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劍英倒江撥亂 壯舉取勝因素

  ——葉劍英與10月事變(二)

丁望

原題:葉帥逝世30年 毛左抨擊政變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6.10.20,A19版
上網:2016.11.8
字數:原文1,888,上網2,451


 圖1,1967年,毛與「文革戰友」林彪、陳伯達、康生、江青(自右至左)。原新華社照片,北京網絡圖片。


  關鍵詞:10月事變,非常行動,推倒,江青集團,老幹部集團,第三勢力,極毛派,文革,翻案,高度集權
  相關人物:葉劍英,華國鋒,汪東興,周恩來,鄧小平,胡耀邦,毛澤東,江青,張春橋,林彪,紀登奎,毛遠新,李訥,王曼恬,謝靜宜
  引述歷史典籍
  善戰者,求之於勢……激水之疾,至於漂石者,勢也。(孫子兵法.勢)
  開撥亂之業,其功既難。(貞觀政要.災祥)

  2013年以來的亞文革,使極左派、極端毛派(極毛派,毛左)活躍起來,替毛文革翻案的聲音增大,有人還抹黑10月事變。

  極左派亢奮 為文革翻案

  在亞文革的政治生態下,北京政界、文教界的左派勢力,可粗分三類:
  
  一是當權的體制內左派,主要是黨委、宣傳、維穩的左字號人物;

  二是體制內的極左派,這是八九學潮後江帝庇護的極左群體,主要是宣傳、社科界官員;

  三是堅持迷信毛、替毛文革翻案的體制外極毛派,他們是政界、社會上的邊緣人物,但其紅字號網絡獲庇護,而堅持批毛文革的《炎黃春秋》及其網站、共識網,則被官方封閉,這是亞文革的奇景。

  三類左字號,都藉口「反歷史虛無主義」維護毛的「高大形象」。當權的左派,迴避批判毛文革;其他兩類則對毛文革有不同程度的肯定,都強調毛文革有良好動機。極毛派還稱毛文革符合群眾願望,有民意基礎。


  極毛派在香港出版《「文革」真相》一書,有系統地歌頌毛文革、為毛文革和江青翻案,大肆抨擊「右派政變」,矛頭指向10月事變(1976年10月6日)的關鍵人物華國鋒、葉劍英和汪東興。

  官方則到處樹立毛雕像,以配合新權要恢復毛「高大形象」的政治需要。「全球最大」的毛雕像,於10月初在四川省瀘定縣落成,雕像淨高近5.3米(公尺),是造神的最新標誌。

  推倒江青派 是撥亂之業

  「文革動機良好」之說站不住腳。所謂黨內的現代修正主義、走資或修正主義司令部、走資司令部,是毛編造出來的政治罪名。

  在高度集權下,中共黨內和黨外的決策權由毛掌控,形成一人決策、一人聲音的家長制一言堂,連美術學院模特兒可不可裸體供人寫生,也得呈報毛核准(《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11冊,頁399),哪媟|有毛「無產階級司令部」之外的其他司令部?

  如同許多中共老幹部說的,文革並無良好動機,而是找藉口整人,以整人開始,以整人告終【註1】。

  就中共「黨內法制」來說,毛文革也不是「光明磊落」。1966年上半年,毛組中共中央文革小組,實際由其妻江青和「筆桿子打手」等掌權,剝奪了政治局、書記處職權,違背了黨章和黨內規則。

  他的侄子毛遠新、女兒李訥等,在文革初期就越級提升,分別掌控大軍區、軍報大權;其親戚王曼恬、親信謝靜宜,分別在北京、天津當權,形成以家族為主的親信群。

  毛文革造成的災難沉重。正如葉劍英「十一講話」(1979)說的,文革「採取了錯誤的鬥爭方針和方法,……推行了一條極左路線」,把人民「投入血腥的恐怖之中」、「人民遭到一場大災難」;亦如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1981年6月)決議的論析,文革「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給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不可能是任何意義上的革命或社會進步」(紅旗雜誌1981年第13期,頁13)。

  10月事變能不開一槍一彈,順利推倒江青集團,接著是清算江青集團左禍,構建結束文革(正式結束於1980年)的「前提工程」,就是因為絕大多數幹部、民眾厭惡文革,期望擺脫文革左局。華、葉、汪的非常行動,獲得許多幹部支持,符合民眾求變的願望。這是十月事變順利、成功的首要因素。

  《孫子兵法.勢》云:「善戰者,求之於勢」;「激水之疾,至於漂石者,勢也」。葉劍英等的非常行動,就是順著社會民情的態勢,回應民意,故有激流衝得大石漂起之浪。


 圖2,1971年913事件(林彪事件)後,周恩來、葉劍英與江青、姚文元周旋,在忍讓中保持實力。圖中前排第一行自右至左:葉劍英、周恩來、江青、姚文元,葉後右旁為華國鋒、紀登奎,1972年9月,北京機場。


  華葉汪合作 是關鍵因素

  10月事變成功的第二個因素,是華、葉、汪的合作默契。三人的合作,凝聚了推倒江青集團的實力,大大降低失敗的風險。假如任何一人不能合作或洩漏消息(甚至告密倒向江青集團),將遭報復之禍。

  在三人中,葉的功績尤大。1986年10月,總書記胡耀邦代表中共中央致葉劍英悼詞,稱他在粉碎江青集團中「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貞觀政要.災祥》謂:「開撥亂之業,其功既難。」葉劍英推倒江青集團,正是撥亂之業,以撥亂為始,尋求結束文革災難的後續路徑。

  10月事變成功的另一因素,是周恩來、葉劍英和鄧小平力挽狂瀾的政治積累,在政治實力積累中,秉持忍辱負重和倒江的策略。

  1971年913事件(林彪外逃摔死於外蒙)後,政治鬥爭最直接角力的兩派,一是江青、張春橋等為首的極左集團,二是老幹部集團,代表人物為周恩來、葉劍英和1972年後復出的鄧小平(副總理,後兼任總參謀長)等。林彪集團的崩潰,使老幹部集團有局部回朝掌權的機會,毛亦授權周收拾整肅林彪集團的殘局。

  毛反覆多變。其理想的接班群是極左集團加上第三勢力的華國鋒、紀登奎等,期望江青、張春橋能和他們合作。1974年,毛藉口「批林批孔」,縱容江青發起「批孔批周公」,不斷以政治批判方式折磨病中的周恩來,1975年秋清算鄧小平「右傾翻案風」。

  毛的反覆無常和極左集團的囂張,形成「你死我活」式的鬥爭格局。周、葉等人一方面忍辱負重,在對毛「表忠」之下與極左派周旋,盡力忍讓、保持實力,對權力則「寸土不讓,守土盡責」【註2】;另方面,則盡力與第三勢力溝通。

 註1,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60512.htm
 註2,文革期間,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耿飆受張春橋領導,耿飆很不舒服,向周恩來表示想辭職「不幹了」。周說:「他們趕你,你不許走」。耿飆女兒寫這件事時說:「父親懂總理為什麼給他說『三個不』,因為中聯部那是你耿飆的陣地,只要人在陣地就在。……文化大革命,我們多少個陣地都失守了,都給四人幫了?而中聯部這個陣地,你耿飆就算死也給我守在那兒,而且我還不許你死!」(共識網2015.3.23)


  .本文英文摘譯:
http://www.ejinsight.com/20161021-why-marshal-ye-will-go-down-in-history-as-chinas-savi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