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名家網 CELEBRITIES PRESS (HK)
 首頁   專欄(信報)   政治   經濟
 國際關係分析   法律與公共治理   香港、台灣熱點   書評.書訊   精英文摘   歷史   文藝與歷史文化   回想錄 
    國際關係分析 > 中美關係 > 靚紅酒溝可樂 美中勿吵下去  
專欄(信報)
政治
經濟
國際關係分析
法律與公共治理
香港、台灣熱點
 

精英文摘
歷史
文藝與歷史文化
回想錄
 
 
靚紅酒溝可樂 美中勿吵下去
 

  北京外貿高官龍永圖說紅酒,坦認「曾經荒唐」:頂級紅酒溝可樂,提到香港首富誠哥的靚酒、唐英年的「教路」。說得更多的,是中美談判,勸告勿糊弄洋人,戒浮躁、勿吹牛……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20.8.27,A14版
上網:2020.9.22
字數:原文3,003,上網3,976

 
  關鍵詞:紅酒,溝可樂,外行,荒唐,文化,吸納,外貿,談判,新戰狼,浮躁,漢代,大宛,葡萄

  相關人物:龍永圖,唐英年,誠哥,朱鎔基,吳儀,吳建民

  引述歷史典籍

  宛左右以蒲陶為酒,富人藏酒至萬餘石,久者數十歲不敗。(史記.大宛列傳)
  漢使採蒲陶、苜蓿種歸 / 又外國使來眾,益種蒲陶。(漢書.西域傳)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王翰:涼州詞)
 
圖1,曾是中美貿易談判首席代表的龍永圖。網絡圖片。
 

  曾是中美貿易談判首席代表、77歲的龍永圖,近日議論緩和中美關係,呼籲真誠、平和地對話,不要吵下去。

  相對於老毛左、新戰狼,他是理性派;在吳建民(1939—2016,曾任駐法大使、外交學院院長)之後,敢講真話的外交官。吳建民說:

  「防止浮躁,浮躁的根本原因是過高估計了自己。」【註1】


  1.朱鎔基吳儀 手下談判手

  龍永圖的兩篇文章,由北京的中國選舉與治理網刊出。

  一篇以「怎樣看待中國崛起」為主題【註2】,另一篇講「中美如何博弈與合作」【註3】。涉及中美貿易談判的時間跨度,是1990年代後期至2000年代前期。當時,他是國務院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簡稱外經貿部)的副部長、首席談判代表,是朱鎔基、吳儀手下的談判大將。

  重用他的朱鎔基,先後是副總理(1991—1998)、總理(1998—2003);吳儀為外經貿部部長(1993—1998)、國務委員(1998—2003)、副總理(2003—2008),退休後潛心研究中醫藥。

  龍永圖很會講故事,坦率,連自己「曾經有過」的笑話也說出來,又從故事中點出「了悟」。

  他講有趣的故事。從當年不懂酒道,頂級紅酒溝(北京人說「兌」)可口可樂,到香港首富誠哥送吳儀靚酒、唐英年在尖東香格里拉的飯局,再記述貿易談判與友邦保險的「祖父條款」(Grandfather clause)。

  故事的背後,是中美(西)文化的差異,國際談判前的相互了解,當前中美關係的困境。他主張改變浮躁和「過去的那種思維方式」。  


  2.唐英年請飲 提點了酒道

  喝靚紅酒溝可樂,在香港人聽來很好笑,但許多中、高級京官,把溝可樂當常態。龍永圖說:

