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一帶一路峰會 數字掌聲頌歌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7.5.18,A16版
上網:2017.5.28
字數:原文1,888,上網2,240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於5月14、15日在北京懷柔區雁棲湖開會。網絡圖片。


  關鍵詞:一帶一路,峰會,主旋律,數字,掌聲,頌歌,大國領袖,世界領袖,思想指導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於5月14、15日在北京懷柔區雁棲湖開會。北京黨媒稱,這是一次影響深遠的高規格會議,但赴會的外國元首(總統、主席)和政府首腦(總理、首相),僅有29位;其餘上百個國家的出席者,是政府的代表,多為部長、副部長級官員或退位政客。

  北京官方宣傳的主旋律,是核心人物的權威、其「重要講話」指引全球治理。

  西方媒體卻有主旋律之外的「小插曲」,如《紐約時報》發表Ivan Nechepurenko的In Beijing, Putin Plays Two Piano Tunes From His Childhood(普京在北京彈了兩首鋼琴曲),稱出席會議前,普京演奏了1950年代蘇聯的抒情鋼琴曲〈黃昏之歌〉和〈莫斯科之窗〉。

  北京黨媒雖未提彈琴秀(show),但北京等地的網民「翻牆」獲悉後,普京的「小插曲」發酵。《紐約時報》稱:「普京彈奏鋼琴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引起人們的興趣。女性在網上說他很帥氣(普京長期以來很受中國女性的青睞)。」

  在一帶一路口號聲中,想打破沉悶的網民拿64歲的普京尋開心,稱他為帥哥(靚仔),視他為「性偶像」談論,倒是意想不到的「小插曲」。有人不滿「帥哥說」,指普京的鋼琴秀是雜音,擾亂主旋律。

  北京說放水 響掌聲27次

  「一黨領導」體制下的高規格會議,除了口號多,還有三多:數字、掌聲、頌歌。

  一帶一路峰會的開幕式,由主辦方的中共中央主席、國家主席致主旨詞。他在會上宣布:將向絲路基金增加投入1,000億(人民幣,下同),鼓勵金融機構(主要是國企)發展人民幣海外基金,預期的規模3,000億;對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發展中國家、國際組織,援助600億(2018—2020);又提供20億的緊急糧食援助。

  中國大陸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經濟數據均不包括港澳台),國內生產總值(GDP)達74萬億元人民幣(2016),但近幾年都有財政赤字,去年約2,200億,接近歐盟的3%警戒線。面對財政赤字和經濟下行(今年增長率或降至6.5%),還承諾拿出1,600多億給一帶一路參與者,倒是大手筆了。

  開口說「宏偉工程」,先開出「放水」清單,讓參與者特別是窮國有「油水預期」。

  官方既宣傳參與者的利益(一系列數字),更著力宣傳贏得掌聲。15日,「姓黨」紙媒重墨於主旨詞贏得掌聲雷動。「中央級」的《光明日報》稱:

  「40多分鐘的演講,冷靜自信,智慧通達。演講全程,現場響起27次掌聲。」


  上海的《解放日報》也說27次掌聲,更以標題突出掌聲的轟動:〈27次掌聲,見證「世紀工程」贏得的人心〉。

  40多分鐘內有27次掌聲,平均約1分半鐘1次,可謂「熱烈」。據說會場有「領頭者」,故掌聲頗為整齊。

  頌指導思想 讚世界領袖

  隨著掌聲而來的是頌歌,讚頌主席的「高度智慧」和全球影響力。

  15日,各地黨報刊出大量頌歌,《光明日報》和《北京日報》、《南方日報》,特別起勁宣揚核心權威。

  《光明日報》以〈深邃的智慧 廣闊的胸懷 大國的擔當〉為題頌揚:

  「主旨演講彰顯宏闊的歷史思維、共贏的發展思維和智慧的創新思維。」

  廣東的《南方日報》,是近年唱頌歌的急先鋒。它在15日發表評論員文章〈為完善全球治理提供重要思想指引〉,更加突出宣傳個人權威。它說「主席……以大國領袖的博大胸襟」,提出重大倡議一帶一路」;主旨詞是「重要講話」,「為一帶一路建設指明了方向和路徑,為……全球治理提供了堅實支點和重要思想指引」,「彰顯……作為世界領袖的深邃思想力和強大行動力。」

  又說:「主席站在時代潮頭,把握歷史方向」,「高瞻遠矚,……運籌經緯,以其天下胸懷和卓越智慧提出了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的價值取向」。

  從4月的雄安新區「千年大計」,到5月的一帶一路「宏偉工程」和峰會,人們感到困惑的,是所謂千年大計、宏偉工程的透明度偏低,很難看到具體規劃,整個構想大致仍在歷史回顧、政治口號、美麗願景的階段。

  三絕對三新 十九大熱身

  黨媒出現最多的,是「偉大」的頌歌,且有攀比頌揚「高度」的亢奮。
頌歌的關鍵詞,可歸納為三個:核心權威、新思想、新領袖。

  核心人物已入神壇,因而有「三絕對」之說:絕對服從、絕對忠誠、維護核心絕對權威。

  核心的「外交新思想」和「治國理政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三新),被稱為具有指導地位。

  「三新」突顯新領袖(黨領袖、世界領袖)的「高瞻遠矚」和「卓越智慧」。

  一帶一路和雄安新區、粵港澳大灣區、扶貧大躍進(2020年「消除貧困」),是社會發展構想,更是政治工程。相關的頌歌,是為十九大熱身,為十九大寫入「思想」、「領袖」的桂冠而準備。

  令人覺得「日新月異」的,是頌歌「升級」的速度很快,不久前稱核心人物是黨的領袖(久未出現的名稱),如今是「世界領袖」了。寫頌歌者下筆,頗有「只爭朝夕」的「緊迫感」。

  歐洲說困惑 霸權與傾銷

  「世界領袖」地位和國際話語權的擴大,還得在西方先進國家有「認受性」。

  西方媒體雖也有一帶一路是「宏偉工程」之說,但認為峰會的公報在西歐未建立真正的共識,德國等贊同全球化,卻懷疑北京說的是一套做的是一套,大肆補貼國企、傾銷剩餘產品鋼鐵,使外國企業難享商貿平等機會。

  德國的《法蘭克福匯報》發表〈活躍全球貿易的舞台:中國絲綢之路〉,提到歐洲企業的憂慮:北京把過剩產能輸出,新絲綢之路可能是單行道。

  英國《金融時報》的社評〈一帶一路及其困惑〉(One Belt, One Road—and Many Questions),提到的困惑,是一帶一路計劃背後有建立「地區政治霸權」的訴求、亦有輸出剩餘產能的手段。

  建立國際間的互信,擴大國際間的話語權,其路漫漫,哪會有「只爭朝夕」的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