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官方有四自信 何不放行劉霞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7.7.20,A17版
上網:2017.7.22
字數:原文1,888,上網2,610


 圖1,劉霞,不是罪犯,她應該有自由出入境的公民權利。獨立筆會圖片。


  關鍵詞:自由,憲政民主,公民,家居監控,離境,四自信,亞文革
  相關人物:劉曉波,劉霞,方勵之,陳光誠,鄧小平,特朗普,凱瑞,儲百亮
  引述歷史典籍:人皆有不忍人之心,……無惻隱之心,非人也。(孟子.公孫丑)

  研究美學的學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1955—2017)【註1】,悄悄地走了,留下對自由、平等、法治和憲政民主的嚮往,讓認同他的理念者,延續這種嚮往,追求人的尊嚴和社會的文明。

  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7月15日的一期,以〈劉曉波:中國的良心〉(Liu Xiaobo, China's conscience)為封面題,稱許他對自由、憲政民主的追求。

  BBC的中國新聞總編輯凱瑞(Carrie Gracie),稱劉曉波是北京當局無法抹走的人:「抹不走關於這位諾貝爾得主的記憶,正如納粹德國抹不走81年前的恥辱」(按:希特勒不准關在集中營的奧西茨基出國,領取1935年諾貝爾和平獎)。

  西方再呼籲 讓劉霞出境

  關注自由、人權的思考群,不僅不會忘記劉曉波,也關心其遺孀的處境,呼籲北京當局停止秋後算帳,放劉霞一馬,讓她按個人意願自由離境,在外國尋覓「宜居地」。

  許多國家的政府首腦、政界名人,不只哀悼劉曉波的病逝,也表達了對劉霞的人道關懷。

  挪威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發表聲明,表示擔心劉霞的處境,呼籲北京當局解除對她的所有限制,「如果她想離開中國,沒有理由不讓她走」。

  澳大利亞外長畢曉普(Julie Bishop)接受澳洲廣播公司訪問,呼籲北京當局停止對劉霞的家居監控,恢復其人身自由,讓她自由出國。

  德國外長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也呼籲北京當局,讓劉霞出境。她曾表示想到德國。

  美國總統特朗普是少有的寡情者。他訪問法國期間劉曉波病逝,劉霞的去向成為西方媒體的聚焦,他卻大談法國總統夫人「身材很好」,並讚揚北京領導人是「偉大領袖」,避開劉曉波和劉霞的話題【註2】。

  西方媒體認為,這是疏離人道主義。《紐約時報》發表資深記者儲百亮(Chris Buckley)的評論,提到德國總理默克爾對劉曉波及其家人發出人道主義的訊號,而特朗普本人卻未公開表態;他慨嘆:美國失去人權倡導者的傳統角色。


 圖2,廣州民眾在岸邊擺放空凳悼念劉曉波。網絡圖片。

  她並非罪犯 被違法監控

  劉霞離境的選擇,關乎三大因素:法律、政治、人道。

  從多年電視採訪談話及其他研究載體判斷,劉霞不是「政治人」,看不出她對政治話題的濃厚興趣和辯才,她是喜歡寫詩的女性、深愛劉曉波並支持理性的社會抗爭。但是,劉曉波案發(2008年12月因〈○八憲章〉被捕,2009年12月被扣上煽動顛覆政權罪判刑11年),令她亦淪為「專政對象」,受家居24小時監控,完全失去人身自由。

  劉霞既非「罪犯」亦非「涉嫌共犯」,當局變相軟禁她,是違反當局主導制訂的法律,侵害了民權。

  刑事訴訟法(簡稱刑訴法)12條規定:未經法院依法判決,「對任何人不得確定有罪」。劉霞未被檢察院逮捕、起訴,更未由法院審判定罪,自然保有「公民」的身份和權益。

  八二憲法39條規定「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37條規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刑法245條禁止非法侵入他人住宅、252條禁止「侵犯公民通信自由權利」。

