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主導創建中共 李達晚年淒慘


丁望

原載:信報2006.8.23 
   時事評論版(第17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07.7.20


李達(1890—1966).網絡圖片

  紀念中共建黨85周年和「長征勝利」70周年,官方的活動正熱,中共一大又成為傳媒話題。出席1921年一大的十三個代表名單,不再像文革時刪去李達、張國燾、劉仁靜和周佛海。據武漢教育界的消息,李達在武漢大學的弟子擬於本月24日舉行小型聚會,悼念他辭世四十周年。

  中共高幹中有兩個李達,武的李達上將,陝西眉縣人,曾任副總參謀長;文的李達,湖南零陵人,為中共一大的召集人。中共的主要創建人,是陳獨秀、李大釗和李達,並非現在官方報刊說的毛澤東。

  在四十年前的文革初期,李達被迫害致死。他晚年悲劇的背後,是毛澤東拒絕「救命」和極左派整人的狼性囂張,這是反思文革不能迴避的「狼群現象」。

  武大校長 病危不准入院

  李達是馬克思主義政治學、經濟學專家,五、六十年代在名校武漢大學當校長。1966年4月北京市「三家村」事件發生後,「毛主席的好學生」、中共中南局第一書記陶鑄和湖北省委第一書記王任重部署清算李達,王指使武大黨委書記莊果、哲學系女助教陸某編寫黑材料;這兩個極左派的「積極分子」,很快編出〈關於李達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澤東思想言行的初步材料〉,王加了批李按語,上報陶鑄。

  5月12日,陶鑄拍板批判李達,把他和前武大黨委書記朱劭天、常務副校長何定華,稱為珞珈山的反黨三家村。6月13日,中南局機關報羊城晚報(廣州)、湖北省委機關報湖北日報(武漢),刊出〈武大揪出朱劭天何定華等反黨反社會主義黑幫〉,雖然報紙未點李達之名,但他被押到武大的批鬥會場示眾揪鬥。6月30日,陶、王下令報刊點名清算他,刊出〈李達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澤東思想的言行〉。

  李達已是76歲老人,本有高血壓,在多次揪鬥中,備受折磨,病情急劇惡化,胃潰瘍又復發。莊果卻取消他的公費醫療,又不准自費治療。

  8月中旬,李達在臥室摔倒,發高燒,小便帶血,莊果和工作組仍不准他入醫院治療。直到22日奄奄一息時才獲准入院,夫人石曼華(繼室)卻不准陪伴護送。兩天後,他會見馬克思去了。這是狼性囂張時代常見的悲劇;在人性泯滅的日子,無辜者的生命價值是零。

  李達死後第二天,武大校園有「憤怒聲討地主分子李達」的集會,石曼華被趕出校長宿舍住在破房,白天被迫在校園內拖板車「勞動改造」,備受凌辱。

  文革初期,南京大學的匡亞明是首位被公開清算的大學校長,李達則是第一位被整死的大學校長。他和夫人被摧殘,與五十年代初地主及其家屬「掃地出門」的遭遇一樣,確如極左派言:「顯出無產階級專政的威力。」

  羅織罪名 極左打手胡來

  極左派對李達的「批判」,是隨心所欲羅織罪名。

  對於1958-1960年的所謂教育革命,李達在武大黨委會議上說過「糾正偏差」的話,呼籲不要打亂正常的秩序,不要由學生編講義,他說:「現在助教可以作副系主任、作教研室主任,荒天下之大唐。」這樣的老實話,竟被扯到反黨反社會主義。

  更荒謬的是,人民日報的文章說,李達是「陳獨秀右傾機會主義的應聲蟲」,在1927年「叛黨」。這是無視歷史事實的謊話。1923年,李達因與陳獨秀意見不合而離開中共,後來一直在大學教書,1927年怎麼有「叛黨」的事?

  李達事件,是文革的一個縮影,也是文革前歷次政治運動的「複印」。只要「政治需要」,當權者或極左派「積極分子」就可隨便編造罪名,或以侮辱和酷刑逼無辜者承認早已設計好的罪名。直到現在,在土霸橫行的鄉村,在長官專政之地,編造罪名或刑訊逼供,並非鮮見。胡錦濤近年常說,要建設政治文明;政治文明得以法治為基礎。要實行法治,必須汲取文革教訓,正視「拳頭出罪名」。

  潤之寡情 並未救他一命

  在文革之前,李達與毛潤之有交往。1966年7月,他給來武漢「暢游長江」的毛潤之寫信,曰:「請救我一命。」毛收到信後,於8月10日批示:「陶鑄同志閱後,轉王任重同志酌處。」

  在李達請求救命的危急狀況下,毛沒有「予以保護」的批語,導致湖北的極左派加劇迫害。他的遭遇、章士釗的「蒙受皇恩」,真是天淵之別。

  章士釗在被抄家後求毛「幫助」,毛在信上批示:「送總理酌處,應當予以保護。」他即獲得特別護衛。毛因早年獲他資助,對他頗照顧,甚至派專機送他到香港與侍妾會晤;毛也「關愛」其女章含之,曾推薦她當駐加拿大大使。對於落難、命危的李達,毛卻寡情無義。

  最近,有些毛派為毛澤東辯護,說他對李達冤案不知情。這是謊言,黨報、電台點名清算李達「聲勢浩大」,指其為「武大三家村」黑幫,他哪媟|不知情?他的袖手旁觀,有借刀殺人之意──任由地方的極左派把李達折磨致死,這是他對待「同志」慣用的政治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