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十月革命百年 列寧陰影仍在

  ——十月革命大輪廓(2)

丁望


上網:2017.12.8
字數:原文1,888,上網3,359


 圖1,左,列寧(1870—1924)銅像被子彈打穿一個洞,聖彼得堡,2009;右,斯大林(1879—1953)。網絡圖片。


  關鍵詞:十月革命,社會主義,集權,階級專政,階級鬥爭,一言堂,大清黨,個人崇拜,造神,歷史教訓

   孕育美夢的政客和空想家,常以天堂美景愚惑信眾。文學家筆下的仙樂更令人遐想,例如唐代詩人白居易(772—846)〈長恨歌〉:「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渺間。……其中綽約多仙子」;又云:「仙樂風飄處處聞」。再如宋代詞人李清照(1084—1156?)的〈漁家傲.記夢〉:「天接雲濤連曉霧,星河欲轉千帆舞。」

  .論社會主義 說情欲引力

  法國空想社會主義思想家查理.傅立葉(Charles Fowrier, 1772—1837),以「情欲引力」建立社會主義樂園的吸引力。

  《傅立葉選集》收入他對社會主義協調制度的論述,他說:「佳餚和情欲結構」是協調制度的一部分,稱「每一個人的幸福在於滿足他的情欲」;在「情欲引力」中,有「實現友愛美德和令人類慰藉的祭酒女郎」。

  150年前(1867.9.14)出版《資本論》第1卷的馬克思(1818—1883)、100年前主導俄羅斯十月革命的列寧(1870—1924),也描寫過共產主義天堂。

  但是,沒有階級、剝削和貨幣消失的「各取所需」共產主義天堂並未到來。英國作家奧威爾(George Orwell, 1903—1950)的《1984》,描寫蘇聯如同希特勒統治時的德國,是充斥謊言的極權、恐怖社會。

  .議歷史悲劇 憂捲土重來

  西方媒體近日仍熱議十月革命的歷史教訓。德國之聲發表〈十月革命為中國帶來了什麼〉、〈普京與十月革命〉;《紐約時報》較早前的署名文章,則討論共產主義是否捲土重來?
 
  《紐約時報》文“What's Left of Communism”(共產主義還未完結)【註1】,由蘇聯史專家David Priestland撰寫,他是英國牛津大學歷史學教授,“The Red Flag A History of Communism”(紅旗:共產主義的歷史)是他的專業代表作。作者的署名文章指出,包括西方的社會,不可能回到有五年計劃和古拉格(勞改營)的共產主義時代,「列寧已死、舊的共產主義或許已死」,但社會不公平現象仍存在,有些人因此想到是否再有「共產主義浪潮」。

  貧富懸殊、社會不公平,令不少年輕人迷信社會主義可以解決社會危機,而他們對暴力社會主義和十月革命歷史了解不多,這是思考型知識分子有憂患意識的一個原因。

  美國官方在11月上旬宣布,定11月7日為「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日」(National Day for the Victims of Communism)。這也是關乎讓年輕一代了解歷史真相、毋忘歷史悲劇。


 圖2,十月革命後的一幅政治宣傳圖,馬恩列旗幟與「跟黨走」的工人、青年。網絡圖片。

  .農村試走資 緩解飢餓困

  十月革命後的百年歷史,並未顯現資本主義滅亡、社會主義勝利的「必然性」。相反的,自蘇東波(1990—1991)以來,受十月革命影響而建立的共產政權大都崩潰,只剩下5個「老共」(老牌共產政權)。

  在「老共」中,中共在1980年代的經濟體制改革,借助資本主義發展生產力的辦法和來自資本主義社會(香港、台灣、日本等及西方國家)的資金,解救了社會主義貧窮,首先讓農民靠包產到戶(所謂資本主義尾巴)緩解飢餓之困【註2】,並逐步發展經濟,成就了全球第二經濟體的地位。

  與此同時,解體的東歐共產集團,凡是走向自由經濟之路(西歐化)的國家,特別是波蘭、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原蘇聯波羅的海加盟共和國愛沙尼亞、立陶宛、拉脫維亞,不僅人民享有過去沒有的自由權,經濟也有可觀的發展,在全球經濟自由、新聞自由、廉政等方面的排名都較高(波羅的海三國處於原東歐「老共」的領先地位),把現在的5個「老共」比下去,反證資本主義制度未必腐朽甚至走向滅亡。

  .一黨領導制 暴力專政論

  蘇俄和蘇聯歷經列寧、斯大林兩朝(分別於1917—1924、1924—1953在位),不僅發展、鞏固了本國的「一黨領導」體制,還對外擴張。二戰後在東歐建立了8個共產國家(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東德、羅馬尼亞、保加利亞、阿爾巴尼亞、南斯拉夫);也使亞洲的中、朝、蒙、越、柬、老撾和美洲的古巴等,成為共產國家。這是列寧十月革命和斯大林主義對全球的重大影響。

  斯大林後【註3】的赫魯曉夫(1953—1964當權),有過「解凍」之舉,變通斯大林的一些僵化教條,批判他的專權和個人主義,提出全民黨和全民國家觀。他被迫下台後,勃列日涅夫當權(1964—1982),又回到斯大林老路;後來的戈爾巴喬夫(1985—1991當權)有「新思維」改革,亦未改變無產階級的本質,十月革命和「一黨領導」體制弊端的沉澱多。斯大林模式不僅令蘇聯和東歐共產集團陷入困境而解體,也在5個「老共」留下弊端的沉澱物。
  
