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了解政治生態 檢討抗爭目標

丁望

原載:信報2014.10.16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A22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4.10.28

字數:原文1,888,上網2,188

平靜的金鐘.攝影:Nahtan Tsui@USP。

  關鍵詞:雨傘請願,社會抗爭,八三一決定,和平佔中,兩項目標,權威地位,政治幻想,護衛香港家園,面子觀,添馬公園
  引述歷史典籍:少始知學,勇於敢為(韓愈:進學解) 。

  年輕時,很喜歡美國作家、記者傑克.倫敦(Jack London, 1876-1916)的座右銘:「寧化飛灰,不作浮塵;寧投熊熊烈火,光盡而滅。……寧為耀目流星,迸發萬丈光芒;不羨永恆星體,悠悠沉睡終古。」 今天,看香港雨傘請願中的青年學生,感受到他們追求真正普選和社會公義的理想迸發之激情,想起唐代文學家韓愈(768-824)在〈進學解〉的話:「少始知學,勇於敢為。」

  在理想、勇氣的背後,他們認同的社會抗爭目標,卻是難以承受的沉重。目標是迫使人大撤回「八三一決定」並道歉、香港特首辭職。這兩項由學聯與「和平佔中」發起人確定的目標,是脫離現實的政治幻想。

  街頭抗爭持續近20天,參與者可否從了解北京的政治生態入手,思索兩項目標不能達到?從更新觀念中,探索社會抗爭方式的更好「選項」。

  預設兩目標 是政治幻想

  從高鐵事件、國教事件到現在的雨傘請願,本欄擁抱「八十後」和「九十後」,讚賞年輕一代對自由、平等、法治、民主的理想,為社會公義挺身而出的「護衛香港家園」之舉;在和平請願中,展現理性、忍讓。

  但是,對於上述兩項目標,本欄一直持「無法實現」的判斷。

  在雨傘請願之前的9月11日,本欄文〈九二二大罷課 學生牆角效應〉(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40911.htm),論及避免「堵塞遮打道」一類的偏激行為:「此行為不可能迫使政府讓步、人大常委會道歉。」9月18日文〈京官有罪推定 抹黑香港學生〉(http://forum.hkej.com/node/116675),解讀大學教授的「九一五函」,有「不可改變八三一決定」的判斷。在〈中國21〉攔之拙文,亦續有此類判斷:「北京當局應對港局著力於樹立、保持領導權威(家長權威、長官權威),維護人大八三一決定的權威地位;以我說你聽的毛式訓話方式,要港人絕對服從。」(9月30日);「香港的社會抗爭,絕不可能迫使北京當局撤回八三一決定……在利益多元化的社會,受負面影響者可忍讓三兩天,太長了怨氣便愈積愈大。」(10月6日)

  因篇幅關係,當時未解釋作出判斷的原因。近日,仍有學生和從政者表示,只要堅持下去就可達到目標;還有人說,某官「5000萬事」被揭露後,「政改有了曙光」。

  面對這種「天真的沉醉」,本欄為此解讀許多人為何對兩項目標充滿自信?

  第一,請願者以社會抗爭的經驗,簡單類比相似的事件,衍生理想的「預期」。他們認為,2003年二十三條立法事件、2012年國教爭議,因和平請願者的堅持抗爭,迫使官方讓步。這種結果,使許多人堅信兩項目標可期。

  第二,思維邏輯的錯誤。對於兩項目標的「預期」,是基於形式邏輯的簡單推理:參與抗爭的人數多、對當政者施加壓力大,相關官員涉嫌行為不當的醜聞揭發得多、嚴重程度更高,官方就會在壓力下讓步,改變政策和罷免官員。

  在一國屋簷下,香港政制主導權、行政長官任免權,由北京當局掌握。社會抗爭的相關議題,必須置於北京政治生態中考察。首先是跳出形式邏輯的簡單推理,在辯證邏輯下思辨當今北京的政治生態,它對相關議題定性和決策的影響,才能得出不與現實脫節的結論。

  政局大左轉 出現亞文革

  中共十八大(2012年11月)後,北京政局大左轉。新權要重樹毛的「高大形象」,重提階級鬥爭論,強調敵對(外部)勢力論;重評「蘇東波」,提出「一男兒」論,強調西方的滲透和知識界的自由化,導致蘇共崩潰、蘇聯解體;在知識界加強思想意識控制,展開大清查、大批判(批憲政民主論、民間社會論和普世價值等),形成「亞文革」之勢;在「強黨強軍強警強維穩」之下,更嚴密管控社會,取締新公民運動,樹立「敢亮劍」的強勢形象。

  這是不同於胡溫新政(2003年3月-2013年3月)的政治生態。

  相對於前朝(江朝)和今朝,胡溫新政期有略為寬鬆的時段。胡錦濤提出和諧論,在中共十七大(2007年10月),提及「人們思想活動的獨立性、選擇性、多變性、差異性明顯增強」;溫家寶著力構建科學發展觀,推動一系列經濟、行政體制改革,觸及普世價值和政改等敏感話題。

  對於新疆、西藏少數民族的群體事件,略有懷柔舉措;對於類似今日香港「佔中」行動(上街堵馬路、圍黨政機關大樓)的群體抗爭,並非大關大殺,創造了所謂柔性的孟連模式(雲南)、烏坎模式(廣東)。

  當然,胡的魄力不足,溫受到僵硬派牽制(太上皇仍遙控宣傳、政法系統),不少改革構想和施政受阻。

  二十三條立法、國教爭議引發的抗爭,能達致抗爭者的「預期」,與胡溫新政有關。

  在添馬公園 可創新光環

  對於雨傘請願,北京官方定性為外部勢力操控的顏色革命(雨傘革命),旨在奪取香港管治權。這是上綱到「敵我矛盾」。在這樣的定性之下,雨傘請願設定的兩項目標,還有可能達到嗎?

  兩項目標本是脫離現實(政治生態)的政治幻想,參與請願者不要因未達到目標而視為「失面子」,勿因「面子觀」而堅持堵馬路,繼續等待不可期的東西。堵馬路造成的社會負面影響,勢必加劇受影響者的怨氣;更大的風險,是可能面對的索償訴訟。

  雨傘請願的意義,在於喚醒民眾的權利自主觀、自發「護衛香港家園」(按基本法守護香港的法治、自由和行政中立);並引起全球關注,雨傘成為香港的新地標;許多香港年輕人,積累了民間社會和平抗爭的經驗。

  退到添馬公園(轉為合法集會),仍然可傳播自由、平等、法治、民主的理念,凝聚「護衛香港家園」的民間活力,又能消除堵馬路的負面影響,再創和平請願的光環。

註釋:
 1.
傑克.倫敦的座右銘: I would rather be ashes than dust, I would rather my spark should burn out in a brilliant blaze, Than it should be stifled in dry rot. I would rather be a superb meteor, With every atom of me in magnificent glow, Than a sleepy and permanent pl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