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耀邦逝世26年 重提反對造神

丁望

原載:信報 2015.4.16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A22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5.4.23
字數:原文1,888,上網2,981

改革大家胡耀邦.網絡圖片

  關鍵詞改革家,愚民,造神,個人崇拜,個人專斷,家長制,一言堂,準則12條,糞坑,阿諛奉承
  評介人物:胡耀邦,毛澤東,柯慶施,華國鋒,趙紫陽,溫家寶,蔡霞
  引述歷史典籍讒諛競進以求媚(貞觀政要)

  4月15日,是改革家、政治家胡耀邦(1915.11.20-1989.4.15)逝世26周年,11月則是冥壽百年。

  
北京等地的思考型文人,近來發表文章紀念他,讚賞他平反政治冤案、推動改革的魄力,批判毛澤東晚年錯誤、反對個人崇拜的勇氣,稱他是「改寫歷史的偉人」。其中,中央黨校教授蔡霞的長文,最引起知識界關注。她提及現在打虎的「必要」,「但最重要的是『填糞坑』,改變大量滋生貪腐官員的制度環境。」(炎黃春秋2015年4月號)

  蔡霞說糞坑 立準則12條

  所謂糞坑,是「一黨領導」體制長期存在的弊端:個人專權的家長制,愚民的造神運動、個人崇拜;以權壓人打擊報復,黨內政治關係扭曲,形成人身依附的江湖化、幫會化。

  她分析「扭曲」的原因之一,是「一些人政治品質極為惡劣,政治心態相當畸乖」。她說:「主要領導幹部個人的喜好厭惡,……一些人對領導阿諛奉承、欺下瞞上、說謊成性」,導致「歪風盛行、正不壓邪、正氣不彰,道德水準大幅度滑坡。」這是毛朝和今朝的官場現象。

  「道德滑坡」是改革家溫家寶多年前的論斷。此說與普世價值觀,遭到極左派、極毛派(民間稱「五毛黨」)的圍攻。紅後代蔡霞重提道德滑坡,承擔了政治風險。

  蔡霞文發表前後,還有其他紀念耀邦並「聯繫」現實政治的文章。共識網於15日刊出徐慶全的〈普通人心中的胡耀邦〉,連同重刊的4篇文章,組成紀念耀邦的特輯。

  《炎黃春秋》上的文章,除蔡霞「說糞坑」之外,紅後代、陶鑄女兒陶斯亮的文章,提及胡耀邦、趙紫陽(1919-2005)的開明和改革;胡德平的文章,著力反思毛的「無產階級專政論」;李海文寫華國鋒(1920-2008),提到他的話:「黨內再鬥爭,老百姓遭殃。」

  上述的文章,大都圍繞中共十一屆五中全會(1980年2月)的決定發表35周年,也與紀念耀邦逝世26周年、紫陽逝世10周年有關。在述評歷史話題中,觸及現在的政治生態,例如愚民的造神,告密的幽靈(http://www.aisixiang.com/data/86463.html),弱勢群體的處境。

  十一屆五中全會的決定〈關於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以下稱「準則」),是八十年代的改革標誌之一。蔡霞文〈「準則」:重構黨內政治生態的重器〉,圍繞此決定,表達對「黨內民主」的期望。

  「準則」羅列中共黨內政治生活準則12條,故俗稱12條。文件由耀邦主導擬草,獲第一代葉劍英、鄧小平、陳雲等支持。

  「準則」制訂的基礎,是評估和思索文革禍害、毛澤東晚年錯誤特別是個人崇拜、家長制。它的引言部分,承認中共黨內存在「官僚主義、獨斷獨行、特權思想」。

  反智反科學 愚民造神話

  「準則」的「內核」,是反對個人崇拜、家長制一言堂,強調執行集體領導原則,重大政策、部署需集體討論決定,「不得由個人專斷」,「不容許搞一言堂、家長制」,不得以阿諛之詞稱頌領導人、無原則的歌功頌德。

  「準則」規定,黨內要有民主,不得以三子(抓辮子、扣帽子、打棍子)羅織罪名,打擊報復,「亂用專政手段,進行殘酷迫害」,「不可採取一哄而起的圍攻,……以勢壓人」。

  在一年後的十一屆六中全會(1981年6月),通過〈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總結1949年後的「歷史經驗」,評價毛的功過,全面批判文革。述評文革災難時,稱毛的「左傾錯誤的個人領導實際上取代了黨中央的集體領導」,「個人崇拜鼓吹到了狂熱的程度」;「黨的權力過分集中於個人,黨內個人專斷和個人崇拜現象滋長起來,也就使黨和國家難於防止和制止文化大革命的發動和發展。」(紅旗雜誌1981年13期,頁13、16)