  蘇共模式的政治弊端之一,是保留了沙皇君主專制的許多機制,也未消除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流氓無產者的習氣(如狠鬥、殘暴、侵佔狂、流氓味),形成並加劇「一黨領導」體制的個人集權,執政黨在國家、法律之上,領袖在黨之上,導致一言堂式的家長制。

  這種極度集權的體制,排拒黨內民主,亦不讓人民享有真正的自由、平等、民主權利。

  美國學者瓦特.莫斯(Walter G. Moss)的《俄國史》(A History of Russia),稱斯大林的集權統治,衍生1930年代的肅反大清黨等政治運動,形成恐怖社會。

  所謂肅反運動,是專權者以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之名,誣陷迫害、清除異己的黨內鬥爭【註4】。上海官方出版物《辭海》詞條「蘇聯肅反運動」透露,1930年代,被捕者數百萬,被殺者數十萬,蘇共中央委員會70%成員、軍隊50%以上中高級軍官被清洗【註5】。

  北京研究蘇共史的一位學者據解密檔案的數據指出:1934年產生的蘇共十七屆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被處死者98人,佔70%;15個政治局委員和候補委員中,被清洗、處決和自殺者8人,超過53%【註6】。黨外的群眾蒙冤被殺、在「古拉格」(勞改營)被折磨致死者,數量更加大。

  .行階級專政 煽個人崇拜

  弊端之二,是實行無產階級專政即執政黨專政。階級專政和階級鬥爭論,源自列寧的《國家與革命》(1917寫,1918出版)。

  在《國家與革命》,列寧說:「國家是特殊的強力組織,是用來鎮壓某一階級的暴力組織」,「不與任何人分掌……政權」【註7】;在《無產階級革命和叛徒考茨基》,他有一句「暴力名言」:「專政是直接憑借暴力而不受任何法律約束的政權。」

  蘇共的《蘇聯共產黨歷史》(1960),在前言、結語都強調無產階級專政的「必要」,聲稱「共產黨是無產階級專政體系中的領導力量」。蘇共和「兄弟黨」的歷史,突顯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社會遠離法治之道,法律只是政治丫環。

  弊端之三,是個人崇拜的造神,使領袖成為無所不能、權力不受制約的神。造神和愚民政策,大大壓縮言論空間,亦使社會缺乏獨立思考的空間。

  這些弊端並不因蘇聯解體而消失,在一些「老共」,弊端的流毒仍然擴大。

 註1,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70228/whats-left-of-communism/dual/
 註2,丁望:李克強說飢餓 開路條去討飯,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40320.htm
 註3,賀名慧:蘇共中央最高領導者名錄,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99130621.htm
 註4,丁望:蘇共家長制與高層權力鬥爭,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99130620.htm
 註5,《辭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99普及版,頁1625。
 註6,肖楓:要全面冷靜地分析和看待「史達林熱」,愛思想網,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788.html
 註7,《列寧選集》(人民出版社,北京),1965,第3卷頁182、183。

表,1930年代,斯大林「肅反」大清黨誣陷之高層幹部


0.序,姓名(生卒),高層黨職
  蘇維埃政府職

被斯大林迫害概況

1.加米涅夫(1883—1936)
  《列寧全集》主編,人民委員會
  (中央政府)副主席(主席列寧)

1927.12,開除出黨
1934.12,「反革命地下恐怖集團」罪關押
1936.8,「陰謀刺殺斯大林」罪處決
〔1988.6,戈爾巴喬夫拍板平反〕

2.季諾維也夫(1883—1936)
  真理報副主編(列寧主要助手),
  彼得格勒蘇維埃主席  

1927,開除出黨
1935.1,「地下反革命小組」罪判刑10年
1936.8,「投靠法西斯間諜機構」罪處決
〔1988.6平反〕

3.李可夫(1881—1938)
  人民委員會副主席(列寧副手),
  人委會主席

1930,免黨政職
1937,開除出黨、關押
1938.3,「反蘇陰謀集團」罪處決
〔1988.2平反〕

4.布哈林(1888—1938)
  真理報主編(列寧主要助手)

1927,開除出黨
1938.3,「叛國集團」罪處決
〔1988.2平反〕

5.托姆茨基(1880—1936)
  全俄工會主席

1929,撤工會職,1930,撤
1932後監禁
1936.8,被迫害致自殺死亡

6.托洛茨基(1879—1940)
  最高軍委主席,彼得堡蘇維埃
  主席,十月革命武裝暴動核心人物

1927,開除出黨
1929,驅逐出境,流亡土耳其
1940,在墨西哥被暗殺刺死

7.圖哈切夫斯基(1893—1936)
  元帥,列寧格勒軍區司令員,
  國防第一副人民委員
  (國防部第一副部長)

1936.6,「間諜叛國罪」處決
〔1957赫魯曉夫拍板平反〕

 註:代表俄共/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
 表中前6人,均為十三屆政治局(1924.5—1925.12)委員,當時的政治局委員共7人,另一人為斯大林;列寧生前(1924.1亡故)主持的最後一屆政治局(十二屆)由列寧、斯大林和表中前5人組成,當時布哈林是政治局候補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