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強化全權主義 編造尋釁滋事

丁望

原載:信報2014.5.22 
   時事評論版(A22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4.6.6
字數:原文1,888,上網2,068


   在2010年12月「網談」中, 改革家溫家寶總理說:
「要尊重個人的人格,……以至犯罪的人都要尊重他們的人格。」
網絡圖片

  關鍵詞全權主義,尋釁滋事,一黨領導,維穩,刑法,刑訴法,法釋,司法程序,人格尊嚴,亞文革,蠻幹
  評介人物:
徐友漁,浦志強,郝建,溫家寶,康師傅
  引述歷史典籍:
不寬綽厥心,亂罰無罪(尚書.無逸)

  不管什麼政體的國家、政府,無不以維持社會穩定為施政的一大訴求。維穩必須在制約公權、保障人權、維護社會公正的法律和制度軌道,公民有講理之處。

  「一黨領導」體制下的維穩,卻往往疏離或背棄法律、制度,而是家長(或長官)意志決定一切的全權主義模式,即毛澤東的「無產階級專政」高度集權模式。在「穩定壓倒一切」的口號下,與民眾合法權益有關的法律條款和司法程序,成為任由擺布的政治丫環。

  5月上旬的六書生案,就是強化全權主義的家長意志產物,缺乏法律的立腳點和司法程序公正,卻與借事立威的「新權威主義」有關,令人慨嘆無處講理。

  編造假罪名 損人格尊嚴

  在「一黨領導」體制下,執政黨實際主導法律的制訂,也掌控司法和維穩權,這是全權主義的特點之一。十八大後的一系列「尋釁滋事」案,卻違背刑法和刑事訴訟法(簡稱刑訴法),也不符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兩高)的司法解釋(法釋)。

  本欄15日文〈北京六位書生 何曾尋釁滋事〉(http://forum.hkej.com/node/112913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40515.htm
)分析刑法第293條、兩高法釋〔2013〕18號文件(2013年7月),對「尋釁滋事」的法律界定,論證官方以「尋釁滋事」罪名拘押六書生不當。

  本文先述評「尋釁滋事」的定罪範圍,再析官方以「尋釁滋事」罪名拘押六書生,是對人格尊嚴的侵害。

  依據刑法第293條和兩高法釋文件,追究刑責的「尋釁滋事」行為有4項:隨意毆打他人,追逐、攔截、辱罵他人,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佔用公私財產和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

  有上列行為而且「情節惡劣」(或稱情節嚴重)、「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可判5年以下徒刑。

  這是針對流氓或疑似流氓的「破壞社會秩序」行為,並有定罪的量化規範。例如「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佔用公私財物」(第3項),界定為「情節嚴重」應追究刑責的,量化標準是:強拿硬要(類似敲詐勒索)或損毀、佔用財物,分別為1,000、2,000元。

  徐友漁、浦志強、郝建等書生的「五三聚會」,是在私宅,即使八九學潮的話題涉及「敏感政治」,也只是交談,沒有上述的4項行為。

  近年來,各地以「尋釁滋事」罪名拘押一批學者、維權律師,既是嫁禍,也是傷害人格尊嚴。他們並非敲詐勒索、毆打、攔截和逞強耍橫之徒,更無「破壞社會秩序」,硬套「尋釁滋事」,是人格侮辱。

  這是借事立威常用的手段,突顯毛式的「敢想敢說敢幹」的「蠻幹」,又回潮了。

  未判刑示眾 違刑法12條

  除了編造「尋釁滋事」的秋後算帳,十八大後常見的怪事是:被拘留者如廣州、北京的幾位記者,在官方電視新聞台「認罪悔罪」。他們穿囚服(男的剃平頭),以低頭認罪的姿勢讀認罪書。

  這是回到毛時代的「罪犯示眾」,以顯「無產階級專政威力」,是十八大後「亞文革」的標誌。文革時的「罪犯示眾」,是五花大綁加拳頭壓頸;現在的「亞文革」,是靠電視畫面醜化嫌犯,也是對人格尊嚴的傷害。

  此舉違反刑法第12條:「未經人民法院依法判決,對任何人都不得確定有罪。」罪與非罪的裁定,是法院的審判權,而非公安局的職權;未經法院判決有罪者,並非「罪犯」。刑訴法第50條,也規定:「不得強迫任何人證實自己有罪」。

  在2010年12月「網談」中,改革家溫家寶總理說:「要尊重個人的人格,……以至犯罪的人都要尊重他們的人格。」(
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0-12/26/c_12918680.htm) 當時的「太上皇」親信、「政法王」康師傅掌控政法委和維穩,有許多粗暴舉措。

  再以2012年全面修改的刑訴法(2013年1月生效)為研究載體,可發現六書生案違背司法程序。

  刑訴法第84條規定,「公安機關對被拘留的人,應當在拘留後的24小時以內進行訊問,有發現不當拘留的時候,必須立即釋放。」

  第89條規定,應逮捕的,在拘留後的3日以內,提請檢察院審查批准(特殊的可延長1至4日)。

  六書生是在5月4日(或稍後一兩天)被「刑事拘留」,關押於北京第一看守所,至5月21日超過半個月,超出法定時限。這是長期存在的超時羈押弊端,侵害基本人權。


  在「尋釁滋事」的一系列案件中,有些被拘押人的律師會見權被剝奪或拖延。依據刑訴法第37條,律師會見的要求,看守所至遲不得超過48小時安排。

  權力大於法 濫用口袋罪

  全權主義下的高度集權,特別是金字塔頂和省領導層的集權,形成家長制或地方長官制的一言堂,家長意志下的「政治需要」,可使法律「白條化」。

  北京一位法學家提到要「破解權大於法的難題」,正視「以權壓法,以言代法,個人意志凌駕法律」(新華月報2014年4月第7期,頁71)。上海交通大學一位法學教授說:「官員當到一定級別之後就可以不把法律放在眼堣F。……法律是政府的工具,這是很危險的。」這是應深思的體制弊端。

  權比法大和十八大後「大權獨攬」的新權威主義,加劇口袋罪「尋釁滋事」的濫用。官場的「法盲」(不了解刑法第293條和法釋)和「不把法律放在眼堙v,令民眾有無處講理之困。

  《尚書.無逸》謂:「不寬綽厥心,亂罰無罪」,會積聚民怨。在當代社會的公共治理中,當政者如不能以寬容之心,對待社會的多元化和意見差異,亂罰無罪的人,必會加深民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