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名家網 CELEBRITIES PRESS (HK)
 首頁   專欄(信報)   政治   經濟
 國際關係分析   法律與公共治理   香港、台灣熱點   書評.書訊   精英文摘   歷史   文藝與歷史文化   回想錄 
    年輕人與人生觀 > 大土豬拱白菜 奮鬥主義豪言  
專欄(信報)
政治
經濟
國際關係分析
法律與公共治理
香港、台灣熱點
 

精英文摘
歷史
文藝與歷史文化
回想錄
 
 
大土豬拱白菜 奮鬥主義豪言
 

  年輕一代的人生觀,有奮鬥主義、躺平主義、退場主義等。有中學生發「豪言」:「土豬拱白菜」,要改變鄉下人(土豬)的弱勢,轉變為城堣H(白菜),奮鬥中往高處走。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21.6.26,A16版
上網:2021.7.17
字數:原文1,888,上網2,262

 

  關鍵詞土豬,白菜,奮鬥主義,身份認同,人生觀,農轉非,二元結構,起步點

 
 圖1,土豬拱白菜,象徵鄉村、城市身份的轉變。左圖為2008年汶川地震中活下來的「豬堅強」(網絡圖片);右圖為大白菜,港人說的黃芽白,賀名慧攝。
 

  民生與人生觀的話題,一個接一個被炒熱。在內捲(卷)、躺平人(躺平族)和躺平主義之後,是土豬與白菜。

  在河北省衡水市(地級市),私立衡水中學高三畢業生、17歲的張錫峰,最近發表演講,說:「我就是來自鄉下的土豬,要拱下大城市堛漸桮獢v(以下稱「峰話」)【1】,引起「刷爆網絡」的轟動效應,衍生年輕人對土豬與白菜的爭論。


  1.土豬與白菜 涉身份認同

  「峰話」說的土話,港人或不甚了了。

  所謂土豬、白菜,泛指鄉下人、城堣H。農家視養豬為生財之道,北方城堣H喜藏大白菜(港人稱黃芽白)過冬,故以白菜、土豬「代表」城、鄉。

  依過去北方一些地方的習俗,鄉下男人向城堜h娘求婚稱「土豬拱白菜」。「拱」的原來意涵,是行拱手禮,「拱白菜」是以謙卑態度求婚。

  在傳統社會,城堣H往往不太瞧得起鄉下人,有人把鄉下人娶城堣H說為「土豬拱白菜」,是帶調侃味道,意謂:又窮又醜的鄉下「土豬」(粗漢),吃城堛滿u白菜」(漂亮的城堜h娘)。


  2.重城輕鄉村 看低耕田郎

  在社會變遷中,「重城輕鄉」的觀念逐漸減弱,但仍存在。曾是中共第二號要人的劉少奇(1898—1969),曾說一些中小學畢業生看不起農民:「有人在說農民生活苦」,「說種地丟人、沒出息」【2】。

  「峰話」之引起熱議,亦關乎「重城輕鄉」觀念。

  爭議之一,是有人認為「峰話」是挑戰城堣H,炫耀已打入城堙A能讀名牌中學,還有機會與城堜h娘「談戀愛」(拱白菜);爭議之二,是有人認為「峰話」有「報復情緒」,警告城堣H不要瞧不起鄉下「土豬」,來自鄉下的「土豬」,也可像「白菜」一樣住在城堙C

  這種爭議,恐已超出「峰話」的原來意涵。從演詞和相關的訪談判斷,「峰話」表達的,不是城、鄉族群之間的排斥或包容,而是奮鬥主義的人生觀。
 
圖2, 希特勒《我的奮鬥》和李宗吾《厚黑學》的封面。
 

  3.三種人生觀 有于連道路

  現在年輕人的人生觀,主要有奮鬥主義、躺平主義、退場主義。

  奮鬥主義有「堅持奮鬥、天天向上」的「正統」模式即「人往高處走」之路;也有建立和運用關係網、不擇手段往上爬的「于連道路」,即模仿模仿《紅與黑》主角于連的「個人奮鬥」【3】,吸納《厚黑學》和《我的奮鬥》(希特勒)的經驗,以打破社會(階級)分層的界限,快速往上擠而出人頭地,這是極端模式。

  「峰話」陳述的,是奮鬥主義的「正統」模式,與懶洋洋、不起勁的躺平主義大異其趣。其路線圖是先從農村的「土豬」轉為「白菜」(可居住城市);再從名牌中學努力向上考入大學,沿著高考、就業、升職的階梯,走好「人往高處走」之路。這是平常人減少風險之路。


  4.峰話有爭議 起步點公平

  「峰話」引起的伸延性討論,關乎城鄉二元結構下的「三大差別」(城鄉差別、地區差別、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差別)【4】、社會公平仍缺位與貧富懸殊大。

  40年前的農村經濟體制改革(包產到戶、分田單幹),把農民從飢餓中解救出來,農民的生活有改善,農業生產和農村教育獲得扶持。

  但是,城、鄉獲得的公共資源差異很大。農村學校的設備、師資、經費,遠不如城市;科技對產業的投入、對民眾的普及傳播,公共醫療衛生設備和保障,亦相差甚遠。

  政策、資源的傾斜,形成「土豬」與「白菜」的起步點不同。

  教育資源的傾斜、起步點的不公平、城鄉戶籍的控制,使農村學生不易進城讀好學校,亦很難考入大城市的重點大學,影響不少人後來的競爭能力。

  「峰話」之引起關注,正是兒童、少年的起步點差異大。張錫峰從窮鄉僻村到地級市名牌中學,被許多人視為幸運,透過教育改變命運的可能性增高了。
 
圖3,衡水中學校門。衡水中學網圖片。
 

  5.張錫峰之路 不具示範性

  「張錫峰之路」並非農村少年的「範式」,不具示範性,原因是沒有多少農民能付出沉重的代價。

  6月17日,新浪網引述《時代周刊》的調查報告,提到張每年的學費、伙食費等開銷超過3萬元,相當於衡水市農村人均全年可支配收入的2倍。其父母的年均收入如果達到此數字,剛可應付1年的開銷。

  從上述調查可知,除非是有農業之外的賺錢門徑或「大膽舉債」,並不富裕的農民能有「土豬」轉為「白菜」的財力嗎?

  不具示範性,還在於缺乏真正的身份認同。「土豬」轉為「白菜」,只是「農轉非」:農村人口轉為非農村人口,即成為城市的「常住人口」;有常住權而沒有真正的市民身份,不能享有市民的醫療、社會保障。如前述的數據,「農轉非」式的「土豬」轉為「白菜」,付出的代價太大,普通農民承擔不了。


  6.留守兒童多
 教育未公平

  「峰話」引發的伸延性討論,還在於教育公平的其他層面,有社會學者提到農村留守兒童的教育、守護,農村的新舊文盲。

  據國務院的2020年統計公報,農民工超過2.85億,他們的隨遷入城子女、上億農村留守兒童的就學,往往並不正常,很多人進城後進不了公立義務教育學校,而留守兒童在農村缺乏照顧、管教,亦產生「社會問題」。

  據5月公布的第7次人口普查數據,2020年的文盲率2.67%(前10年是4.08%),雖大有降低,但絕對數還是很大(3767萬)。這是農村識字教育必須「補短板」之處。

 

 註:

 1,新浪網2021.6.17。
 2,《建國以來重要文獻選編》10冊187頁。
 3,躺平不是鹹魚 棄紅與黑模式
 4,出生持續減少 月光族不想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