不變,港人治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史百科全書》,頁393),官府卻訓令歷史課本不宜說「收回香港主權」。

  就社會人際溝通工具(載體)而言,母語(mother tongue)是指幼童牙牙學語習得的第一種語言,這是漢語語音專家的界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確認的意涵,也是漢族社會的約定俗成規則。但是,官府網站的帖文,竟稱「漢語是母語」、「粵語(按:廣府話)非母語」(或稱「非正規」)。

  事實是:廣府話雖是方言,也是漢語。本欄17日文【註1】曾指出,漢語是漢族語言的總稱,是漢藏語系的一支。漢語並非單一語言,包含漢族共同語的普通話(國語/華語)和7種(或稱9種)方言。這種史實反襯「漢語是母語」不合邏輯。

  2.大國最強音 普通話全普

  有人支持官府網站帖文,網絡平台有「大國最強音」的留言:內地全面普及(按:「全普」)普通話,人人說流利普通話,這是「大國崛起」展現的「大國景象」(大意);有的留言嫌香港會說普通話的人太少,未跟上「大國崛起」的步伐。

  在香港,能說而且習慣說普通話者比例不高。相對於中國大陸、台灣、新加坡,漢族共同語的普及率低。

  但是,所謂中國大陸已「全普」普通話(國語),沒有數據的支持,如同「老大哥」式的謊言。

  李克強主持的國務院,於2013年9月公布數據:普通話普及率只有70%,不會說普通話者超過4億。官方新華社的相關報道稱:「大部分普通話水平不高,還有30%即4億多人不能用普通話交流」(中央政府網2013.9.5)。

  3.三成老百姓 不會說國語

  2017年9月公布的數據,是普及率73%。按此數據粗算,不能用普通話的佔27%,超過3.8億人(2017總人口近14.1億)。

  3.8億,是很大的人口數,比美國總人口(2017,下同)多出5千多萬,相當於日本總人口的3倍。

  從近期的電視新聞和汶川地震10周年活動的現場訪問,獲悉受訪者大都說四川話或當地土話。在上海、廣州、成都,市民在日常生活中分別說滬語、廣府話、四川話的比例甚高。

  誠如上引的報道,大陸居民「大部分普通話水平不高」。支持廣府話非母語之說者謂「人人說流利普通話」,是「大飛躍」式的誇張。

  毛澤東、鄧小平生前的談話,都不是普通話,分別為湖南湘潭土語、四川話。列舉此例並非抑貶政治人物,而是反證:不能把港人是否講普通話,扯到「政治回歸」和「港獨」話題。


 圖
2,母乳和母語,是幼童與母親最親密的連結。圖為〈維納斯梳妝〉,法國畫家弗朗索瓦.布歇(Francois Boucher, 1703—1770)的油畫作品,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

  4.通用廣府話 寬容不壓制

  在華族聚居地,提倡學、用漢族共同語,有利於人際溝通,幫助商貿活動和文化交流。

  中國大陸、台灣、新加坡推廣漢族共同語,在摸索中積累了經驗。中國大陸於1958年實施漢語拼音方案,以拉丁字母拼音bpmf推廣普通話,取得了不少成果;台灣自1950年代以來,繼續以注音符號ㄅㄆㄇㄈ推廣國語,達到的普及率、標準度更高;新加坡推廣華語,在一些華校適度保留雙語教學,也有可觀的成果。

  相對於上述3個華族聚居地,香港的漢族共同語教育和普及滯後。在守護傳統方言教育、傳統族群文化的基礎上,港人嘗試學習並運用普通話(國語、華語),有助於創造語言溝通的優勢。

  在香港推廣普通話,是長期的艱難之路,普及普通話更是難上之難。切忌好大喜功的「計劃目標」、「只爭朝夕」的「大飛躍」;更不應以「政治回歸」之名,用變相的強制、恫嚇手段,使廣府話「邊緣化」。

  依據基本法,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有「一國屋簷」,也有兩制邊界,香港原有的制度和生活方式不變。以廣府話為通用語,學校中文教育以廣府話為教學語言,是香港傳統的生活方式之一,應受到尊重;對於廣府族群文化,要有深入的了解和包容之誠。恰如儒家典籍《荀子》謂:「變應寬裕而多容。」

  5.兩年大飛躍 香港難達標

  這幾年,北京大力宣傳「講政治」和「大飛躍」,聲稱要「建設語言文化強國」,在〈國家語言文字事業「十三五」發展規劃〉(「十三五」指第十三個五年規劃,2016—2020),確定的目標是:「到2020年,在全國範圍內基本普及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部一官員宣揚「大國崛起」中的「中國智慧」、「中國方案」,聲稱「加強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培訓測試海外推廣」。

  現在距2020年只還有2年,要使佔27%的3.8億人都能說普通話,確是「大飛躍」,但能否達標令人質疑。

  在「一國屋簷」下,香港也在語言「十三五」規劃中。推廣普通話應以自願和循序漸進為取向,有思考力的港人不會接受「老大哥」式的「荒謬」。

  註1,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80517.htm

表,7大/9大方言體系


0方言體系,流行區域

 次方言區或音系

1北方方言:北方官話
 長江以北廣闊地區
 四川、雲南、貴州和廣西西北
 長江南岸江西九江以東

a北方方言(北方官話):京、津、河北、
 河南、山東、內蒙(部分)、東三省
b西北方言(西北官話):西北大部分地區
 (新疆除外)
c西南方言(西南官話):四川、雲南、
 貴州、湖北
d江淮方言(下江官話):安徽、江蘇
 長江以北

2吳方言:江蘇長江以南、鎮江以東

a蘇州(江蘇)音系
b永康(浙江)音系

3湘方言:湖南大部分、廣西北部

a長沙(湖南)音系
b雙峰(湖南中部)音系

4贛方言:江西中、北部

a南昌音系

5客家方言:粵東北、粵北、閩西北、
 贛南、桂東及湖南、四川部分縣

a梅州(廣東)音系

6粵方言(粵語、廣府話、廣州話):
 廣東中部、西南部和廣西東南部

a粵海系:珠三角、西江一帶
b欽廉系:欽州、廉州一帶
c高雷系:高州、雷州一帶
d四邑系:台山、開平、恩平、新會等
e桂南系:梧州、容縣、博白一帶

7閩方言:福建、台灣、廣東東南部
 (潮汕一帶)、雷州半島,浙江南部

a廈門音系
b福州音系

 註:表中7大方言體系,據北大中文系教授袁家驊等著作《漢語方言概要》,語文出版社(北京)2001年第2版。
 後來,有語言學家把7大體系分為9大體系:一,把北方方言分為北方方言和西南方言(或稱川方言);二,把閩方言分為閩南方言(閩南話)和閩北方言(閩東話、閩北話)。

 

   .本文英文節譯:
    http://www.ejinsight.com/20180525-debunking-a-myth-about-mandarin/

「老大哥」的荒謬:課本與母語話題系列

1.港官信口開河 衍生教材笑話
2.禁說收回主權 令人拍案驚奇
3.母語是廣府話 被說成不正規
4.四億人講方言 不會說普通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