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改革家胡耀邦與精神文明觀

──反思道德淪喪和人的狼化(1)

丁望

原載:信報月刊2014年4月1日4月號
   頁82 - 85
上網:2014.4.30
字數:字數:原文5,380,上網6,532

  10月事變之後的10年(1977-1986),
胡耀邦扮演了解放思想、平反冤獄、推動改革的開創性角色。
網絡圖片

  關鍵詞解放思想,改革光環,平反冤案,極左禍害,八六決議,精神文明,普世價值,七一講話,反自由化,家長制,文革遺毒,封建殘餘
  評介人物胡耀邦,趙紫陽,溫家寶,于光遠,馮蘭瑞,陸定一,鄧小平,胡喬木,王震,鄧力群
  引述歷史典籍
  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論語.顏淵)。
  信,德之固也(左傳.魯文公元年)。

  

  今年4月15日,是改革家胡耀邦(表一)病故25周年,北京民間諒有紀念活動。

  江青集團倒台後,在清理文革極左禍害、變通毛澤東僵化教條和「摸石過河」改革中(1977-1986),胡耀邦扮演了解放思想、平反冤獄、推動改革的開創性角色,展現了追求社會現代化的政治家視野。在艱險環境中,他既緩和執政黨的危機,也使民眾有一些自由和物質生活的改善。

  他被極左派抹黑,又困於家長制的傳統弊端,在1987年1月被迫下台,這樣的悲劇英雄令人嘆息:

  「悲在垂簾聽政的格局、極左派的中傷,使他壯志未酬;悲在他大力平反政治冤案,自己卻在冤屈中下台;悲在他對實行政治體制改革、黨內民主和建立自由、民主、人道的社會生態,有強烈的使命感,自己卻在所謂民主生活會中被抹黑、被羞辱,沒有辯白的餘地。」

  這是我在2005年為胡氏冥壽90年寫的一段話。直到現在,我仍感受到胡氏在政壇的悲情。

表一,胡耀邦經歷


生卒,籍貫

1915.11-1989.4.15,湖南省瀏陽縣

早期經歷

1930-1934(15-19歲)
中共湘贛兒童局副書記
少共中央(江西)秘書長

1934-1937(19-22歲)
紅三軍團(彭德懷)政治部地方工作部秘書
少共中央(陝西延安)秘書長、宣傳部長

1937-1945(抗戰時期,22-30歲)
抗日軍政大學(延安)政治部副主任
中共中央軍委總政治部組織部副部長、部長

1946-1949(國共內戰時期,31-34歲)
冀熱遼軍區政治部代主任
晉察冀第四縱隊政委(相當於軍政委)
華北第三縱隊(後改稱63軍)政委
華北第十八兵團(徐向前)政治部主任

毛當權時代經歷
(1950-1976)

1950-1952(四川時期,35-37歲)
中共川北區委書記(四川省分為四區,相當於省委書記)
川北行署主任(相當於省長)
西南軍區川北軍區(相當於省軍區)政委

1952-1966(團中央時期,37-51歲)
1952-1957,新民主主義青年團中央書記
1957-1966,共產主義青年團中央第一書記
1962-1964,中共湖南湘潭地委第一書記(兼)
1964-1966,中共陝西省委書記(兼)
1965-1966,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三、第二書記(兼)

1966-1976(文革時期,51-61歲)
1967-1975,被列為走資派清算,關入牛棚
1975-1976,科學院中共核心組副組長(相當於部長)

文革後經歷
(1977-1980)

1977.3-1982,中共中央黨校副校長(校長華國鋒)
1977.12-1978,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
1978.12-1980,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
1978.12-1982,中共中央秘書長
1978.12-1982,中共中央紀委第三書記

中共中央頂層職務
(1980-1989)

1978.12-1989.4,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
1980.2-1982.9,中共中央總書記(主席制,主席華國鋒)
1980.2-1987.11,中央政治局常委
1981.6-1982.9,中央主席(主席制)
1982.9-1987.1,中央總書記(總書記制)

 

  文革後10年 有改革光環

  1977-1986的10年,是胡氏從政的頂峰。從解放思想、平反政治事件,到支持包產到戶,最終使毛澤東的「人民公社」農奴制於1984年解體,進而與趙紫陽開啟城市的經濟體制改革(1984)、全面的對外開放,他以改變歷史的使命感、清除左禍的魄力,創造了改革光環。

  對於他的歷史功績,北京報刊早有「肯定性的評價」,多著墨於「實踐檢驗真理」與「兩個凡是」的論戰、經濟體制改革、平反冤案。相對而言,忽略了精神文明觀。

  他的精神文明觀觸及普世價值,是解放思想的一大突破。在道德淪喪、貪污猖獗、狼性囂張的今天,他的精神文明觀更有深入探討的「現實意義」。

  道德淪喪的「現實畫面」,一是毒流滾滾:毒奶、地溝油、假藥、殘留大量劇毒農藥的食物,充斥於市場;二是摧毀社會誠信體系的假大空騙;三是不負責任、違法的環境污染,加劇霧霾和PM2.5的肆虐,增加民眾的健康生命的風險;四是人的狼化,諸如為了小事殘害兒童,醫護、警察串通黑幫拐賣嬰兒,官員肆意打人的暴戾之氣(表二)。

