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改革派說葉帥 批封建法西斯

  ——葉劍英與10月事變(三)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6.10.13,A18版
上網:2016.11.24
字數:原文1,888,上網2,760


 華國鋒和葉劍英(右一、二)出席慶祝「十一」大會(1979),葉發表長篇講話。


  關鍵詞:一黨領導,封建專制,封建殘餘,個人崇拜,家長制,一言堂,中央工作會議,葉講話,特權主義
  相關人物:葉劍英,陳雲,彭德懷,陶鑄,胡耀邦,趙紫陽,萬里,溫家寶,于光遠,胡德平,葉向真,毛澤東,江青,康生

  在網絡平台,有人呼籲紀念葉劍英(1897—1986)倒江青40周年,發揚他對文革和封建專制主義殘餘的批判精神;有人摘刊于光遠(1915—2013)和胡德平的相關文章,稱具有批判封建殘餘的「現實意義」。

  曾任國務院科委副主任、社科院副院長的改革派學者于光遠 ,提到在推倒江青集團、批封建殘餘中,葉劍英「功不可沒」。他說:

  「葉劍英在1976年粉碎四人幫的歷史性行動中立了大功,這件事情知道的人很多,但……在1978年舉行的中央工作會議和十一屆三中全會中所做出的貢獻,知道的人就很少了。

  功不可沒者 被刻意淡化

  「一黨領導」體制下的黨史、歷史教科書,大都是「功勞歸於斯大林」模式的一人史(或稱家長史)。1949—1976的毛時代,是毛的「偉光正」(偉大、光榮、正確);改革開放則都是小平之功,葉劍英等被淡化或掩蓋,對胡耀邦、趙紫陽等則往往抹黑。

  于光遠提到很少人知道葉氏1978年的大事,其因之一就關乎當權者掌控政治宣傳的「主旋律」。一人史的僵化教條,使他在黨史中邊緣化。

  即使是胡溫新政期(2003年3月至2013年3月)的出版物《中國共產黨歷史》,述評1978年的中央工作會議亦以很大篇幅讚揚小平,對葉只用了7行的篇幅(第2卷下冊,頁1058)。

  于光遠說的中央工作會議,召開於1978年11月10日至12月15日,是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準備會議;後一會議,於12月18日至22日舉行。

  中央工作會議的突破,一是批判毛文革和封建殘餘,二是涉及平反毛文革政治大冤案(彭德懷、陶鑄、六十一叛徒、二月逆流、天安門事件和對毛親信康生的批判)。

  政治事件的平反,由中央委員陳雲(未回到政治局)提出,事前葉劍英(中共中央副主席)聽取他的意見、表示支持,對文革和封建殘餘的批判,則見於葉在12月13日的講話(下稱「葉講話」)。

  「葉講話」由葉帥的女兒葉向真起草、小平等傳閱略修改、葉帥定稿,在會上發表後被視為解放思想的典範。當過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的胡德平,曾在北京日報發表長文,稱「葉講話」是「一篇應該很好回顧、學習、紀念的重要文獻」。

  胡德平說,葉劍英是「破除封建主義的第一人」、「倡導破除封建主義迷信的第一人」:「在最有資格縱論放言的開國元勛中,在黨的最高領導層中,在黨的高級幹部中是第一人。

  家長一言堂 造神狂熱症

  封建專制主義或封建殘餘說,是針對「一黨領導」體制的弊端。最大的弊端,是極度集權、權力無制約,形成一人決策、一人聲音的家長制一言堂;以無產階級專政之名任意整人的家長意志,造成長期的左禍。

  執政黨內沒有真正的黨內民主,社會則遠離法治之道,毛文革10年陷於「和尚打傘——無髮(法)無天」的動亂中。

  家長制一言堂衍生造神的個人崇拜、愚民政策、人身依附、特權主義和權力終身制;人民多淪為任由擺布的被奴役者、順從家長意志的馴服工具。

  「葉講話」初步批判了文革的左禍,也抨擊封建專制主義,提到林彪和四人幫的封建法西斯主義(古代封建專制主義+希特勒式的法西斯主義),呼籲正視封建殘餘、走出蒙昧:「我們要破除封建主義所造成的種種迷信,從禁錮中把我們的思想解放出來。」他也提及「個人特權的災難太深重了」,必須清除個人特權和個人崇拜。

