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老左又轟溫總 批道德滑坡論

丁望

原載:信報2012.1.5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 A17版) 
   思維漫步專欄
上網:2012.12.8

  關鍵詞道德滑坡論,四一四講話,誠信,獨立思考,老左唱主旋律,後影響力,毒奶,地溝油
  評介人物溫家寶,陳寅恪,列寧,宋玉(戰國)
  引述歷史典籍白黑在前而目不見,雷鼓在側而耳不聞(荀子•解蔽)

  新年伊始,北京政界炮聲隆隆,極左派又「炮轟」改革家溫家寶總理,以非指名方式批判「道德滑坡論」。

  「炮聲」來自元旦出版的《求是》半月刊第一期。它的署名文章〈正確認識我國社會現階段道德狀況〉(以下稱「求是文」),否認社會道德滑坡;聲稱社會主義制度下的「集體主義道德原則」,仍是「社會道德的主旋律」,社會道德有「巨大躍進」。

  這是思想、宣傳系統發起的「批溫」新攻勢,與中共高層的執政理念、政策爭論息息相關,也關乎十八大的權力轉移。新攻勢的背後,有前朝權要對筆桿子的「後影響力」。

  唱主旋律論 讚道德進步

  「求是文」是針對溫家寶的「四•一四講話」,主題是否定溫氏的「道德滑坡論」,宣揚前朝權要的「唱主旋律論」。

  在「唱主旋律論」之下,它宣傳「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強調「中國人民在道德上和精神上獲得了巨大躍進」。

  對於當前的社會道德狀況,它的觀點可歸納如下:一是不贊同「道德滑坡論」;二是社會上只存在「局部的、少數社會成員的敗德現象」;三是社會道德「獲得巨大發展進步」,「在總體上是與我國經濟社會的發展進步同向的」;四是道德進步的原因,是以公有制為主體的社會主義經濟制度、人民當家作主的政治制度有優越性,又有以馬克思主義為靈魂的社會主義文化。

  四一四講話 毒奶地溝油

  溫氏的「四•一四講話」,題為〈講真話 察實情〉,是2011年4月14日對國務院參事室參事和中央文史館館員的談話,重墨於知識分子的人格、道德。他再次引述史學大師陳寅恪(1890-1969)的話:「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他說:「這是我一生都崇尚的格言」。

  他呼籲知識分子:「獨立思考而不跟風,敢說真話而不人云亦云。」他認為,一個國家「總要有一批剛直不阿、敢於直言的人」。

  他提及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文化建設有了很大進步」,同時也對道德滑坡頗為感慨:「當前文化建設特別是道德文化建設,同經濟發展相比仍然是一條短腿。舉例來說,近年來相繼發生『毒奶粉』、『瘦肉精』、『地溝油』、『彩色饅頭』等事件,這些惡性的食品安全事件足以表明,誠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已經到了何等嚴重的地步。」

  他又說:「一個國家,如果沒有國民素質的提高和道德的力量,絕不可能成為一個真正強大的國家、一個受人尊敬的國家。」

  面對道德滑坡,溫氏呼籲「在全社會大力加強道德文化建設,形成講誠信、講責任、講良心的強大輿論氛圍。」從而「鏟除滋生唯利是圖、坑蒙拐騙、貪贓枉法等醜惡和腐敗行為的土壤。」

  在「四•一四講話」之前,他多次提到英國經濟學家、倫理學家亞當•斯密(1723-1790)的道德觀。

  2009年2月28日,溫氏對「在線訪談」的網友說:「我最近常讀亞當•斯密的《道德情操論》,他實際上講過兩隻不見的手,一隻是講市場,一隻是講道德。財富如果長期為少數人所佔有,而多數人處於貧困狀態,它是不公平的,而且註定這個社會是不穩定的。」

  他又說:「我常講,經濟學家、企業家、銀行家身上都要流著道德的血液。」

  登徒子好色 九個指頭說

  「求是文」與「四•一四講話」針鋒相對。溫氏認為,道德文化建設「同經濟發展相比仍然是一條短腿」;「求是文」則不認為是「短腿」(落後、乏力),而是與經濟發展進步「同向」。

  「求是文」的標題,似教訓溫氏未「正確認識」道德狀況。

  「求是文」引用列寧(1870-1924)的話:「如果是零碎的和隨意挑出來的,那麼它們就只能是一種兒戲,或者連兒戲也不如」,諷刺溫氏挑「零碎」事例去否定「道德全面進步」的「主流」,違背「唱主旋律論」。

  這樣的「大批判」,與毛澤東壓抑說實情、講真話一樣。1959年廬山會議期間,彭德懷元帥提及人民公社、大躍進的浮誇風。毛大怒,指責批評大躍進或人民公社食堂者,「攻其一點,不及其餘」,「學〈登徒子好色賦〉的辦法,登徒子攻宋玉三條:漂亮,好色,會說話,不可到後宮去,很危險。」

  戰國•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賦〉,寫大夫登徒子的妻子蓬頭、蜷耳、裂唇,既醜又不良於行,登徒子卻十分喜歡她,且生了五個孩子,足證是個好色之徒。

  毛澤東以宋玉的「攻其一點不及其餘」,指責批評者不顧「成績是主要的」。後來,有極左的地方官逢迎,大談「九個指頭和一個指頭」,說成績是九個指頭,缺點是一個指頭。

  「唱主旋律論」與「九個指頭說」有政治的親緣,「求是文」引列寧說「零碎兒戲」,如同毛引〈登徒子好色賦〉,是不讓人講真話,以圖掩遮真相推卸責任。

  溫氏提及的道德滑坡,是常見的事實,故有政治局委員等高官談「帶血GDP」和「帶毒GDP」。不是道德滑坡毒奶氾濫,為何很多人到香港搶購奶粉?

  「炮轟」溫家寶者避開事實和民怨,如《荀子•解蔽》謂:「白黑在前而目不見,雷鼓在側而耳不聞。」這種想抹掉「存在」而羅織罪名的「大批判」,能有什麼「說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