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烏坎村民維權 面對秋後算帳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6.6.23,A16版
上網:2016.6.24
字數:原文1,888,上網3,609


烏坎孩子領隊遊行,抗議林祖戀被拘押。網絡圖片

  關鍵詞:烏坎,維權,胡溫新政,群體抗爭,還我土地,維穩,黑社會化,秋後算帳,抹黑,口袋罪,汪洋拐點,民權
  相關人物:林祖戀,薛錦波,汪洋,黃華華,陳有西,于建嶸,謝非,林若,任仲夷
  引述歷史典籍:小民吁嗟,怨氣滿腹(後漢書.丁鴻列傳)。


  烏坎村農民的維權之路艱險,領頭人、原民選的村委主任林祖戀(原名林祖鑾,71歲)及其孫被拘押,原定21日上訪鎮政府受壓而告吹。

  烏坎村,以農民群體上訪維權、社會抗爭聞名,是廣東省東部沿海汕尾市(地級市)陸豐市(縣級市)東海鎮管轄的村莊,東鄰汕頭市。

  在廣東21個地級市中,汕尾是較小的市(表),市內居民多為「鶴佬」潮州人。其中的陸河縣則「半鶴半客」,客即以客家話為第一母語的客家人。陸河縣出了一政界名人:客家人謝非(1932—1999),官至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人大副委員長,曾任廣東省委書記(接潮州人林若,林若接來自遼寧的任仲夷)。

  烏坎村民數千人連日在村內集會,聲援林祖戀,抗議當局編造受賄罪把他拘押,表示將繼續追查村內九千多畝土地被出賣的黑箱作業,堅持「還我土地」的訴求。

  烏坎村民的群體抗爭,並非孤立的社會事件,各省都有因「集體土地」流失或土地出讓收益被官員侵佔而抗爭的事件。地方官對事件的處理,因「政治氣候」的變化而有很大的差異,地方的土地財政利益糾結、維穩至上的僵化教條,導致官民衝突難以化解。

  政治氣候變 上訪風險增

  按照中共中央對所有制(產權)的規定,農村土地是集體所有制,歸所在地農民「集體所有」。但是,鄉鎮、村的「集體土地」出讓,由「黨政一把手」或極少數掌權者決定。

  烏坎村民有潮州人(以閩南語系潮州話為第一母語,潮州話又稱潮汕話)族群團結的「鄉土性」,多年來與維權硬漢薛錦波(前幾年被打死)、林祖戀等一起,追究被鄉鎮、村幹部侵犯的土地權益。2011年,有較大規模的群體上訪、請願(
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11222.htm)。

  2011年的烏坎事件,發生於胡溫新政時段(2003年3月至2013年3月),胡溫提出和諧社會、科學發展的執政觀,並有四大民權的承諾(知情權、表達權、參與權、監督權)。儘管因維穩、政法系統和宣傳系統仍由「太上皇」遙控而難以「兌現」承諾,但在一些地方創造了避免以武力鎮壓群體事件的例子,如貴州甕安事件、廣東烏坎事件。

  2011年烏坎村民上訪、請願,遭到汕尾市委書記鄭某粗暴對待,他還以粗言大罵香港傳媒、記者。

  烏坎事件從地方武警鎮壓的邊緣走出和平之路,一方面與整個「政治氣候」有關,另方面是當時的廣東省委書記汪洋(政治局委員)、省長黃華華,是相對較開明的地方大員,主張以和平方式化解社會抗爭事件,派出以省委副書記朱明國率領的省委工作組進村調停。

  工作組認為,「烏坎村群眾上訪事出有因,大部分訴求是合理的,在這個過程中,發生了一些不理性的行為可以理解。此舉受到烏坎村民的歡迎,逐步消除了對立情緒。」(
http://www.eeo.com.cn/2012/0520/226784.shtml)。工作組讓有民意基礎的林祖戀接任烏坎村的黨總支部書記。這就是12月20日的「汪洋拐點」。

