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葛劍雄說領土 白頭山送紅朝

  「寸土必爭」往往只是「愛國」的口號、在毛時代(1949—1976),毛常犧牲人民利益「照顧兄弟黨」,在民眾飢餓中,向紅朝、紅越、阿爾巴尼亞等「慷慨援助」糧食、高幹享受品。毛甚至把領土白頭山送給金日成……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9.2.28,A23版
上網:2019.3.27
字數:原文1,888,上網3,593

  前言:2月28日,信報〈思維漫步〉專欄發表拙文〈葛劍雄說領土 白頭山送紅朝〉,述評毛「照顧」金日成政權,把包括白頭山的天池幾百平方公里送給紅朝。
  2012年10月9日,信報〈中國21〉專欄發表拙文〈一島二制 明月伴瞎子〉,述評1969年蘇軍入侵東北奪去黑瞎子島。中共得政後一直未收回此島,竟於2005年「平分」,並於2010年「共管」。
  現將兩文合併,略修改補充,供讀友參考。


圖1,韓聯網(首爾)公布的天池、白頭山位置圖。

  關鍵詞長白山,白頭山,領土,天池,紅朝,大飢餓,慷慨外援,邊境,邊界,歷史經驗


  紅色朝鮮(紅朝)的最高掌權者金正恩,於2月27、28日在河內與美國總統會談。儘管「無核化」還只是美麗的口號,但會談有助緩和朝美的緊張關係,或還有減低依賴紅色中國(紅中)的「戰略設想」【註1】。

  在金正恩赴越前幾天,歷史地理學家、上海復旦大學教授葛劍雄,在網絡平台發表文章,述評毛的「照顧」政策,涉及白頭山(白頭峰)送給紅朝。這是官方歷史教科書、黨史教材避而不提的事實。


圖2,金正恩標準相。網絡圖片。

  1.蘇聯侵邊境 佔新疆西部

  葛劍雄有專業著作《西漢人口地理》、《普天之下:統一分裂與中國政治》等,曾任復旦大學圖書館館長、政協常委。

  他的學術研究論文,史料豐富,論證嚴謹;時評則常有歷史經驗與現實政治的思索連結鏈、敢講真話,有為民請命的人文情懷。

  關於白頭山的事,見〈中國在近代邊疆問題上吃了哪些暗虧〉一文,原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2月17日由愛思想網轉載。

  此文述評帝俄、蘇共斯大林對邊境的侵犯、鼓動外蒙獨立、侵佔新疆西部的唐努烏梁海(17萬平方公里,與今廣東相若),也觸及毛慷慨送領土給紅朝。

  2.照顧金日成 慷慨送天池

  中朝邊境河鴨綠江和圖們江之西,是吉林省。長白山在吉林省境內、沿鴨綠江一帶,主峰海拔約2700公尺。

  白頭山是長白山天池最高山峰,在北緯42度上下。天池為火山口湖,是高山風景區。

  葛氏的文章提到1960年代中朝勘界,「領導人出於對朝鮮的照顧」,「把長白山周圍的60%多的天池峰最高的白頭山劃歸給了朝鮮」(1963)。

  較早前,韓戰史專家、上海華東師大教授劉志華,亦提過白頭山送給紅朝,1962年朝方要求解決邊界事,說白頭山和天池的全部是屬朝方,儘管紅中外交部在南京的民國檔案館找不到相關文件,中方還是把白頭山送給朝方,54%的天池亦劃給朝方(中方留46%)。在〈中朝關係驚人內幕〉一文,他說中朝邊界事(讓給朝方幾百平方公里)是「秘密」,官方「沒有對外公布」。

  3.大飢餓期間 送糧到平壤

  1958—1962年大飢餓期間,紅中老百姓(大都是農村居民)餓死者超過3000萬【註2】。毛竟為「外援兄弟黨」而「飢餓輸出」,大量運糧送給紅朝,卻不開糧倉拯災、救民。

