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從斯大林幽靈 到犬決張成澤

丁望

原載:信報2013.12.19
   時事評論版(A21版) 
   思維漫步 專欄
字數:原文1,888,上網2,300
上網:2014.2.28


張成澤上庭的狀況。網絡圖片

  關鍵詞北朝鮮,清黨,犬決,大肅反,羅織罪名,間諜,敵對勢力
  評介人物金正恩,斯大林,毛澤東,布哈林,雅果達,霍查,巴盧庫,謝胡

  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簡稱共運史),「一黨領導」體制之下的黨內鬥爭頻繁,「領袖」找藉口清黨、整人,手段殘暴,早已是政治的「常態」。北朝鮮「金三帝」(網友稱金三胖)大清黨,處決其父金正日的「親密戰友」、姑丈張成澤,是「一黨領導」體制常有的事。

  殺人放火的「清黨」雖是「常態」,但張成澤「被軍犬咬死分而吃之」說,卻使人有毛骨悚然的恐怖感。

  金三胖警示 死無葬身地

  關於政治局委員兼行政部長、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人民軍大將張成澤(1946-2013)的「罪行」,朝鮮勞動黨(共產黨)中央按金三胖旨意發表的新聞公報稱,他是顛覆黨和社會主義制度的反黨反革命分子、「罪不容誅的叛國賊」。經「朝鮮國家安全保衛部」特別軍事法庭審判,他對罪行「供認不諱」。

  所謂供認,借用「公報」用語「狠狠的鐵錘」,是他受不了酷刑逼供。從他出庭受審的電視畫面來看,眼角有重傷、血跡斑斑,雙手也有很明顯的創傷。

  張成澤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的實況如何,獲自平壤的消息有二。一是南韓的報道:由金三胖之兄正哲率親衛隊執行,以機關槍射殺致死;二是北京媒體的報道:放一群餓了數天的軍犬,將被剝光衣服的張某和五個親信咬死「分而吃之」,金三胖和李雪主在現場觀看。

  從「公報」的用詞去判斷,第二種「執行方式」頗有可能。「公報」稱,對於「狗不如的人間渣滓」張成澤,「革命的槍桿子絕不容忍」,要使他「在祖國疆土上死無葬身之地」。張某既然是「狗不如」,就讓「忠於領袖」的餓犬咬死並「分而吃之」,達到「死無葬身之地」的嚴厲懲處。

  「省略火化」的「犬決」,是「有金三胖特色的無產階級專政」,是斯大林式恐怖。在蘇聯、東歐共產集團,雖未有「犬決」之事,但「領袖」視「親密戰友」為可以任意折磨的狗,卻是常有的事。

  張成澤是金二帝金正日的妹夫(妹金敬姬任中央書記),在金朝三代「忠實執行」一系列「專政任務」,按照王朝指令整人,殺害大量的「黨內戰友」和平民。

  金三帝給他的反黨罪名,是隨意編造出來的。2009年濫發貨幣、今年5月租借羅先經貿區地皮給外(中)國,分別是金二帝、三帝拍板,張只是建議者或實際執行者。

  斯大林肅反 布哈林遇難

  斯大林式恐怖源自「一黨體制」的高度集權、列寧(1870-1924)的無產階級專政論。

  斯大林(1879-1953)當權時(1924-1953),以整風、清黨、肅反之名,任意羅織罪名,關押、殺害「黨內同志」。金三帝誣陷並殘害張成澤,同斯大林、毛澤東、霍查的恐怖清黨並無分別。

  事有湊巧,張成澤事件發生時,恰是布哈林(1888-1938)遇難75周年,俄羅斯莫斯科歷史檔案館舉行學術研討會,紀念布哈林等人。

  三十年代,斯大林推行大肅反。1936-1938的莫斯科大審判,殘殺了一批蘇共高幹、醫生和高幹秘書(包括作家高爾基的秘書),其中有政治局委員加米涅夫、季諾維耶夫(均1883-1936)和布哈林。*

  港大榮休講座教授饒餘慶曾發表〈蘇聯平反政治冤案的社會意義〉一文,指出:「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上最駭人聽聞的政治冤案,莫過於三十年代蘇聯的大整肅。」

  在1938年被處決的布哈林,是經濟學家,列寧的親密戰友,當過蘇共中央機關報《真理報》總編輯。在紀念75年前遇難者(1988獲戈爾巴喬夫的蘇共中央平反)的集會上,歷史學家彼得羅夫等說,給布哈林等人的罪名「十分荒謬」。

  斯大林還清洗「堅決執行專政令」的親信,如出身於肅反委員會「契卡」(後改組為國家政治保衛總局、國家安委會)的幹將、秘密警察頭子雅果達和葉若夫,分別於1938、1940年處決。

  在經濟極落後的小國阿爾巴尼亞,斯大林幽靈也在遊蕩。勞動黨第一書記霍查(1908-1985),在1943-1985當權,清洗、殺害大批「親密戰友」。1975年處決政治局委員、國防部長巴盧庫(1917-1974)和總參謀長杜米、總政治部主任恰科。1981-1982,清洗「謝胡反黨集團」、總理謝胡(1913-1981)於1981年12月「自殺死亡」(實是霍查暗殺致死)。

  他們都是霍查長期的「親密戰友」,謝胡當過「人民軍」總參謀長、內務部長、司法部長、國防部長,擔任總理28年(1953-1981),是霍查的接班人。但是,霍查竟把他說成是南斯拉夫、蘇聯、美國、英國的「國際間諜」,置他於死地。他死後,霍查編造謝胡按南斯拉夫國安局之令打算殺害「領袖」,稱他的「自殺」是「可恥行為」,又稱:「黨只能把他當狗一樣埋掉。」金三胖的「犬決」,或可能是從霍查的「當狗埋」得到的「啟發」。

  隨意編罪名 鞏固家長制

  從斯大林的大肅反,毛澤東的鬥爭走資派、霍查的殺巴盧庫和謝胡,到金三帝的「犬決」,被害者的罪名無非是勾結外國間諜(或稱敵對勢力),反黨、顛覆社會主義國家和政權、復辟資本主義,這是按家長意志和「政治需要」編造出來的;如五五年自殺的高崗(1905-1954),文革時被殘害致死的彭德懷(1898-1974)、劉少奇(1898-1969),都被毛稱為「堻q外國」內奸或工賊。假、大、空、騙,正是一黨體制政治清算的一大特點。

  第二特點,是被整者大都是整人者長期的「親密戰友」,執行「無產階級專政」的政策很賣力;從斯大林的秘密警察屠夫雅果達、葉若夫,毛澤東的「親密戰友」林彪、陳伯達,到金三帝的親戚張成澤,都是大幫兇。

  黨內鬥爭、政治清算的手段殘暴、株連廣(妻、兒、部屬受牽連迫害),是第三特點。

  金三帝迅速並以「犬決」的殘酷方式處死張及其親信,是集黨政軍大權者的借事立威,建立或增強家長制的個人權威;也以殘暴的手段,建立對政界和社會威懾之勢,這就是波蘭學者布魯斯(Wlodzimierz Brus)在《社會主義的所有制與政治體制》論述的「斯大林式恐怖」:以恐怖手段達致「防範效果」,警告「黨內同志」絕對服從領袖。排除「集體領導」和「黨內民主」,正是一黨體制的標誌
--------------------------------------------------------- 
  *
作者在〈論毛澤東的繼承人〉一文(明報月刊1973年9月號),曾分析斯大林式恐怖。讀友如擬翻閱,請瀏覽〈蘇共家長制與高層權力鬥爭〉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9913062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