  2012年後,林祖戀和村民的「還我土地」訴求,因來自市、鄉鎮官員的障礙而未實現,故打算在今年6月21日上訪鎮政府。但是,「政治氣候」已大變,政局左轉,「敢(強)亮劍、震懾力」成為地方維穩的「聖旨」,他有遭受秋後算帳的風險。


被迫公開認罪、變相示眾的林祖戀。AFP圖片


   以口袋罪名 抹黑抗爭者

  被拘押前,林祖戀在有香港記者在場之下,表示已面臨被抹黑、拘押的風險,對付他的手段會「很黑的」。

  他於18日凌晨被一群武警押走,汕尾市和陸豐市黨官聲稱,他「涉嫌利用項目建設管理職務便利,在民生工程項目發包等環節收受賄賂,數額巨大」;21日,汕尾官方電視台播放他照稿唸的「認罪書」。烏坎村民認為,這是官方秋後算帳的報復,他是要救孫子(已獲釋)而被迫自污的。

  法院未審理前,地方官就迫林祖戀公開認罪、變相示眾,違背刑法和刑訴法,侵犯人權。

  在非法治的社會,掌權者嫁禍迫害人輕而易舉。


  在毛時代,給人加上「反革命」的罪名就可關、管、殺;現在的「強亮劍、震懾力」,則以「口袋罪」如受賄、尋釁滋事或企圖顛覆政權(主要針對文人、律師和鼓吹自由、民主者),抹黑、嫁禍不服從者,是很普遍的事。浙江就有堅持上訪的村長被汽車撞死、抗議十字架被強迫拆除的神職人員被指為「受賄」。

  地方的黨政領導機關,有土地財政的利益鏈,地級市、縣、鄉鎮,都依賴出售土地維持財政收入,對處理農民上訪、被強制拆遷的事拖延或敷衍。不少官員掌控土地,在黑箱作業中大肆貪污,更攔截農民上訪。

  為了維護既得利益和「面子工程」,不少地方官以維穩之名任意打壓維權的農民,甚至有官、商勾結或官、黑勾結迫害農民之舉。

  胡溫新政時 說農民三權

  改革家溫家寶主持國務院時(2003年3月至2013年3月),重視三農工作,在胡錦濤支持下實施「多予少取放活」的讓步政策,讓農民、農業、農村有些休養生息機會;他要求地方官必須維護農民的土地三權:土地承包權、宅基地使用權、集體收益分配權(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1024/16881608.html),不得違背農民意願強拆、收回承包地(http://www.gov.cn/ldhd/2010-11/10/content_1742607.htm)。

  但是,不少地方官只顧地方的土地財政,更有人控制土地出讓權謀取私利或大肆貪污。2009年3月,國土資源部土地副總督察甘藏春提到三個偏差:
 
  「一是一些地方在短時間內大批量徵地,操作程式不規範,個別地方甚至動用警力強行徵地拆遷;二是一些地方對被徵地農民的補償安置不到位、不執行,侵害被徵地農民權益;三是一些佔地項目不執行『佔補平衡』;四是一些地方借機突破政策界限,未批先用、借機圈地、搭車用地等違規違法問題出現反彈。

  北京的不少學者提到,地方當局的「黑社會化」,是不可忽略的弊病。關於社會抗爭的處置,著名律師陳有西稱「靠高壓而不是靠疏導」。他說:「現在的維穩方式,用的經費很多,強制拆遷,抓人截訪,方法簡單粗暴。……一些地方官員驕橫跋扈,被權力沖昏頭腦,公開以黨自居,說你反對我就是反對黨。」

  社科院的社會學專家于建嶸認為:「執政黨要反思穩定壓倒一切」,「為了穩定……壓倒了民生,壓倒了人權,壓倒了法治,壓倒了改革」;他說:「地方政府以穩定為借口侵犯民眾的合法權益,破壞最基本的社會規則已經很嚴重。」