  「準則」是中共黨內制度、紀律的規範,但華國鋒(原中共中央主席)等被逐出領導層後,新的家長制又形成。蔡霞文指出:「主要領導幹部以個人強勢代替準則權威,不僅使準則很容易被淡忘乃至束之高閣,而且對後來黨的運作產生消極影響。」兩任總書記耀邦、紫陽都被亂扣罪名而遭「圍攻」下台,對於起草「準則」、寫下禁止「圍攻」和「羅織罪名」的耀邦而言,是很大的政治悲哀。

  家長制的一言堂、造神的個人崇拜,源自斯大林,他在當權時(1924-1953)瘋狂推動個人崇拜(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99130620.htm),形成「功勞都歸於斯大林」的歌頌模式,至今仍影響「一黨領導」體制的政治生態。


  思考型學者認為,中共黨內有三次造神的個人崇拜狂潮:毛朝、江朝和今朝。

  批個人崇拜 防範一言堂

  家長制和造神禍害之一,是政治權要的反智、反科學。在好大喜功、維護個人權威的心態下,許多政策、政治運動,脫離常識、科學和現實,是家長意志(或地方長官意志)的產物。土法煉鋼、水稻豐產衛星(畝產只有二、三百斤吹成數萬乃至十七萬斤),就是假大空、勞民傷財的左折騰。

  禍害之二,是神化個人,並形成逢迎獻媚的社會風氣。例如,精於拍馬的上海左王柯慶施,對著幹部說:「我們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我們服從毛主席要服從到盲從的程度」,「共產黨員不說三分大話不算數,有三分大話,七分可靠就行了」(《同舟共進》2010年12期,頁39)。《貞觀政要》謂:「讒諛競進以求媚」,此行為竟是紅色官場的常態。

  有高官的「抬轎」(類似香港流行語「擦鞋」),必有「群眾性」的偶像崇拜(如唸語錄、拜毛像、表忠誠),衍生芒果(塑膠製品)朝拜、慶豐包狂熱,傳播芒果撲鼻香、慶豐包飄香千里的「神話」。從毛朝的文革到現在的亞文革,愚民政策下的「神話」折射出國民素質如何。


趙紫陽悼詞(1989.4.22)
稱讚耀邦「以非凡的膽略和勇氣」平反冤假錯案。
(原刊《人民日報》)


表,胡耀邦談個人崇拜、官場關係學和政治騙子

引題

講話摘錄

1個人迷信、家長制
 封建愚昧

搞個人迷信,把個人封成神,認為誰誰說的做的都是百分之百正確,不可能有錯誤。什麼明察秋毫呀,洞悉一切呀,大救星呀,那是封建愚昧的表現。粉碎「四人幫」以後,我們還搞了一段個人迷信。危害之烈,莫此為甚。……導致一言堂、家長制等封建專制主義,並被某些人利用搞法西斯主義。……個人迷信必須嚴肅批判,以後再也不能搞了。
──關於徹底唯物主義的談話(1980)

2 個人崇拜荒謬絕倫
 有權就做壞事

一是個人崇拜登峰造極,達到荒謬絕倫的地步;二是「有了權就有一切」,一些人拿了權就做壞事。-關於黨風的談話。
──關於黨風的講話(1980)

3 毛晚年不納諫
 羅織罪名

毛澤東同志,……造成一種風氣,不但聽不得不同意見,而且把不贊成和不完全贊成自己主張的好意見,當成右傾、走資本主義道路、反黨。
──關於黨內兩種矛盾的講話(1986)

4 誣陷好人
 吹喇叭,抬轎子

有的地方,黨風不正的情況還相當嚴重。……有的利用黨和人民給予的職權,謀取私利,拉幫結派,安插私人;有的不顧黨的原則,拉關係,請客送禮,徇私受賄,損害黨和國家的聲譽,揮霍國家、集體的財產;少數人憑借權力,誣陷和打擊好人;有的弄虛作假,欺上瞞下,吹喇叭,抬轎子,投機鑽營;有的工作極端不負責任,造成國家和人民利益的巨大損失。
──關於不正之風的談話(1980)

5 黨內關係學
 庸俗味太重

我們現在有些黨組織,包括某些高級黨委,談不上有什麼健康的政治生活,關係學盛行,政治空氣淡薄。或者說,低級的庸俗的氣味太多,政治的原則的空氣太少。
──關於黨內兩種矛盾的講話(1986)

6 政治騙子
 動不動訓人

任何騙子都要披上神秘的外衣,讓人看不懂。動不動就訓人的肯定有問題。……在我們黨內歷次路線鬥爭中,這一次與「四人幫」反黨集團的鬥爭是最得人心的。錯誤的東西,總是要發展到荒謬絕倫的程度,才會走向反面。
──與《中國青年報》記者的談話(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