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從大漠孤煙直 到沙塵暴南下

(沙塵暴二之一)

丁望

原載:信報2010.3.31
   時事評論版(第19版) 
   思維漫步 專欄


戈壁沙漠。網絡圖片

敦煌莫高窟陷沙化危機。網絡圖片

  關鍵詞:沙塵暴,氣流,沙源,荒漠化,沙化,流程,水土流失,生態失衡,歷史沉澱
  引述唐詩:
  
沙塵朝蔽日(薛奇童)
  烽火動沙漠,連照甘泉雲(李白)
  大漠風塵日色昏(王昌齡)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王維)
  平沙萬里絕人煙(岑參)
  今君渡沙磧,累月斷人煙(杜甫)
  大漠沙如雪(李賀)
  眼見風來沙旋移,終年不省草生時(李益)
  平沙莽莽黃入天,輪台九月風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隨風滿地石亂走(岑參)


  3月中下旬的華北、西北沙塵暴,南下韓、日、台,也越過香港。

  沙塵暴下,不見白雲,一片灰濛,視線模糊,頗有「沙塵朝蔽日」(唐.薛奇童)之困;鼻子、氣管敏感者,呼吸倍覺困難。

  據北京氣象專家的評估,今年是沙塵暴高發期。3月30日,沙塵暴又在新疆、甘肅、內蒙出現;4至5月,或還有6至9次沙塵天氣,香港人還得領教沙塵暴「無邊界」的威力。

  沙塵暴形成的要素,是沙源、強風和足以「輸送」沙塵遠遊的氣流;風起、塵浮、沙飛、石走,恰概括了沙塵暴的「流程」。中國是水土流失大國,沙源的產生有「歷史沉澱」,也有當代的生態失衡。這是本文討論的範圍。

  禍起於沙源 蒙古氣旋強

  3月的北方沙塵暴,起於三個主要的沙源區:西北的新疆南部、甘肅河西走廊和華北的內蒙古南部。有沙患的21省,180萬平方公里受侵害,佔全國960萬平方公里國土的19%;沙塵暴覆蓋的人口超過2億7,000萬,約佔總人口的20%。

  沙塵暴禍起沙源,有沙源如沙漠、沙地等,才有浮塵、揚沙乃至飛石的自然景象。

  把沙塵吹起、「輸送」到鄰近或遙遠地方的,是強勁的風和冷空氣形成的氣流。

  借用遠程控制學的術語,如同火箭運載衛星上天,持久的強風、氣流是沙塵暴的載體。它們把沙塵吹(浮)起,甚至把沙、石「搬運」到遙遠的地方。這是運載力很強(強勁冷氣流是最大動力)的載體,足以使華北、西北的沙塵暴波及韓、日、台、港。

  這次的氣流,氣象學家稱為「蒙古氣旋」,「發功」於外蒙南部和內蒙的沙漠。

  大量的水土流失,是長期的生態失衡現象。據國務院水利部和林業局的調查報告,水土流失面積350萬平方公里,佔國土37%。

  中國又是荒漠化大國,荒漠化土地260萬平方公里,佔國土的27%。荒漠化土地包括戈壁、沙漠、沙地、沙磧、岩漠等;其中,沙化土地170萬平方公里,佔國土的18%。

  荒漠沙化重 敦煌被沙淹

  荒漠及沙化地,主要在西北各省和跨越西北、華北、東北的內蒙古。

  那埵酗鉧嚏B沙漠和大面積的沙化地。

  南疆塔里木盆地的塔克拉瑪干沙漠和庫姆塔格沙漠,青海柴達木盆地東南的戈壁,甘肅河西走廊的三大沙漠,內蒙西北與寧夏和甘肅的騰格里沙漠、與甘肅的巴丹吉林沙漠,內蒙西部與陝西的毛烏素沙地,內蒙中部的渾善達克沙地,自然環境都很差。

  新疆的荒漠化居各省首位,約佔全部荒漠化土地的三分之一,沙漠則佔了三分之二。

  甘肅也是荒漠大省,沙化地佔全省面積的四成三。北部河西走廊的騰格里沙漠、巴丹吉林沙漠和庫姆塔格沙漠(跨越甘、疆),導致生態環境惡化。

  張掖以西的酒泉、玉門、敦煌,風沙災害尤重;溫家寶總理不久前說,敦煌的莫高窟(壁畫寶藏地)正被沙漠掩蓋。

  荒漠化、沙化地帶,易生沙塵暴。荒漠化、沙化的自然環境,有「歷史沉澱」,也與近幾十年的生態失衡有關。



唐代山水詩人王維
(700-761)

 

  唐代邊塞詩 飛沙和走石

  唐代(618-907)詩人的邊塞詩,可讓人領略「歷史沉澱」。

  在唐詩中,描寫大西北風沙的詩不少,如李白的「烽火動沙漠,連照甘泉雲」(塞下曲之六);又如王昌齡的「大漠風塵日色昏」(從軍行)。

  在當代的「語境」中,「大漠」泛指荒漠、沙漠、沙化地。邊塞詩中常見「大漠」,最為後人稱道的,是山水詩人王維的「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使至塞上)

  清.曹雪芹(1715-1763)寫《紅樓夢》,借香菱之口讚嘆王維這句詩(48回);近代學者王國維(1877-1927)謂,此乃「千古名句」。

  《紅樓夢》48回〈濫情人情誤思游藝 慕雅女雅集苦吟詩〉,寫香菱隨黛玉讀唐詩,提到「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時,說:「想來煙如何直?日自然是圓的,……合上書一想,倒像是見了這景的。要說再找兩個字換這兩個,竟再找不出兩個字來。」

  王維詩中的邊塞,是今甘肅河西走廊和寧夏一帶。荒漠之地人煙少,甚至無人煙,詩中的「孤煙」是戰事中作為警示信號的烽火和燧煙,並非民居冒出來的燒飯之煙,燧煙是以狼糞為燃料,故稱為「狼煙」。

  寫大漠的邊塞詩,多著墨於荒涼,如岑參的「平沙萬里絕人煙」(磧中作),杜甫的「今君渡沙磧,累月斷人煙。」(送人從軍)

  寫沙塵飛揚的,有李賀的「大漠沙如雪」(馬詩)、李益的「眼見風來沙旋移,終年不省草生時。」(度破訥沙)

  描寫沙塵暴最「形象化」的,要數岑參的「平沙莽莽黃入天,輪台九月風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隨風滿地石亂走。」(走馬川行奉送出師西征)這是沙塵暴中「飛沙走石」的寫照。詩中的輪台,在今新疆西部邊境阿克蘇地區的庫車縣,在塔克拉瑪干沙漠以北。

  荒漠化和沙化土地,多為「歷史遺物」,但也有近六十年來形成的。自然生態的惡化,關乎「一黨領導」體制下的制度弊端、政策錯誤和核心領導人的好大喜功、家長意志。

  在毛澤東時代(1949-1976),大躍進、人民公社、文革運動,對社會、經濟、自然生態的破壞甚重。伐木墾荒、填湖造田等反智、反科學之舉,加劇自然生態失衡諸如水土流失、土地沙化,導致風沙、水旱災害頻仍。九十年代的「趕超時代」(新躍進,又稱江躍進),向重工業、石油化工業大傾斜的重化工業化,城鎮化中的圈地、圈河運動,也使資源的浪費和環境的污染加劇。


 相關文章:無樹不會成綠 還林減少沙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