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反左大將李銳 評說和尚打傘

  李銳批評毛的極左政策,說他「和尚打傘」——無髮(法)無天,家長制一言堂,「一切反常的事情,他都敢幹」,早年在長沙曾有「破壁內試婚」之舉。

丁望

原題:反左大將李銳 曾議和尚打傘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9.2.21,A23版
上網:2019.3.18
字數:原文1,888,上網4,829


圖1,《李銳反「左」文選》封面。

  關鍵詞:社會批判,文革,反左,整人,個人集權,個人崇拜,敢想敢幹,破壁試婚,和尚打傘,醒悟,飢餓,廬山會議
  相關人物:李銳,毛澤東,彭德懷,高崗,陳雲,斯大林,秦始皇,楊開慧,李淑一,方毅,夏衍,張愛萍,李昌,于光遠,杜潤生,許良英

  1.從狂熱頌毛 到醒悟反左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是戰國時詩人屈原(約前340—前278)的夫子自道。或可移置於當今北京的體制內改革派:在漫長、艱難的日子堙A他們探討毛式社會主義體制的弊端、思索改革之路。2月16日病故於北京的李銳(1917—2019),就是備受關注的一位。

  從1950年代前期狂熱頌毛的政治宣傳者,到晚年(1989—2019)全面否定文革(1966—1976)、批毛的思考者,是李銳從頌毛到醒悟的轉變。

  他扮演了社會批判的角色。他不只批判毛的個人集權,家長制一言堂,還觸及私德如「敢想敢幹」和「破壁內試婚」。


圖2,李銳,2006檔案圖。網絡圖片。

  2.一二九運動 延安老幹部

  在八寶山,北京官方為李銳舉行正部級告別儀式,新華網於2月28日發簡短訃文「李銳同志逝世」,並無「評價」之詞。

  1950年代前期,李銳的頌毛傳記《毛澤東同志的初期革命活動》,是當時「思想教育」的政治教材。1979年後的著作則截然不同,歷史文獻價值頗高的《廬山會議實錄》(1989)、《「大躍進」親歷記》(1996),述評毛的極左禍害(1958—1960)。後來,他出版了《李銳反左文選》、《李銳口述往事》等。這些著作,是社會批判者的一個標誌。

  從頌毛到醒悟,與政治運動中的思考有關。李銳是1935年一二九運動參加者,「一二九」和「民先隊」骨幹多半是左傾大學生,把社會主義革命視為「救國」之路【註1】。其中,姚依林、黃華後來成為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黃敬、蔣南翔和李銳等成為正部級高幹。

  抗戰期間,李銳在延安參與《解放日報》編務。1948年,先後任高崗、陳雲秘書,他們都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東北局要人。

  1949年後,李銳在湖南工作,任省委宣傳部部長。

  1952—1959年,在政務院/國務院的水利或水電部當局長、副部長,一度兼任毛的秘書。

  3.北大荒勞改 入秦城監獄

  1959年夏天,李銳參加廬山會議,批評大躍進偏失,因此被定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流放北大荒等地勞役。

  李銳後來的醒悟,與20年的流放、囚禁有關。不斷的政治迫害,激發他思考;在勞役中了解民眾的疾苦,又加深對體制弊端的認知。此外,曾任高、陳、毛的秘書,使他了解毛的權術和高層政治鬥爭的殘酷;這種「臨場經驗」,催生反思和醒悟。

  李銳撰〈他是講究做人的〉一文,稱曾彥修(人民出版社社長)「是黨內覺悟得早的老黨員」。

  「我覺悟比較晚」。他說:1959年廬山會議後「第一次有點覺悟」,「文革才第二次覺悟,……1989年風波才第三次覺悟」。文革時(1966—1976),他被關入北京秦城監獄8年(1967—1975),這是最長的囚徒生活。

  所謂覺悟,就是不再盲信、頌毛,正視並思索體制弊端、體恤民疾。在醒悟中,成為緊握筆桿的社會批判者。

  李銳的角色特徵,或可以「六反」概括:反家長一言堂,反個人崇拜(個人迷信),反極左折騰,反三峽上馬,反開槍清場(指處置八九學潮),反漠視民疾。


  他和思考群夥伴的理想,是制約公權、保障民權的憲政民主之路;思考群夥伴有李昌、于光遠、曾彥修、許良英、蔣彥永等。

  4.八九學潮時 反開槍被查

  八九學潮時,中共高層對處置學生有分歧,總書記趙紫陽、常委胡啟立和人大委員長萬里等,主張以和平對話方式平息學潮。

  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李昌、李銳、于光遠和杜潤生(均正部級)等,對軍隊進城戒嚴有戒心,呼籲不要向學生動武。老一代軍人蕭克、張愛萍和大學校長江平等,亦傾向「和平解決」的取向。