  須建立法治 走文明之路

  2013年亞文革以來,地方政府應對社會抗爭的暴力化、黑社會化加劇。這種官場現象,暴露「一黨領導」體制的一大弊端:社會遠離法治。

  在利益多元化之下,社會抗爭和官民衝突的處置,有賴符合文明社會的法律和良好的司法制度,以法律訴訟、法院獨立司法的方式解決。


  在司法不獨立、法律只是政治丫環的社會,土地權益的社會抗爭,不由法院依據法律獨立裁決,而是按政治需要去處置,實是按家長意志(按高層批示或「系列講話」)或長官意志行事,名為「維護領導權威」,實無民眾認同的權威。地方官隨意抹黑捏造罪名和刑訊逼供,積怨更深,如《後漢書.丁鴻列傳》言:「小民吁嗟,怨氣滿腹。」

表,烏坎村與烏坎村民上訪事件概況


項目

概況

1  汕尾市
  (地級市)

 烏坎村在汕尾市轄區,汕尾市轄城區和陸豐市、海豐市、陸河縣,面積約4,800平方公里(約為香港5倍),人口超過300萬

2 陸豐市
 (縣級市)

 由陸豐縣升格為縣級市,面積約1,600平方公里(約為香港1倍半),人口超過150萬

3 烏坎村

 東海鎮管轄的農村,由7個自然村組成,人口約1.3萬,大多數居民為「鶴佬」即潮州人

4 土地出讓糾紛

 1997年,烏坎村的村官把500畝良田賣給香港的公司開發養豬場,後又賣400畝田給一家地產商,村民未獲知情權、參與權

5 烏坎村民上訪,
 921事件
 (2009—2011)

 2009年6月,烏坎群體上訪,抗議「集體土地」被村官私賣,帳目不清,權益流失(掌控烏坎黨政實權41年的薛昌涉嫌大肆貪污);後來,上訪事件持續。2011年9月21日,集體遊行上訪陸豐市政府要求追究賣地事件,領頭人薛錦波、莊烈宏、洪銳潮、張建城被捕,村民稱他們為「烏坎四君子」,其中薛於12月在看守所死亡,身體傷痕纍纍,村民懷疑遭毒打、刑訊逼供

6 烏坎抗爭12月事件
 (2011)

 2011年12月9日,村民組「臨時代表理事會」主理村務,堅持抗爭。後汕尾市、陸豐市出動武警包圍,村民抗拒武警入村,形成對峙局面

7 烏坎12.20拐點
 (汪洋拐點, 
   2011)

 2011年12月20日,廣東省委書記汪洋派出省委工作組,直接處理烏坎事件,答應調查事件,准許村民自選村民委員會主任(村長),武警停止圍村

8 烏坎村村委改組
 (2012)

 維權村民林祖戀(鑾)被委任為村黨總支部書記(1月);村委會一人一票選舉結果:林氏當主任,楊色茂、洪銳潮當副主任

9 官方以受賄罪名
  拘押維權領頭人

 2014年3月,村委副主任楊色茂、洪銳潮先後被扣受賄罪關押

10 6.21上訪
 (2016) 告吹

 2016年6月21日,烏坎村民預定上訪陸豐市和東海鎮,要求處理土地被出售事,提出的口號是「還我土地」,因領頭人林祖戀於18日凌晨被押走而告吹。

11 林祖戀被抹黑
 村民連日集會
  抗議
 (2016.6.21
 —23)

 6月20日,官方新華社刊出陸豐市檢察院「通報」,稱林祖戀涉嫌利用職務「收受賄賂,數額巨大」,已對他採取強制措施。
 6月21日,汕尾市、陸豐市黨方電視台播放林氏「認罪」畫面,變相示眾。村民連日集會,抗議以受賄罪抹黑林氏。

當代名家網編製2016.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