   1986年之後,胡氏精神文明觀如能「落實」到政策、行動,而沒有後來的「左折騰」,道德淪喪和貪腐的危機或可減輕。這正是探討胡氏精神文明觀的「現實意義」。

  本文探討的要點是:一、中共十二屆六中全會(1986)關於精神文明的決議;二、胡耀邦的改革理念和普世價值;三、1996年顛覆性的「決議」與反自由化;四、溫家寶弘揚「耀邦精神」,對普世價值的表述和獨立思考的倡議。

  提精神文明 引黨內爭論

  胡耀邦早有「全面改革」的執政理念。在1983年1月職工思想政治工作會議上,他發表演講〈四化建設和改革問題〉,闡述「一系列改革」。他說:「改革的總方針應當是:從實際出發,全面系統地改,堅決而有秩序地改」;稱毛澤東的「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的繼續革命」,是錯誤的論斷

  一系列改革的意涵,是除了經濟體制改革,行政體制、社會體制、政治體制等都應展開「有序」的改革。包含道德素質、科學文化素質的精神文明領域,也在胡氏和中共中央書記處的改革構想中;1986年9月,中共十二屆六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指導方針的決議〉(以下稱「八六決議」),就是全面闡述精神文明建設的第一個文件(表三)。

  28年前的文件,既有舊體制弊端的沉澱,又受到極左派的干預,有很多「政治掛帥」的表述、對「四項原則」的強調。但是,它正視「黨在長時期內的重大失誤」對精神文明的影響,提出提高國民素質特別是改善道德水準的「藥方」。這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低端規範。

  文件由胡耀邦主導、書記處擬草。他不接納「左王」胡喬木參與起草,卻吸納了于光遠(1915-2013,社科院副院長)等較開明的學者參與。

  在起草和討論過程中,中共黨內的爭論很激烈,「左王」王震、鄧力群和胡喬木四處活動,堅持要把「反資產階級自由化」寫入文件;中顧委常委、政協副主席、文革前曾任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的陸定一(1906-1996),則再三表示應刪去這句話。最後,鄧小平(1904-1997)拍板,稱非寫入不可。

  在家長制之下,胡耀邦無法抗拒,但也有執著之處。對於他的執著,本人的詮釋是「三個堅持」。第一,堅持對「自由化」明確定性,把「搞資產階級自由化」定性為:「否定社會主義制度、主張資本主義制度」,這是防範以反自由化之名,任意羅織罪名整人;第二,堅持不把「以共產主義思想為核心」和「資本主義的可能復辟」寫入文件(即刪去胡喬木起草的1982年十二大文件的一些話,胡耀邦與趙紫陽聯名寫信給鄧小平提此建議獲接納);第三,堅持寫入這一段話:「在人類歷史上,在……反對封建專制制度的鬥爭中,形成民主和自由、平等、博愛的觀念,是人類精神的一次大解放。」

  八六年決議 說普世價值

  自由、平等、博愛、民主,是十八世紀法國啟蒙運動的理念。1789的〈人權宣言〉,宣揚了主權在民和自由、平等、人權觀。它寫道:「對人權的無知、忽視或蔑視,是公眾不幸和政府腐敗的原因。」這是源自啟蒙思想家盧梭(J. J. Rousseau, 1712-1778)等的自由觀。在《社會契約論》,盧梭稱國家的主權在人民,「每個人都生而自由、平等」

  後來,自由、平等、博愛、法治、人權、民主、誠信、遵守規則、人格尊嚴、生命價值等,成為文明國家認同的普世價值。在「一黨領導」體制下,胡氏把自由、平等、博愛引入中共中央文件,無異是啟蒙教育。

  北京學者、參與論述「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馮蘭瑞,對胡氏引入「現代政治文明的觀念」,有如下的評論:

  「這個觀點在整個決議中最具世界眼光和現代意識,它一反我們黨長期以來對這些西方現代文明理念拒斥和批判的態度,以超越傳統意識形態的胸襟,正面肯定和讚揚了自由、民主、平等、博愛的普世價值。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來是又一個全新的觀念。」

註釋:
 1 丁望:總書記也有冤 中南海哭一場(2005.12.5) 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99051205.htm
 2 人民日報(北京)1983年1月21日第1版。
 3 1986年,王震(1908-1993)是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胡喬木(1912-1992)是政治局委員,鄧力群是中央書記處書記。
 4 陸定一與十二屆六中全會精神文明決議,新華網2008年9月2日。
 5 新華月報(北京)1986年9月號,頁9。
 6 余廣人:「以共產主義思想為核心」修正的風波,炎黃春秋(月刊,北京)2006年第1期,頁36-41。
 7 盧梭(法):社會契約論,何兆武譯,商務印書館(北京),1980,頁9。
 8 馮蘭瑞:精神文明決議:擦肩而過的遺憾,炎黃春秋2009年第3期,頁7-10。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