  1989年6月4日,軍隊奉命開入天安門「清場」後,持「和平解決」意見者大都受審查,中顧委一批「老左」聲稱要開除李昌、李銳、于光遠、杜潤生的黨籍。

  後來,第一代元老陳雲(1905—1995)說,這4人是在黨的會議上發表意見的,不應開除黨籍。他們才「過關」。

  李銳的「八九風波」雖獲平息,但後來因批毛反左備受極左派攻擊。

  5.四千人大會 議論毛私德

  李銳對毛的批判,可歸納為四關鍵詞:和尚打傘,整人鬥爭,極左禍害,品德爭議。

  關於毛私德差的爭議,是中共黨內敏感話題。1980年的四千人大會,是文革之後真正的「黨內大鳴放」。不少高幹的發言,觸及左禍與毛個人品德。

  不少發言人稱,文革是赤裸裸的整人、報復;曾任文化部副部長的夏衍說,毛「拒諫受諂,多疑善變,言而無信,綿娷簸w」;曾任國防科委主任的張愛萍說,毛「言必稱秦始皇」;曾任副總理的方毅說,毛是歷史上「最大的暴君」,連朱元璋也不如他【註2】。

  在會議後期,鄧小平阻止高幹談毛的個人品德。但是,李銳在後來的文章、出版物仍議論毛的品德。他引黃克誠(曾任總參謀長)的話,說毛「任人唯親」。

  6.毛敢想敢幹 破壁內試婚

  李銳又說,毛是「很極端的個人,一切反常的事情他都敢做。譬如,他和楊開慧結婚前施行試婚」,「住在船山學社……隔壁都是板壁(按:香港稱板間房),有縫,有的地方隔壁房間是能看到的……那堛漕銗L人就攆他們走。」

  李銳說,這是楊的閨中好友李淑一告訴他的。毛有一首詞有「我失驕楊君失柳」之句,前半句指楊開慧被湖南軍閥何鍵處決,後半句的「君」指李淑一。

  他還提到:「前些年湖南修復毛的故居,發現了楊開慧在房頂夾縫內的日記,楊的日記媦g毛連自己的堂妹都幹,說毛是政治流氓、生活流氓」【註3】。

  毛在政治層面的「和尚打傘」——無髮(法)無天,就關乎我行我素、不受約束的個性,旁若無人和「敢想敢幹」、「天翻地覆」的亢奮(如破壁內試婚)。李銳說,毛隨心所欲,「什麼事情都敢幹」,「人民的利益都不放在眼堙v。

  7.從和尚打傘 到個人集權

  李銳的文章,常提毛的個人集權、個人崇拜與凌駕組織之上,說毛是秦始皇加馬克思(斯大林)。他寫打油詩:

  「雙百方針剛起頭,忽然反右乃陽謀;自誇無法無天也,文革十年到死休。」

   前兩句指「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是偽命題,「引蛇出洞」的陽謀才是事實;陽謀使許多知識分子受整、囚禁、強制勞役。暴露毛言而無信,不守承諾,如同和尚打傘,無髮(雨傘之下是光頭)無天(無法度)。

   和尚打傘、個人崇拜之弊,並不因文革結束而消失。李銳感慨這幾年文革局部回潮,在上述兩首詩的第二首曰:

  「階級鬥爭狠狠抓,秦皇馬列管中華,個人崇拜成功了,邪教焉能治國家。」

  此詩之意涵是:這幾年天天喊鬥爭、敵對勢力,重複毛的階級鬥爭論;雖然個人極度集權和個人崇拜又來了,但不能靠「邪教」(個人崇拜)治國。李銳說,英文cult是個人崇拜也是「邪教」。

  「和尚打傘」既使社會遠離法治之道,也加劇個人極度集權的弊端;在家長制、一言堂之下,極左禍害無窮,從暴力土改、鎮反,到奴化農民的人民公社、弄虛作假的大躍進和全民煉鋼、全民浩劫的文革,民眾備受左折騰,乃至蒙冤、家破人亡。


圖3,李銳著《毛澤東的早年與晚年》封面。


  8.極左禍害深 說飢餓慘像

  在李銳的政論文集中,反左的話題特別重。

  在《毛澤東的早年與晚年》,他比較系統地批判毛晚年的「左」思想,主要是1957—1976年的「左」(實際是極左)。他認為,把階級、階級鬥爭絕對化,把階級鬥爭視為社會發展的動力,是導致大躍進、人民公社、文革禍害的主因。

  他分析,左禍不斷延續與權力體制有關,權力過分集中於個人,個人崇拜又把領袖「神化」,形成黨內個人專斷的局面【註4】。

  他記述耳聞目見的左禍,常有大飢餓的場景:

  「北大荒當地農民也非常苦,跟我一起勞動的一個老頭,給我看他的手,都變了形,彎曲著,根本伸不開。當地老百姓甚至懷念日本人統治的時代:玉米餵牲口。日本人不吃肥肉,老百姓可以撿他們扔掉的肥肉吃。跟我一起勞動的一個老頭,頭天還在一起幹活,第二天就死掉了,最後的遺言是:真想喝一口稀飯啊!」

