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共和遊行效應 捍衛新聞自由

丁望

原載:信報2015.1.15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A24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5.3.30
字數:原文1,888,上網2,300


巴黎「1.11共和遊行」。網絡圖片

  關鍵詞共和遊行,查理周刊,新聞自由,人權宣言,普世價值,民間社會,恐怖主義,新聞自由度

  巴黎「1.11共和遊行」,場面壯觀。它閃耀法國精神的光環,象徵歐洲各國大團結,一致反抗暴力恐怖主義,維護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法國精神的「內核」之一,是人權宣言(1789年8月)宣示的自由、平等、博愛和主權在民,反抗壓迫和奴役;也包含與當代地球村理念接鏈的共和與融合、開放與包容。

  共和遊行(republican march)的參加者,巴黎有150萬,法國全國則超過300萬。歐洲和美國的許多城市,都有規模不小的遊行,連普京威權主義型的俄羅斯,也有莫斯科年輕人的集會。

  共和遊行是由《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事件引發的。1月7日,自稱是回教(伊斯蘭教)聖戰者武裝攻擊《查理周刊》,屠殺編輯、記者等12人。

  共和遊行的後續集會,有「1.13柏林燭光晚會」,這是德國回教組織主導的悼念遇難者集會。德國總理默克爾和總統高克參與晚會,並呼籲宗教和諧。

  美國總統或高層官員未參與共和遊行,引起各國爭議,白宮發言人獲授權認錯。同樣令人遺憾的,台灣、香港的反應太「冷」,香港經常組織遊行者這回怎麼「放假」了?

  1月14日香港官方的施政報告,未觸及香港在全球新聞自由度的排名連年下降,這是在意料中。

  以血腥暴力 恫嚇新聞界

  《查理周刊》經常嘲諷回教原教旨主義,曾挖苦「先知穆罕默德」和恐怖主義者。儘管有人批評它向「先知」權威挑戰帶有「挑釁性」,但恐怖主義者槍擊《查理周刊》殺人,是文明社會不能容忍的暴力,這是全歐震怒之因。參加遊行的民眾包括回教徒,高喊「我是查理」,表達對新聞、言論自由的支持。

  《查理周刊》事件令人想起這句話:「我不同意你的說法,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這句被誤為法國思想家伏爾泰(Voltaire, 1694-1778)說的話,源自英國作家霍爾(Evelyn Beatrice Hall, 1868-1956)對伏爾泰思維的歸納,見於其1906年著作《伏爾泰之友》(The Friends of Voltaire)。

  英國《金融時報》網絡版發表社評〈對言論自由的血腥攻擊〉(A murderous attack on freedom of expression),論及公民合法表達意見、記者發表言論的自由不容侵犯,法國應堅守主流價值觀(ft.com, 2015.1.7)。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歷史學教授西蒙.沙瑪(Simon Schama),在《金融時報》發表文章,稱「有人試圖以血腥暴力抹掉我們臉上的笑容,……但他們永遠不能消滅諷刺藝術。」

  北京官方媒體淡化共和遊行,只有共青團中央機關報《中國青年報》的專欄評論取態較理性,13日發表的〈在恐怖主義面前,全世界是站在一起的〉一文,觸及法國人尋求「彼此尊重,和諧共處」。

  從人權宣言 到兩項啟示

  《查理周刊》事件之引起全球關注,是因為言論、新聞、出版自由及其背後的民間社會(公民社會),與法治息息相關。沒有這些自由,真正的法治很難建立;沒有真正的法治,這些自由也不可能出現(或難以持續)。

   人們挺身而出發聲,是護衛法治、文明的社會,是對普世價值的執著。人權宣言中的自由、平等、博愛,以及和平、法治、民主、包容、生命價值等,是許多人認同的普世價值。

  人權宣言即〈人權與公民權宣言〉,在1789年8月26日由法國制憲議會通過,它不只確定「人生而平等」,也確立主權在民、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原則。

  共和遊行對各地民眾的啟示,可歸納為二點。一是珍視和捍衛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向暴力、恐怖主義說「不」;二是正視宗教仇恨對文明社會的威脅,促成宗教包容、對話、和諧。

  對於獨立思考的港人來說,共和遊行啟發大家對社會現實有更大的思索空間。首先,是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對維持香港原有制度優勢的重要,避免陷於「紅色化」(赤化)邊緣(兩制變一制)。

  香港的新聞自由面對的風險日益增大,在全球的新聞自由度排名持續下降。這是港人必須正視的現實。

  在《查理周刊》事件發生後,香港有「1.12燃燒彈事件」,一家報館及其創辦人住宅遭燃燒彈攻擊。2014年,有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遭兇徒砍六刀之害(
http://forum.hkej.com/node/110844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40306.htm)。這一系列暴力行為,都是對合法新聞活動的恫嚇、對新聞自由的傷害。

  香港記者在大陸的合法採訪活動,亦常遭地方官吏刁難,甚至受到變相的抹黑。例如,有女記者在成都正常採訪,警察竟以「有人舉報藏毒」為名攔截,翻來覆去「檢查」行李箱的貼身衣服,侵害人格尊嚴;有人獲准在新疆烏魯木齊採訪,竟被誣「煽動鬧事」被銬鎖街頭。據最近北京官方的消息,原成都市委書記李春城、烏魯木齊市委書記栗智,都是貪官,已被扣押,他們在位時,常干預正常的新聞採訪。

  新聞自由度 香港續下降

  總部設在巴黎的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持續發表全球新聞自由度排行榜(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中國大陸和香港、台灣排位的持續下降,是不能忽略的事實。

  在2014年的排行榜(共180個國家、地區),絕大多數歐洲國家排在40位之前,居各洲之首;其中,排名1-20的,有17個歐洲國家,這是歐洲文明的一個標誌。

  香港、台灣、中國大陸的排位,分別是61(58,54),50(47,45),175(173,174)〔括號內兩個數字,分別是2013、2011-2012的排位〕;大陸的排位,靠近北朝鮮。

  香港在2002年的排位,是139國、地區中的18位;2004年,是167個中的34位;2015年,降至180個中的70(中國大陸降至176)。

  香港新聞自由度的持續下降,暴露兩制邊界有模糊趨勢。其因之一,是在「一國屋簷」下,北京增加「主旋律論」的壓力。總部設在美國的全球保護記者委員會(CPJ),在2014年的報告稱,港台許多媒體的東主與北京有密切商業關係,北京當局的施壓日趨嚴重。

  面對新聞自由的生態變化、新聞自由度的持續下降,港人要有憂患意識,記取漢.劉向《說苑.談叢》言:「江河大潰從蟻穴。」新聞自由如動搖,法治將受到負面影響。港人要有「自力救濟」之心,像參與共和遊行的歐洲人那樣挺身而出,以合法、和平方式護衛新聞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