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面對死神挑戰 挺直脊樑講話


丁望


原載:信報2013.3.6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A21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4.3.26
字數:原文1,888,上網:1,933


新聞界集會反暴力、捍衛新聞自由.攝影:Ho Leong Kwan@USP

  關鍵詞:暴力恐怖,死神,血灑西灣河,歷史脈絡,黑幫,新聞自由,講真話
  引述古典詩詞:俄頃風定雲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杜甫:茅屋為秋風所破歌)

  「明報226事件」引起廣泛關注。3月2日的萬人集會遊行,表達對劉進圖遇刺重傷的慰問,也突顯新聞界和市民反暴力、捍衛新聞自由的意向。

  對於劉氏受暴力攻擊,〈林行止專欄〉的評論是:「暴戾殘酷的刻意傷殺」(2月27日),〈練乙錚:氣短集〉認為,是「新恐怖主義降臨」(3月3日);許多參加遊行者表示,新聞自由正面臨危機。

  但是,有官二代稱事件與新聞自由無關,是有人找藉口「反政府反中央」。還有政協委員在北京說,把事件說成與政治有關的人是「傻仔」,因為政治(人物)「不會用黑社會去斬人」(大意)。究竟是香港有太多「傻仔」,還是說「傻仔」者如《荀子.解蔽》云:「蔽於一曲」?值得大家探討。

  血灑西灣河 風雨故人來

  2月26日上午,劉氏遇刺身中六刀,血灑西灣河。狂徒的暴行,令人聯想杜甫(712-770)筆下的狂風暴雨:「俄頃風定雲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光天化日,竟是一片昏黑之感,實因太恐怖了。

  面對暴力恐怖,人間有情。許多人慰問劉氏,祝福他。萬人上街遊行,更有「風雨故人來」的溫馨:一是祝福早日康復,二是對新聞自由的憂慮,對記者忠於職守的鼓勵。這正是香港社會的可愛之處。

  20年前,我與劉氏有一面之緣,那是在利園酒店的下午茶。我閱讀他在信報主編的法律版,後來也留意他主持編務的明報。

  從香港國教之爭、高官僭建,到湖南李旺陽事件、香港捐川災款使用漏洞、北京官場貪腐事件等,都是相當用心的專題報道,突顯劉氏的編報理想、採訪模式的創新、不迴避敏感話題的勇氣。沒想到,敏感話題引來殺身之禍。

  劉氏的被砍重傷,有「私仇說」,更有「政治報復說」。不管是因私仇而施暴,還是有政治恫嚇、報復意涵的追殺,都是恐怖行為,都損害新聞自由、侵犯人身自由,故贊同「新恐怖主義」之說。

  揭政治真相 受死亡威脅

  有「新」必有「舊」。沿著時光隧道尋找歷史脈絡,可以梳理香港新聞界面對恐怖主義的輪廓。

  受恐怖主義威脅的黑暗期,是文革初期特別是五月暴動爆發的1967年,首當其衝的報紙就是明報。

  1966-1967年,毛澤東的文革在大陸各地開展,繼「破四舊」的紅衛兵「紅色恐怖」,各地有鬥爭走資派、清查「黑五類」(地富反壞右)和武鬥。

  香港的土共,也有文攻武嚇活動,文攻是在報刊上圍攻批判文革者;武嚇是發起「愛國反英」的五月暴動,到處放「土菠蘿」以顯「革命威力」。

  文攻武嚇的「鬥爭對象」之一是傳媒人,首位遇害人是商業電台主播林彬,他因堅持譴責暴力而被暗殺喪生。在林彬遇難之後,明報成為「炮火密集」之處。

  被列為報紙中的「第一鬥爭對象」,一是因為金庸在要聞版(第一版)的社評,譴責五月暴動;二是報紙以很大篇幅報道文革亂局,批判毛澤東、江青的文革左禍(報道刊於鄉土版,評論刊於自由談版,我的文革系列刊於要聞版的「本報特稿」欄);三是副刊專欄,常有批評文革的政論,如項莊(董千里)、沙翁(倪匡)、林山木、十三妹的專欄和「北望神州」欄(周青)。

  明報面對的威脅,是金庸和幾位主要握筆者,被土共「反英抗暴鬥委會」列入暗殺名單。在散發暗殺名單恫嚇之後,又有偽造的「明報鬥委會」抗英宣傳稿刊於明報。這是在鉛版做紙型印刷前,有人把一段新聞稿偷換為「鬥委會」稿。

  從47年前「鬥委會」發暗殺名單的恫嚇,到今日劉進圖中六刀重傷,值得大家思索的是:香港雖有新聞自由的制度優勢,但揭露政治真相、觸及敏感話題、讓讀者有更多知情權,往往要面對風險,甚至面對死神的挑戰。

  就侵害新聞自由而言,暗殺名單或揮刀亂砍是斯大林、毛澤東式的「防範性恐怖」,如同波蘭學者W.布魯斯(Wlodzimierz Brus)在《社會主義的所有制與政治體制》一書所言:斯大林式的恐怖,是針對被監控者的「防範預警」。

  護新聞自由 是不歸之路

  劉氏遇刺是因私仇,還是遭到政治報復,只是各方的「假定」,有待警方破案才能水落石出。不過,有一事實無法「抹掉」:政治人物常會動用黑勢力恫嚇、攻擊他人。

  近幾年,假黑幫之手迫遷、殺人、放火或斂財,是地方、部門官員常用的手段。北京媒體熱議的「政法王」之子,就與四川大黑幫劉漢同流合污;中共南京市委副書記兼市長季建業,常指派黑幫壓迫民眾拆遷(北青網:〈季建業被查始末:動用黑勢力強拆〉http://news.china.com/domestic/945/20131018/18097435.html);曾任中共廣東省委副書記、主管政法系統的陳紹基(省政協主席),也利用黑幫「秋後算帳」並斂財。

  從上述的事實去判斷,政治人物例如紅二代(官二代、公子黨)唆使黑幫「秋後算帳」和恫嚇,不是絕無可能性。

  香港的傳媒生態,與北京政局息息相關。近年北京政局急左轉,出現「亞文革」,官方強化思想意識控制並「強硬維穩」,香港媒體生態難免受影響。政局如緩和,香港傳媒處境會好一些。

  新聞界捍衛新聞自由要走的路漫長。面對壓力時挺直脊樑,尊重事實講真話,堅持為民請命。願與新聞界朋友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