  「我在北大荒認識到,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挨餓。日本人統治東北,沒有把老百姓搞垮。解放後農民生活實在太苦了。後來我被下放到安徽磨子潭,還聽到那堛漱蔽嶽扆O說,三年困難時期,有人餓得把兒子殺了吃了,被槍斃了。我真正是看到大躍進、人民公社造成的惡果,自己幾乎被餓死,有切身體會。」【註5】

  大飢餓的場景,對李銳的社會觀察影響至深,他後來對「左」的持續反思、對毛極左在想的批判,與此有關。

註釋

 1.丁望:〈「一二九」與「民先隊」:一九三五至一九三八年的中共學生運動〉(在學術研討會宣讀的論文,1981.8,台北)。
 2.〈四千高幹大會 批毛極左亢奮
 3.《李銳口述往事》,大山文化出版社(香港,2013),頁410—413。
 4.李銳:《毛澤東的早年與晚年》,貴州人民出版社(貴陽,1992),頁276—305。
 5.李銳:〈九九感懷〉,《炎黃春秋》(月刊,北京),2015年第5期,頁21。

表1,李銳經歷


1 生卒

1917.4(北京)—2019.2.16(北京)

2 籍貫,父親

湖南平江縣,父李積芳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曾任國會議員

3 原名,入黨

李厚生,1937加入中共成為黨員

4 最高職務
 (正部級)

中共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1982.9—1984.10)
中共12屆中央委員(1982.9—1985.9)

5 教育

武漢大學電機系(1934—1936)

抗日戰爭初期
 (1937—1939)

在山東、湖北、湖南、重慶等地,從事中共地下工作

延安時期
 (1940—1945)

中共中央青年委員會宣傳部宣傳科長
《解放日報》國內版編輯

國共內戰時期
 (1946—1949)

《冀熱遼日報》社長(承德、齊齊哈爾)
東北局高層幹部高崗、陳雲的先後秘書(瀋陽)

湖南時期
 (1949.6—1952)

《湖南日報》社長(1949—1950)
中共湖南省委宣傳部部長(1950—1952)

政務院/國務院時期
 (1952—1959)

政務院燃料工業部水電局局長
政務院水電總局局長
國務院電力工業部部長助理、水電部副部長
毛澤東兼任秘書(1958—1959)

被整、流放時期
 (1959—1979)

受彭黃事件牽運,流放北大荒
關入北京秦城監獄(1967—1975)

1980年代

1979—1982,國務院電力工業部常務副部長
1980—1982,國務院能源委員會副主任
1982—1985,中共中央組織部青幹局局長
       中組部常務副部長

當代名家網編表2019.3.16

表2,李銳批「左」言論


0引言

摘要

1秦始皇加斯大林
 不允許不同聲音

「從七大(按:1945)開始,共產黨有意無意、自覺不自覺地走上了個人崇拜的道路,『……中國出了個毛澤東』。毛澤東成了中國人民的大救星,毛澤東的自我意識也漸漸成為:領導黨、治理國家、非我不行;後來發展到竟然稱自己是『秦始皇加馬克思』,其實是秦始皇加斯大林才準確。黨呢?共產黨則逐步蛻變成一個控制全體人民思想的黨,一個絕對不允許任何不同聲音存在的黨,一個徹底反對人性、反對自由的黨。必須承認,延安整風和搶救運動遺禍至今、至今難除。」
——《李銳口述往事》

2個人迷信與個人
 權力無窮大

「把毛澤東作為真理的代表和化身,把服從真理等同於服從毛澤東。這實際上就形成了對毛澤東的個人迷信。……肯定個人崇拜才便於動用個人威望以至無限權力。」
——《大躍進親歷記》

3玩弄權術
 心胸狹隘

「他這個人權術是比較厲害的,一生最愛看的書就是《資治通鑒》,讀了很多遍,就是搞帝王之術。……毛從骨子堿O討厭知識分子的。說到底,毛還是個農民,心胸極其狹隘,生活上保留了很多農民的習慣。在中南海他就不能坐馬桶,……就是一個蹲廁。」
——《李銳口述往事》

4天天喊「階級鬥爭」
 以鬥爭為樂

「只取了階級鬥爭四個字,而且從革命年代到建設時期,終其一生,毛澤東都執著於這四個字。」
「毛澤東歷來強調鬥爭哲學。早年就留下名言:『與天奮鬥其樂無窮,與地奮鬥其樂無窮,與人奮鬥其樂無窮。』」
「『階級鬥爭,一抓就靈』;『不鬥則修,不鬥則垮』。」
「解決問題的最佳方式莫過於發動群眾搞政治運動。只要調動了群眾的積極性,人多勢眾,力量大,見效快,高山低頭,河水讓路,無堅不摧,無攻不克。」
——《毛澤東的早年與晚年》

5神化個人
 只能歌頌
 不可批評

「把一切成就歸於個人……把領袖神化,說成絕對正確,而不講領袖也是凡人,也有缺點,也會犯錯誤;到毛澤東晚年時,…對領袖只能歌頌,不能批評。」
——《毛澤東的早年與晚年》

 註:「」內為原文。               當代名家網編表2019.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