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名家網 CELEBRITIES PRESS (HK)
 首頁   專欄(信報)   政治   經濟
 國際關係分析   法律與公共治理   香港、台灣熱點   書評.書訊   精英文摘   歷史   文藝與歷史文化   回想錄 
    政治 > 政局左轉與「亞文革」> 強亮劍.震懾力 > 新家長強亮劍 刀把論又走紅  
專欄(信報)
政治
經濟
國際關係分析
法律與公共治理
香港、台灣熱點
 

精英文摘
歷史
文藝與歷史文化
回想錄
 
 
新家長強亮劍 刀把論又走紅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5.1.29,A20版
上網:2015.9.8
字數:原文1,888,上網2,215

 
  關鍵詞:強亮劍,刀把論,無產階級專政,政法系統,印把子,槍桿子,刀把子,筆桿子,家長意志,專政職能,無法無天,奴役,法治 
 
圖1,計劃生育標語殺氣騰騰。網絡圖片。

 

  北京近日最熱的政治術語,是刀把子。官媒宣傳「習總重要指示」:確保刀把子牢牢掌握在黨手中;宣傳官發表一系列述評,從刀把子說到「無產階級專政」和強維穩、強亮劍、震懾力。刀把論又走紅政壇,是「亞文革」的標誌之一。

  刀把論令人聯想壯士荊軻刺秦王的故事。《史記.刺客列傳》展現荊軻獻地圖的「圖窮匕首見」場景,荊軻以刀把子刺秦王,秦王亮劍反擊。刀把子的背後,往往是政治博弈、權力鬥爭、公報私仇、血跡斑斑。


  槍桿刀把子 強專政職能

  刀把子的涵義,可歸納為兩點:一是執政黨管控的政法系統,二是執行「無產階級專政」的職責。

  政法系統包括國務院序列的公安、司法、國安等部,檢法系列的「兩高」(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及其地方的法、檢兩院,由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統領、協調。十八大(2012年11月)後的政法委,由政治局委員任書記;在政治局常委會層次,總書記(新家長)直接主管政法委。

  在「一黨領導」體制下,具備「無產階級專政」職能的權力四大板塊,是印把子(黨組織)、槍桿子(軍隊和武警)、刀把子(政法系統)和筆桿子(宣傳系統,含科、教、文、衛)。

  早在二、三十年代中共暴力革命時期,就有刀把子之說,毛澤東(1893—1976)稱,刀把子要掌握在自己手堙C

  在1949年以後的毛時代(1949—1976),黨官常提刀把子,如「政法部門是刀把子」。六十年代,毛批蘇共「現代修正主義」,提到蘇修丟了列寧(1870—1924)和斯大林(1879—1953)兩個刀把子;意即列寧和斯大林的「無產階級專政」削弱了。

  文革期間(1966—1976),刀把論走紅。毛反覆鼓吹階級鬥爭,提出「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論,責令政法系統為黨的政治服務,增強「專政力量」,強化對階級敵人的「革命威力」。

  在紅衛兵中,流行這句話:「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這是「紅色恐怖」的寫照。此語出自《紅樓夢》第7回賈府家僕焦大罵人的話,因毛常引《紅樓夢》宣傳階級鬥爭而廣泛流傳。


  八十年代,刀把論冷下來。八九學潮後,接替趙紫陽當總書記者,又把它炒熱。他的「七一講話」(1991)重提階級鬥爭,強調敵對勢力論,鼓吹反自由化、穩定壓倒一切;在「七一講話」前,他簽發〈中共中央關於維護社會穩定加強政法工作的通知〉(1990),指令緊握槍桿子、刀把子;1998年7月的演講,則稱軍隊是「專政的堅強柱石」,政法機關是「專政的專門機關」。

  胡溫新政期間(2003.3—2013.3),刀把論再冷下來。胡錦濤很少提刀把子,溫家寶像他的前輩改革家胡耀邦、趙紫陽不提刀把子,卻推進行政體制改革,並鼓吹推行政治體制改革。最引人關注的,是對政法部門的重新定位:一是依法行政、維護社會穩定,二是像其他行政部門提供政府服務,轉變政府職能;在避免過分強調「專政職能」之下,比較著力服務職能的宣傳。因周永康及其政治盟友薄熙來的干擾(2009—2012),這項「職能整合」改革難以落實。

  周控制中央政法委,在政法系統建立「半獨立王國」。2012年,他透過政法系統的會議標語,宣傳「政法機關要做黨的刀把子」。

  刀把論源自「無產階級專政論」,出自馬克思(1818—1883)、恩格斯(1820—1895)、列寧、斯大林的著作,特別是列寧的《國家與革命》;列寧稱國家是「用來鎮壓某一階級的暴力組織」;他強調無產階級專政是「不受任何法律約束的政權」。斯大林在《論列寧主義的基礎》闡述專政是「憑借暴力」,是「不受法律約束」
。按他們的「理論」和「實踐」,無產階級專政是「一黨領導」體制下的暴力管治、無法無天的極權政治。

 
 圖2,《列寧文集》(北京官方中譯本)中的《國家與革命》,宣揚「無產階級專政」。
 

  按家長意志 有濫權弊端

  中共十八大後政局左轉,新家長高舉毛紅旗,重樹毛的高大形象,包含批知識界自由化、北京文藝座談會的「亞文革」在推展。在官方宣揚敵對勢力論之下,社科院院長發表重提階級鬥爭論的長文,刀把論又熱起來。

  2014年1月,中央政法工作會議重申「政法機關是刀把子」。這是重複周永康宣傳的口號,引起政界和學界爭議。此後一年,黨報的傾向是「冷卻宣傳」。

  今年1月,新家長有「確保刀把子」如何的新批示(人民日報1月21日第1版),折射一年前亮劍,是按他的指示。

  刀把論的最大弊端,是為執政黨的政治服務,而不是首先依據保障人權的法律條款(如不侵害人身自由)和法定程序行事。所謂為黨的政治服務,往往是按家長意志或地方長官意志行事,法律淪為政治丫環。


  例如,五十年代大躍進、土法煉鋼期間,各地有「鋼鐵法庭」在現場判案,對土法煉鋼不滿(勞民傷財)、或被視為忌工者,可「火線判罪」,以產生政治的震懾力。這些年地方當局圈地,一些政法部門成為非法強制迫遷的政治工具。


  刀把子震懾 無真正法治

  刀把論的弊端,還在於阻礙社會走向真正的法治軌道。真正的法治是以人為本,良法善治,以良好的法律和制度、獨立的司法,治理社會,限制公權,保障人權。

  作中,則按政治需要編造階級敵人、敵對勢力,並突顯刀把子的「威力」。這就沒刀把論產生於「無產階級專政論」,衍生階級政策的傾斜(把一批人稱為階級敵人,列為專政對象);在實際操有法律平等和真正的法治可言。


  自斯大林、毛大帝以來,鼓吹刀把論、強化「無產階級專政」的後果,恰如哈耶克(Hayek, 1899—1992)在《通往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所言,是走向奴役人民之路。奴役,意味自由和人權的喪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