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有包容存差異 剛柔交錯互濟

丁望

原題:有包容存差異 才有和諧社會
原載:
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08.8.20,第15版
上網:2017.7.13,更新:2017.7.26
字數:1,388


圖1,孔子畫像,網絡圖片。


  關鍵詞:和諧,和實,生物,包容,陰陽,剛柔,差異

  古代和諧觀的要義之一,是孔子的「和而不同」、史伯的「和實生物」。

  集體主義的「高度統一」,極權意志、家長意志的「輿論一律」,絕不是「和諧」。

  解讀古代和諧觀,不能避開和實生物論。本文把它放置於當代的社會語境,試詮釋其經典意涵。

  和實生物論 陰與陽調和

  「和實生物」是中國古代哲學的命題,少涉獵歷史典籍者難免有晦澀難懂之嘆。如把它放置於當代的社會語境,以政治學的視角解讀或伸延詮釋,或可讓讀者較易「理解」。

  在西周末期周幽王時(前781—前771在位),擔任太史的史伯應召於王室封君鄭桓公(周厲王少子、周幽王朝的司徒),評論「王室多故」的原因。針對周幽王重用專精獻媚的奸臣、迷戀「妖姬」褒姒,他認為,朝政之失是因周幽王「去和取同」。


圖2,褒姒,明代刻本畫像。


  史伯提出和實生物的理念:

  「和實生物,同則不繼。以他平他謂之和,故能豐長而物歸之;若以同裨同,盡乃棄矣。故先王以土與金木水火雜,以成百物。

  這段話,記載於東周.春秋時的《國語.鄭語》。編撰甚佳的《中華文明史》第2卷(河北教育出版社)寫成《國語.周語》,是一誤(第2卷,頁401)。

  史伯說的和、同,與春秋後期孔子(前551—前479)說的「和而不同」,是一樣的意思。

  和,指和氣,和平,互動、協調、互濟,融洽、暢順、和諧;同,指惡慾(惡行)相同、臭味相投、朋比為奸、媚俗合流。

  這堛滿u同」,與求同存異的「同」意思不一樣;後者是指在相當大的範圍內各方有共識,在凝聚共識中包容差異,以達致協調(大同小異)。

  史伯的話,可解讀如下:以此一物與彼一物「雜處」,而產生互動、協調,建立共生空間,就是「和」(以他平他謂之和);有「和」,就可能促成物資豐富、社會發展,並使民眾享有成果從而贏取民心(故能豐長而物歸之)。

  假如以相同之物或意見,湊合成相同性質的東西或「輿論一致」(若以同裨同),用盡了就只能拋棄(盡乃棄矣)。因此,以前的君王以土與金、木、水、火摻雜(雜處),促成陰陽調和、百物生長繁盛。

  求高度統一 缺事物制約

  史伯的和實生物論,源自約在西周初期正式成書的《易經》;它的陰陽、五行之說,對史伯頗有影響。

  和實生物論強調事物的相對性、差異性;在「不同」(存差異)的相雜(交錯)、互動中,有牽制,也有吸納、調和或創新。

  把和實生物論放置於當代的社會語境去詮釋,「以同裨同」是同一元素的簡單重複(或粗放型的「意見一致」、對家長意志的逢迎),並不創造新的有生命力的東西;而陰陽的交錯,剛柔的互濟,則激活萬物,並達致事物之間的和諧、共生──包括創造不超越自然環境承載力的可持續發展空間。

  這就如《易經》的剛柔互濟說:「剛柔交錯,天文也」(賁),亦如《易傳.繫辭》謂:「剛柔相推,變在其中」、「男女構精,萬物生化」、「物相雜,故曰文」。

  也就是孔子說的:「寬以濟猛,猛以濟寬,政是以和。」(左傳.昭公二十年)孔子理想中的「和」,是中庸之道,剛柔、寬猛互濟的中和之美。

  剛與柔之間 尋求中和美

  以辯證法的視角解讀,和實生物論是對於對立事物的調和,尋求剛與柔之間的「中和之美」。所謂對立,只是「不同」的相雜與制約,而非「你死我活」的惡鬥、排斥;所謂統一,不是「以同裨同」,而是互動、協調後的共生空間。

  在當代政治中,「以同裨同」的「高度集中」之禍,「同則不繼」的施政,有太多的實例。

  沒有包容差異的政治器度,何來和諧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