  至於1950年代前期的「抗美援朝」,「志願軍」和民眾付出的代價非常沉重。官方1953年提及的死亡人數超過18萬、受傷超過38萬。實際傷亡人數大得多:98萬,其中36萬人死亡(據「志願軍」後勤部部長洪學智傳記)。死亡的官兵中,不少因缺寒衣凍死於雪地或餓死;在飢餓求生中,有人吃屍體充飢。

  毛極力扶持紅朝,不惜犧牲民眾的利益乃至生命,但紅朝常製造邊境事件、變相索取「援助物資」。這些年,紅朝的核試、飢民和「脫北」者的逃入,對紅中構成風險。有國際政治學者分析,紅朝以核武變相敲詐,令紅中有養虎為患之痛,進退兩難。


 圖3,周恩來(前右)與金日成(前左)簽署《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1961,北京。(網絡圖片)
 圖中第二排右起:彭真、鄧少平、劉少奇,鄧小平後面穿軍人禮服者為羅瑞卿總長。

  4.送給胡志明 一個小海島

  葛劍雄較早前發表的〈邊界談判:歷史揭示的經驗與教訓〉,也分析當今應汲取的歷史經驗和教訓。要點之一,是沒有收回被外國侵佔的領土。他說:

  「我曾經親自問過外交部條約法律司的司長,解放以後的邊界談判,有沒有哪一次是根據歷史地圖把領土收回來的?他想了一會說,這倒是沒有。」


  不僅沒有收回失去的領土,還慷慨送領土給「兄弟黨」。除了紅朝之外,毛在1958年給紅越(南)胡志明政權送白龍尾島。

  上述論文提到送出小島造成現在的惡果:

  「北部灣歷史上傳統的中國的漁場就要歸越南,數十萬漁民都將失業。……現在越南方面就要按照新的海界來控制這些漁場了。」
東北中蘇邊境河邊的黑瞎子島(蘇聯/俄羅斯稱大烏蘇里島),倒在2008年8月正式收回。

  5.不顧民生苦 援東歐老共

  對於送領土和「慷慨外援」,老百姓有怨言。

  文革時,有高幹引述民間順口溜:「抱怨我們只顧拚命支援兄弟國家,搞窮自己國家,牢騷一大堆,說什麼『朝鮮的尼龍紗,阿爾巴尼亞的小樓房,越南的炮和槍,西哈努克的金飯碗,抽乾我們的血和汗,還要下鄉去放羊。』」

  送領土和飢餓中慷慨「外援兄弟黨」,是基於政治需要。

  所謂政治需要,是要拉緊與紅朝、紅越等的關係,使它們成為反蘇修的支持者。1960年代,毛與蘇共決裂、公開論戰,擬建立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領導權、領導反修陣線。

  但是,能拉到的「聽眾」只有亞洲的幾個老共(老牌共產黨),還有東歐的小國諸如阿爾巴尼亞、羅馬尼亞。

  1964年中蘇大論戰時,毛曾接受羅馬尼亞的齊奧塞斯庫作調停人,亦拉紅朝的金日成「幫忙」,讓他住在北京釣魚台18號樓,參與同齊奧塞斯庫的會談,並向毛、劉少奇「匯報」【註3】。

  這些小國索取金錢、物資、槍枝甚多,毛為自己的烏托邦而不惜代價。

  最不能忽略的,是民眾承受的代價太大。在赤柬專政期間,大量華僑受到迫害、屠殺,供應槍枝的北京當局卻未有效阻止【註4】。

  6.說寸土必爭 失黑瞎子島

  這幾年,官方宣傳「紅色基因」,聲稱弘揚「愛國主義」;一提領土主權,就是「亮劍」口號:「捍衛領土,寸土必爭」,事實卻未必「寸土必爭」。

  隱瞞歷史真相或扭曲史實,是長期的通病,民眾並未真正獲得知情權。一系列的邊境事件、邊界談判的文獻,暴露毛或其他一些人對於邊界、國際關係,往往缺乏起碼的法律觀念,卻有濃厚的古代帝王之念:「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在他統治下,所有的領土都是他可支配的資源,絕無「寸土必爭」之想,這是送出白頭山和白龍尾島、後來未收回黑瞎子島全部領土的一個原因。

