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提趙紫陽改革 讓黨與政分開

丁望

原載:信報2013.11.28 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A23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3.12.13
字數:原文1,888,上網2,330


趙紫陽(右三)在十三大報告提出黨政分開.網絡圖片


溫家寶在中共十三大會場簽到,當時他是中央辦公廳主任.網絡圖片
  

  關鍵詞:政改,執政黨,體制弊端,異化現象,執政方式,黨政分開,黨內民主
  引述歷史典籍:
察盛衰之理,審權勢之宜;去就有序,變化應時(賈誼.過秦論)

  北京媒體正熱議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決定」(60條),觸及第58-60條的「加強和改善黨的領導」。

  思考型的學者提出執政方式改革。張志明在中央黨校《學習時報》發表的〈執政方式科學化的歷史突破〉,重提1987年黨政分開的改革構想(下稱87政改),稱黨政職能分開是執政方式改革的第一步;他說:「把克服以黨代政、黨政職能不分的弊端,作為執政方式改革的突破口。

  張氏未提趙紫陽與87政改的關係,但略涉獵中共黨史(1921-)或改革開放史(1978-)者,都了解執政方式改革構想背後的「趙紫陽思維」。這是他的「建議」引起學界關注的原因之一。

  面對阻力大 趙政改落空

  87政改,是1987年10月中共十三大正式提出的改革項目,在趙紫陽代表中共中央發表的「報告」有闡述,要點是黨政分開,其餘都只是行政體制改革。

  十三大之前,趙氏在十二屆七中全會預備會(1987年10月)發表講話,詳細「說明」黨政分開的舉措。他說,黨政分開是政改的「首要關鍵」,「黨政不分,以黨代政這個問題不解決,整個政治體制改革無從展開」。

  黨政分開的意涵,是把各級黨委的職能界定為:對同級政府或行政機構、企業的政治領導(政治原則、政治方向、重大決策、重要幹部推薦),不包攬政府、行政機構、企業的工作。

  趙氏在七中全會的講話,提到逐步撤銷國務院各部的黨組(或黨委),地方黨委不再包攬地方政府的行政工作,「轉變過去那種黨委包攬一切的老習慣老傳統」。

  他深知政改的障礙很大,在十三大的「報告」稱政改「近期目標是有限的」。

  他說,十三大「基調是反左」。對於推進改革的「十三大特色」,本欄的解讀是:一,確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論;二,提出黨政分開的政改構想,這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最低端的政改設想。

  這兩大「頂層設計」的參與者,有趙紫陽、胡啟立、喬石和溫家寶等。在1987年11月2日的十三屆一中全會上,趙當上政治局常委、總書記,喬石和胡啟立是常委兼書記處書記,溫是書記處候補書記(仍兼中央辦公廳主任)。

  在口述的《改革歷程》(杜導正序),趙氏指出:

   「改變共產黨的執政方式,不改變共產黨的執政地位,十三大設計的這一思路是可行的。」 (頁278)

  87政改並未落實,主因是小平等老人並不真正贊同政改。

  八九學潮後,趙和胡啟立(原預定接趙繼任總書記)等下台,接任總書記者全面推展反自由化,提出分清兩種改革觀(問一問姓社還是姓資),強化專政職能和思想意識管控,並設立疊架式的監控機構,政改的話題成為禁忌。

  政改四內涵 憲政民主路

  真正的政改內涵,本欄詮釋為四點:

  一是執政黨的執政,必須完全依據憲法,並在完善憲法的基礎上,走憲政之路,改變黨權高於一切、權大於法、以家長意志或書記意志行事的一言堂,實現社會法治。
  二是正視執政黨的體制弊端,建立有效的權力約束機制,首先是消除權力終身制(職務終身制雖被廢除,退位的某些權要卻仍遙控政策、人事、政局),建立真正的黨內民主機制(包括黨內民主選舉),在黨內民主的基礎上逐漸推動社會民主。
  三是建立走向現代化文明國家的執政體制,包括87政改的黨政分開,執政黨不包攬行政,不干預司法的獨立運行。
  四是建立真正的以民為本的執政觀念、為民服務的施政機制,實實在在「還權於民」:執政黨承諾民眾的知情權、表達權、參與權、監督權和憲法規定的自由、平等權。

  中共十八大後,政壇沒有推行政改的「氣候」,十八屆三中全會並無關於黨政分開的政改決定。對於「加強和改善黨的領導」,60條的表述是:「充分發揮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領導核心作用,建設學習型、服務型、創新型的馬克思主義執政黨,提高黨的領導水平和執政能力。」

  關於「黨建」的第58-60條,只是重複「維護中央權威」、「加強宣傳和輿論引導」一類的老話,觸及幹部管理的一些規定,並無真正的政改部署。60條提及的行政體制改革,實非政改。

  高度集權制 貪腐積民怨

  中共成為執政黨,已有64年的時間,具有很強的組織動員能力,依列寧的無產階級專政論、斯大林和毛澤東的階級鬥爭論,建立了高度集權的權力模式。這種模式「方便」對社會的管控,卻阻礙社會的法治和現代化。

  「大權獨攬」的高度集權體制,導致權力異化現象,「為人民服務」變為「人民為黨官服務」;權力尋租加劇官場腐敗。
早在八十年代初,中共理論家熊復就說:

  「有些人竟把我們黨的領導者地位當作個人權勢的資本,把本地區、本部門的群眾看成自己統治下的『子民』。他們在自己主管的地區或單位堙A打著『領導一切』的招牌,盛氣凌人,稱王稱霸,獨斷專行,壓制民主;甚至還有個別人濫用職權,假公濟私,違法亂紀,腐化墮落,從而把他們所佔據的領導職務變成為統治者的地位。

  在自由、開放、民主的社會,執政黨和在野黨都在多黨競爭中不斷改革,不管是西方的瑞典社會民主黨、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還是東方的韓國新國家黨,都在政改中開拓可持續發展空間。

  有124年歷史的瑞典社民黨,自漢森(Per Albin Hansson, 1885-1946)於1928年提出「人民之家」的政黨理念以來,就十分關注民意、民疾和「擁抱群眾」,真正做到「以民為本」、為民謀福祉;德國(西德)在二戰後實行政改,從原來的軍事專制國家、希特勒納粹主義,轉變為以「尊重人的尊嚴」為時代標誌的民主國家;韓國新國家黨等,近幾年著力於制度約束。

  西漢.賈誼(前200-前168)的〈過秦論〉謂:「察盛衰之理,審權勢之宜;去就有序,變化應時。」當今的執政黨,汲取「歷史經驗教訓」,改變體制弊端,適應文明社會的潮流,是當務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