  「十幾、二十年前我們是一點都不懂得喝紅酒的。……在紅酒堶悼[可口可樂,甜甜地喝進去了。而且,也不知道紅酒的好處。」


  他說的,或是1990年代末、2000年代初的事。

  他還記述唐英年在香格里拉請客,帶了一瓶紅酒。他不明為何要自帶(按:還要付開瓶費),唐答飯館的酒不好。

  他喚侍應拿可樂來。唐說:「今天希望你不要摻,這瓶酒是好酒。」

  唐是特區高官,又是富豪和紅酒專家,寓所有藏好酒的酒窖(多年前因「僭建」惹官司),「品紅」經驗豐富,由他提點喝好酒勿溝可樂,直露卻不失熟朋友之道義。

 
圖2,官至國務院副總理的吳儀。網絡圖片。
 

  3.糟蹋了美酒 虧誠哥美意

  龍永圖還說誠哥送吳儀一批紅酒,她讓部級高幹各分一瓶,但「幾乎沒有一個人知道紅酒好在什麼地方?」一出門就轉送給值班職員、司機。

  他說,後來吳儀開玩笑:那天分的酒「哪堨h了?找回來!」「你們知道那瓶酒要多少錢嗎?」

  從這些故事,龍永圖引伸到了解西方文化。他說:

  「慢慢地從點點滴滴開始學習,不要像過去一樣……很多事情我們現在還沒有明白,我們現在幹的很多事情還是很荒唐、很野蠻的。」

  網民的留言,對「外行領導內行」和左折騰感慨甚多。三農學者則提到農戶被迫遷強拆的無奈【註4】、洋教堂受的野蠻對待。


  4.中國通認真 說注水肉類

  龍永圖有與美打交道的經驗之談,本欄歸納為3點。

  第一,要真正了解美國社會和文化,正視美國人辦事認真、不苟且,與美國打交道不要說謊,別想糊弄人家。

  他說,美國人對談判十分認真,事前做足調查、研究,碰上「中國通」最不好應付,因為他們的中文講得好,「特別了解中國」;「如果他找了一個中國老婆,那就更難談啦」。

  他舉談判美國肉類進口的實例。美方自稱對肉類檢驗標準高,凡已由美方放行的肉類,中方就不必再檢驗:「你們不要再折騰,你們的檢驗機構效率很低。」

  於是,中方為「主權國家」的話題吵起來。

  他回想「中國通」再發難。說到中國的菜市場去看一看,「你們的肉類質量是什麼樣子」,「還講了某年某月某日的《人民日報》曾刊登了一條消息,說中國的很多肉都是注水肉,這些情況在美國是不可能被接受的,而你們還在這兒講你們的肉類標準。這一下,講得我們臉都紅了,他太了解中國了。這些中國通確實擊中了我們的軟肋,讓我們知道在談判當中一定要實事求是,不要糊弄人家。」


  5.不知道天高 擺架子吹牛

  第二,不要不知天高地厚,浮躁、瞎吹牛。

  龍永圖以與美國打交道10年的經驗,評估美國人「比較客觀」,請吃飯「是沒有用的」,「不像咱們哥們飯一吃,酒一喝,什麼問題都解決了」。

  他慨嘆:「我們中國人有時候喜歡自作聰明,以為人家不知道,就喜歡糊弄人家。」

  他述評官場、商界自以為是的偏頗:

  「現在非常浮躁」,「有一些人當了官以後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有些企業家掙了點錢以後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在某種意義上,人都異化了,不像個人了,架子擺得足足的,其實是缺乏自信。不淡定,就讓人看不起。」

  不知天高地厚的亢奮,到處可見。到美國、歐洲、香港旅遊自稱「富起來」的一些人,愛喊「站起來」並炫耀名牌貨和財富。


  6.高喊富起來 紅大媽亢奮

  不了解香港實情而擺戰狼格者,大喊政治口號,以「我說你聽」的訓政口吻亂罵一通。還有紅大媽到紐約聯合國大廈前,大唱「社會主義好」,罵一聲「帝國主義夾著尾巴逃跑了」,好像就是「社會主義偉大勝利」,這是阿Q式的「精神勝利法」。

  開口閉口「富起來」者,往往到處吐痰、丟煙頭,甚至在歐洲旅遊區塗鴉、在噴水池洗腳。當國務院副總理時主管過商務、國際旅遊與三農的汪洋說:

  「部分遊客的素質和修養還不高,公共場合大聲喧嘩、旅遊景區亂刻字、過馬路時闖紅燈、隨地吐痰等不文明行為,也常常遭到非議,有損國人形象,影響比較惡劣。」【註5】


  7.紮實勿浮躁 不要敵對化

  第三,談判很繁雜,真誠溝通可解決一些難題。

  龍永圖在談論中西文化差異、國民素質要改善之後,提到要與美國溝通,改善緊張關係;對美關係要「淡定、真誠、平和」,切忌浮躁。

  他多次說到忌浮躁涉及的因素。

  一是國際交往、外交談判中的個人素養。

  他說,不管是公民還是官員,「要提高本身的素養,使自己變成有文化、很理性、很慷慨、很淡定的人」。

  他的話在知識界有共鳴。有人認為,新戰狼老喊「中國方案」和「引領全球」,暴露脫離實際的浮躁;天天喊鬥爭的亢奮,使中美關係或大陸、香港居民關係繃得更緊。

  二是增進了解,「克服慣性思維」。

  所謂慣性思維,是指敵對勢力論(或毛時代的階級鬥爭論和無產階級專政論)。

  他認為,中美關係「有相當多的誤判」,衍生分歧,必須多溝通,改變過去「敵人」反對的我們堅持、「敵人」堅持的我們反對之想法;應尋找「共同利益」,透過談判解決一些難題。

 
 圖3,漢代富家有酒窖者多,宴飲考究。圖為西漢〈宴飲圖〉,河南洛陽出土(1957)。
 

  8.漢代品紅經 私人酒窖大

  對中西文化差異和互動的認知,確是國際交往重要的一環。面對外來文化時,摒棄「老子天下第一」、唯我獨尊的陳腐觀,亦是不可忽略的。且以紅酒話題,略議外來文化的吸納。

  水果葡萄及其釀造術,早就從西域傳入中國。西漢(前202—8)時西域的大宛,與漢朝廷和民間交往頻繁。

  《史記.大宛列傳》稱,大宛有好馬,汗血馬尤珍貴;大宛亦盛產蒲陶,居民嗜蒲陶酒。它說:

  「宛左右以蒲陶為酒,富人藏酒至萬餘石,久者數十歲不敗(按:壞)。」
【註6】

  《漢書.西域傳》把這段記述全抄下,並寫:

  「漢使採蒲陶、苜蓿(按:馬草)種歸,……又外國使來眾,益種蒲陶。」

  大宛在今新疆西部喀什市與中亞細亞烏茲別克、吉爾吉斯一帶。《中華文明史》說:「大宛是漢文化和希臘、波斯文化交接的前哨。」

  古時的蒲陶或蒲桃、蒲萄,即今之葡萄。漢代富家的酒窖,比現在唐英年酒窖大得多。「品紅」是從帝王、富戶到平民的人生享受。

  唐代詩人王翰的《涼州詞》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

  令人有美酒醇香的遐想、欲飲未盡意的遺憾。

  漢代傳入的「品紅」經,到了「崛起」和「富起來」的紅朝,怎麼生疏了,竟有紅酒溝可樂的事?其因或是蔽塞、文化自大狂。


  9.當今拼茅台 狂批勇武型

  毛時代(1949—1976)的文化鎖國,沉澱物太多,蔽塞之病難消除。而聲聲「崛起」時,「國酒」茅台成為官員身份、平民炫富的符號(從數十元漲到三幾千,「好一點的」賣到數萬、幾十萬)。

  隨著茅台酒的「高價化」,專控生產、供應的國企高官大肆貪污,收賄款多達千萬、數千萬【註7】。

  「品紅」是輕柔型、慢節奏品嘗的模式;拼茅台則是「量增」(海量)和比拼、喝得快的勇武型;其背後的社會文化,是結關係網、走後門的手段和炫富心理,這是粗野、浮躁的模式。這是兩種文化的差異,亦折射國際交往的困惑。

  就外交而言,應冷靜思索,構建了解、互動空間之路。

 

 註:

 1,中美建交40年 不提韜光養晦
 2,中國選舉與治理網,2020.8.20。
 3,中國選舉與治理網,2020.8.19。
 4,山東合村併居的真實情洞,中國選舉與治理網,2020.6.22。
 5,人民網2013.5.16,11:29。
 6,《史記》,中華(北京,1959),卷123,頁3173。
 7,茅台集團原總經理劉自力受賄案一審宣判

 
 表1,龍永圖簡歷
 

 

 

 

龍永圖簡歷
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