  在「維穩」的藉口下,這些條文都成了「法律白條」。在劉曉波病故後仍對劉霞實施過去的監控手段,無疑是延續違法的行為。

  在劉曉波病危和病逝後,外交部或瀋陽市的發言人都說,劉霞是「中國公民」,「有公民權」,也「享有自由」。事實是:劉霞處於與外界無法聯絡的「失聯」狀態。

  當局既然稱劉霞是有公民權的公民,首先應依據法律解除對她的家居監控、人身自由的限制(剝奪),讓她出境,去接受她居住的國家。

  依據出境入境管理法(2013年7月1日實施),「公民出境入境合法權益」受保護(3條)。不准出境的有6類,其中有刑期未滿的被告人、犯罪嫌疑人,民事案未了結不准出境的(12條2、3款);12條5款的禁令,是針對「可能危害國家安全和利益」者。

  當局如禁劉霞出境,會以12條5款為藉口。這是延續政治的株連,是對她的後續秋後算帳。

  如有四自信 應考慮人道

  應對西方人權談判,北京當局有時會運用對異見者的流放政策。胡溫新政期(2003年3月至2013年3月),有失明異見者陳光誠離境赴美;1990年代,則有方勵之等獲流放而到了美國。2013年3月後,政局左轉衍生亞文革,流放政策停止。劉霞現在未必能如願離境。

  與方勵之、陳光誠等異見分子相比,只是異見者家屬的劉霞,說不上「危害國家安全」;更可況她已體衰、陷於精神崩潰邊緣。

  官方天天喊四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有自信,何不「瀟灑一回」放劉霞一馬。

  1984年,鄧小平就一國兩制發表談話:「1997年以後,台灣在香港的機構仍然可以存在,他們可以宣傳三民主義,也可以罵共產黨,我們不怕他們罵,共產黨是罵不倒的。」

  這是體現自信的話。現在如放行劉霞,她最多也不過罵兩聲,能把執政黨罵垮嗎?

  劉霞能否出境,關乎當權者是否為人道網開一面。劉霞受家居監視超過9年,精神備受折磨,丈夫病逝更增加精神崩潰的風險。

  《孟子》曰:「人皆有不忍人之心,……無惻隱之心,非人也。」但願官方拍板者有一絲惻隱之心,給劉霞一條活路,讓「在鬼門關前打鞦韆」的女性活著。如同天安門母親丁子霖的期望:「有尊嚴地活下去。」

 註1,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99170714.htm
 註2,在7月中旬的美國民意調查,特朗普的支持度降至36%,為70年來美國總統上任半年期內最低的支持度。

表,關於劉霞的資訊


0項目

 概況

1出生

1961年4月(今年56歲),北京人

2婚姻

1996年與劉曉波結婚(兩人均再婚)

3身份

紅二代,詩人,攝影愛好者

4家庭

紅色家庭,父曾任國企銀行高職

5出版物

.劉曉波、劉霞詩選
.孤獨星球系列(攝影集)

6渴望自由

劉霞對朋友說:「我沒有自由」,「我想離境出國」。

7劉霞詩
 (寫給劉曉波)

.知道早晚有一天/你會離開我/獨自走上黑暗之路/……我祈求再現那個瞬間/看看記憶中的畫面/希望畫面中的我/在驚慌發呆的時候/光芒綻放(黑暗之路)

.你在封閉的房間塈A的聲音衝到外面擴散/二十年前的那場死亡重又回來/……你在封閉的房間塈A的聲音衝到外面擴散/二十年前的那個傷口還在流血/鮮紅鮮紅如同生命(給曉波)

8劉曉波給
 劉霞名句

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2010)

9在狂風暴雨中,
 愛,無可阻擋
 (劉曉波說)

.我對你的愛,充滿了負疚和歉意,有時沉重得讓我腳步蹣跚。我是荒野中的頑石,任由狂風暴雨的抽打,冷得讓人不敢觸碰。但我的愛是堅硬的、鋒利的,可以穿透任何阻礙。(我沒有敵人)

.本文英文節譯:
http://www.ejinsight.com/20170721-why-can-t-beijing-just-go-easy-on-liu-x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