  黑瞎子島是東北黑龍江省中俄邊境的沖積三角洲,在邊境河黑龍江(俄羅斯稱阿穆爾河)與烏蘇里江之間交匯處,位於北緯48度。

  黑瞎子島又稱熊瞎子島,包括黑瞎子島、明月島等90多個大、小島嶼和沙洲,總面積327平方公里,約為香港特區的三分之一。

  1929年,東北張學良部與斯大林指揮的蘇軍發生戰事(中東路事變),東北軍戰敗,蘇軍佔據黑瞎子島。

  40年後的1969年3月,同為「社會主義共和國」的中蘇發生珍寶島戰事。珍寶島(俄方稱達曼斯基島)也是邊境河烏蘇里江上的島嶼,位於北緯46度,在黑瞎子島以南,今黑龍江省雞西市(地級市)虎林市(縣級市,原稱虎林縣)境內。

  1986年,推行改革的蘇共中央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在蘇聯遠東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發表演講(權稱為「海參崴演講」),表示願意與中方討論改善關係。後來,兩國展開邊界談判。


 圖4,湖南退伍軍人、民間歷史研究者殷敏鴻,於2017年8月致函國務院外交部,申請關於唐努烏梁海的政府信息公開,答覆官方是否已簽署放棄國土唐努烏梁海的協議。外交部覆函,以「資訊涉密」為由拒絕公開信息。圖為覆函影印件。網絡圖片。


  7.明月伴瞎子 一島行兩制

  1999年,「江帝」與俄國葉利欽總統簽訂外交文件,題為〈關於中俄國界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確定中國清政府與俄國的一系列條約(不平等條約)有效。在此基礎上,兩人於2001年商定「平分」黑瞎子島。這種「平分」領土的協議,引起了爭議。

  2005年,雙方確定「平分」黑瞎子島的劃界。俄方亦表示,承認珍寶島主權屬於中國。

  2007年7月,俄方宣布將半個黑瞎子島和銀龍島(俄方稱塔拉巴夫島),於8月移交中方【註5】。

  2008年10月,中俄邊界談判拍板,黑瞎子島豎立新界碑。黑瞎子島西岸約170平方公里的陸地連同水域,正式歸還中方;俄方仍佔據東岸,面積約150平方公里。

  2010年11月,〈中俄總理第15次定期會晤聯合公報〉確定,由中俄共同開發黑瞎子島。這就是解決「歷史遺留」領土糾紛的「一島兩制」模式。

  中方管轄的黑瞎子島諸島嶼的面積,約為香港特區面積的六分之一。它位於黑龍江省東北部撫遠縣的東北,靠近俄國的哈巴羅夫斯克(伯力)。撫遠縣受佳木斯市的管轄。

  黑瞎子島的漁業和旅遊資源比較豐富。鳥類濕地棲息的生態、俄式舊建築物和「最早日出」的景點,有利開拓、發展國際旅遊業。本是中國的領土,如今淪為「一島兩制,中俄共管」。

  8.家長制集權 一人說了算

  慷慨送領土和「外援」,暴露「一黨領導」體制下個人極度集權的大弊端,家長意志高於一切,形成「一人說了算」的決策、施政模式。

  在家長制、一言堂之下,不可能有真正的決策諮詢、議會監察、民意調查。「黨領導一切」和「保守國家機密」,成為黑箱作業的藉口。

  註釋

 1.美朝元首會談 抹掉CVID,灼見網2018.6.22。
 2.大飢餓(1958—1962):3000萬人餓死的悲劇
 3.閻明復:親歷中蘇關係,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2015)頁364。
 4.毛慷慨援赤柬 華僑遭到殘害
 5.中國網(北京)200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