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毛慷慨援赤柬 華僑遭到殘害

丁望

原題:愛國也是姓黨 造神引發爭議
   第1次上網:民饑饉援赤柬 算什麼愛國?(2016.3.30)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6.3.17,A16版
第2次上網:2019.3.28
字數:原文1,888,第2次上網2,254

  前言:本文是〈民饑饉援赤柬 算什麼愛國?〉(2016.3.30)的一小部分,現分出來成為獨立的一文,並略修改、補充,列入「國際共運史」欄。



圖1,赤柬一號頭子波爾布特,以迫害民眾和殺人為樂。網絡圖片。

  關鍵詞:援助,武器,特供,赤柬,紅色高棉,大屠殺,上山下鄉,政治大清洗,華僑,惻隱之心


  毛時代(1949—1976),是極左的「鬥爭時代」;一鬥所謂國內階級敵人,二鬥國外反動派特別是美帝。

  階級敵人諸如地主、富農、反革命等及知識界的「牛鬼蛇神」,大都是編造出來的;叛徒、內奸、外國間諜,則是「黨內鬥爭」常見的罪名。

  1.毛帝送槍彈 赤柬大清洗

  毛帝的對外政策,以反美和支持世界革命為主旋律;勒緊褲帶支援「兄弟黨」,是一個特點。

  他發動援朝、援柬、援越等,又向阿爾巴尼亞、羅馬尼亞、古巴特權階層「慷慨特供」,人民付出沉重的生命和物質代價。有熟悉援外史的退休官員稱,這種援外政策,絕非愛國愛民,而是禍國殃民。

  曾任人大副委員長的王漢斌,接受官方雜誌訪問時說:「阿爾巴尼亞等國家一再要我們援助,錢少了還不滿意。……援建坦贊(按:非洲的坦桑尼亞至贊比亞)鐵路,得花10億多美元,蘇聯不幹,……我們卻答應了。到後來人家還埋怨,說我們提供的設備質量不好。」

  毛帝「深愛」柬埔寨共產黨(原稱高棉工人黨、勞動黨,俗稱赤柬,1981年解散),向波爾布特(1928—1998)、農謝、喬森潘、英薩利提供大量武器、糧食和金錢。他們是非常殘酷的暴力主義者,以毛帝援助的槍彈,屠殺了大量柬埔寨人和華僑。

  在紅色高棉長期擔任北京高級特工的廣東普寧人黃時明,81歲時在《羊城晚報》發表回憶錄【註1】。共識網以〈潛伏特工談紅色高棉:親見華僑被用鐵鉗凌遲〉為題,將回憶錄上網。他說:

  「紅色高棉對柬埔寨人民犯下的滔天罪惡,超過了柬埔寨的歷代統治者!我親眼見到一個不懂柬語的華僑,……突然被綁了起來。……幾個幹部輪流用一把工業用的鐵鉗,把他身上的肉,一塊塊夾了下來……他滿身鮮血泉湧,倒在地上,高聲哭號。」【註2】

  2.赤柬唱紅歌 學校變監獄

  黃時明寫赤柬1975年得政後的「社會主義改造」,類似毛的人民公社運動、文革運動。他寫道:

  「紅色高棉一拿下政權,就急不可耐地著手把柬埔寨變成一個農業社會,然後推行合作社制度。他們取消貨幣和市場,……禁止私人擁有財產,取消家庭,甚至婚姻也由組織安排。禁止人們從事宗教活動,勒令僧侶還俗。把知識視為罪惡,知識越多越反動,禁用書籍和印刷品。乾脆不設正規學校,學校改成監獄。只唱革命歌,跳革命舞,取締傳統歌舞戲劇,嚴禁西方文化傳播。……把舊政權的軍政人員、知識分子、僧侶、技術工人、商人、城市居民等等,統統驅逐到農村,……從事超強度的體力勞動,還不讓他們吃飽,累死和被隨意處死者不計其數。」

  他觸及「愛國」話題:「耳聞目睹,使我對紅色高棉的內政外交政策產生了極大的懷疑,……這又與毛澤東及當時中央對紅色高棉的正面評價,形成了極大的反差,使我充滿著惶惑、疑慮、焦灼、擔心和痛苦。」

  3.華僑受折磨 如拋入地獄

  北京官方的《百年潮》月刊,稱波爾布特是「左禍的一面鏡子」。他是赤柬一號頭子(總書記),1975年4月,其武裝部隊攻入金邊建立「紅色高棉」政權後,便展開政治大清洗,發起驅趕民眾上山下鄉。

  《百年潮》的文章說,徒步上山下鄉者「患病者甚多又無醫無藥,路邊遺屍枕藉」,「大批過去經營商業的華僑,簡直如同一下被拋到地獄」【註3】。

  波爾布特和農謝(副總書記)、喬森潘(柬埔寨民主共和國主席)、英薩利(駐北京大使)等,大都受過良好正規教育,波爾布特還曾公費留法,受過「西方文明洗禮」,但崇拜毛的階級鬥爭論、列寧的無產階級專政論,喪失人性,成為以殺戮為樂的「流氓無產者」。

  在一人極度集權下,波爾布特在政治清洗中殘殺了一大批「曾經的親密戰友」,如曾長期任赤柬軍隊總參謀長的宋成被殺死,連妻子和9個子女也未能幸免。


 圖2,赤柬領導層的波爾布特、農謝、喬森潘與後來被殺的宋成(右起)。網絡圖片。

  4.無惻隱之心 柬華僑遭殺

  在紅色高棉,被殺害和餓死者超過200萬,這是西方人道組織的調查。黃時明的估計,是170萬以上。

  600萬人的小國,竟死了約三成,喪命華僑則超過三成。

  儒家經典弘揚仁心、仁政。《孟子.公孫丑》謂:「人皆有不忍人之心……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運於掌上。」又曰:「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

  在「一黨領導」體制下,當權者天天喊「為人民服務」,告誡人民要「愛國愛黨」,卻缺乏惻隱之心,並不珍視人的生命價值。這樣的領袖雖被神化為絕對正確、英明偉大,又哪能讓神志清醒者認同和「熱愛」?

  在波爾布特屠刀下,掙扎於生死線上的華僑,極需有惻隱之心者救助。對柬埔寨輸出革命和槍彈者,如尚存一絲人性,還有人的生命觀,救助在鬼門關前打鞦韆的華僑,遏制波爾布特集團以「北京製造」的槍彈屠殺,放華僑一條生路,豈不是換來「自發式的熱愛」?還要什麼「愛國」的號召?

  在1979年1月越共軍隊打入金邊、赤柬的「柬埔寨民主共和國」崩潰後,中共最有實權者仍缺乏對援柬、援朝的反思。1980年8月,軍委主席鄧小平接見意大利名記者奧琳埃娜.法拉奇,被問及赤柬大屠殺的殘暴,鄧小平極力為波爾布特及赤柬辯護,說他們受到人民擁護,因此能在1975年建政【註4】。

  註釋

 1.羊城晚報(廣州)2010.2.20。
 2.http://www.21ccom.net/articles/world/qqgc/20150611125679_all.html,共識網已被查封。
 3.百年潮(月刊,北京),2011年第3期,頁68。
 4.《鄧小平文選》和《鄧小平年譜》,均把赤柬的話題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