  「葉講話」也觸及消除封建殘餘的改革之路:

  一,建立約束權力和保障人民權利的法律、制度,法律和制度「不能以任何領導人個人的意志為轉移」;
  二,解放思想,理論、政策要受實踐驗證,不能脫離實際;
  三,有好的領導班子,選用作風正派和敢講真話者,不要「那種投機、鑽營、牆頭草、兩面倒式的人物」。

  1979年,葉發表「十一講話」,重申並伸延闡述上述觀點。他批判林彪和四人幫,在文革中把人民「投入血腥的恐怖之中」,以「極端野蠻殘暴的恐怖手段」,實行「最黑暗的封建法西斯專政」,「大規模地毀滅文化」;他重申不應神化領袖人物,不能搞一言堂。

  1978年的「葉講話」和1979年的「十一講話」,對後來的思想啟蒙運動頗有影響。1980年,主持中共中央書記處的改革家胡耀邦及萬里等,多次呼籲清除封建殘餘。以「人民日報特約評論員」名義發表的〈封建主義思想遺毒應該肅清〉,表達如下觀點:

  「腐朽的封建傳統觀念,在我們黨內一直是一股不可低估的頑固的精神力量。家長制、一言堂等封建主義遺毒,經常不斷地干擾。

  它提到專制主義、特權主義、蒙昧主義殘餘和「大搞個人迷信」,使人與人形成主奴、行幫、人身依附的關係。它呼籲汲取林彪、四人幫的封建法西斯專政的教訓,鏟除遺毒。

  涉蘇聯體制 階級專政論

  在文革爆發50年後的今天,葉劍英、胡耀邦、萬里和溫家寶關於封建殘餘和文革遺毒的講話,再次被人們摘錄、傳播,關乎對當今政治生態的焦慮感。

  家長制一言堂、個人崇拜的造神等,並不只是封建殘餘。更為重要的,是蘇聯社會制度和斯大林模式的沉澱【註1】。源自列寧著作《國家與革命》的無產階級專政論,斯大林的暴力主義、恐怖主義和特權主義,一直影響了毛式的「一黨領導」體制。

  如毛說的他是「馬克思(和列寧)加秦始皇」【註2】。這是探討文革50年不能忽略的歷史脈絡。

表,葉劍英大事記(1977—1979)


 時間,引題

 概況

1977年3月上旬
提平反天安門事件

 向華國鋒、汪東興提出平反天安門事件(1976年4月),鄧小平復出,陳雲入政治局;華、汪表示:適當時候讓小平復出,不同意後兩事。

1977年7月
出席十屆三中全會

 全會追認華國鋒為中共中央主席、軍委主席,通過恢復鄧小平職務的決定、關於四人幫的決議。

1977年8月
十一屆一中全會

 擔任新一屆中央政治局常委、副主席(主席華國鋒,副主席葉劍英、鄧小平、李先念、汪東興)

1978年3月
五屆人大委員長

 在五屆人大一次會議上,就任人大委員長(上一屆委員長朱德於1976年7月病故)。

1978年9/10月
建議開理論務虛會

 建議中共中央召開理論務虛會,清查、清除極左思想觀念。

1978年11/12月
中央工作會議

 發表長篇講話,闡述領導體制和領導班子,建立法制和黨內民主,解放思想、接受實踐檢驗;涉及天安門事件、政治事件平反,集權領導體制弊端、反個人崇拜和家長制。

1978年12月
十一屆三中全會

 會議決定全黨工作轉移到社會建設,增陳雲為中央副主席,鄧穎超、胡耀邦、王震為政治局委員

1979年2月
談法制建設

 專門發表法制建設談話,提及健全法制,法律和制度「絕不能以任何領導人個人的意志為轉移」,不容特權。

1979年1—4月
理論務虛會議

 中共中央召開理論務虛會議,檢討文革錯誤、極左禍害,也觸及毛澤東的個人崇拜。

1979年9月29日
十一講話

 發表的「十一講話」,批評文革的極左錯誤、在社會上造成的災難;呼籲要尊重事實,方針、政策要符合「客觀實際」。


註1,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99130620.htm
註2,http://news.xinhuanet.com/theory/2008—12/03/content_10448133.htm


   .本文英文摘譯:
http://www.ejinsight.com/20161014-marshal-ye-jianying-the-unsung-h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