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經濟總量第二 國際差距仍大

—從人均GDP等指標考察「崛起」


丁望

原載:信報月刊2016年8月1日8月號(總473期),頁66—69
上網:2017.7.24
字數:原文4,160,上網4,550


 環境污染與粗放型經濟發展很有關係。網絡圖片


  關鍵詞:GDP,總量,人均,高增長,粗放型,三高三低,華族地區,自由指數,環境污染

  言必稱「中國崛起」,是不少北京官員的「特色」。有資深外交官訪加拿大,對記者向加國外長的提問發火,說你知道不知道「中國已崛起」,GDP居全球第二。

  國內生產總值(GDP)居全球第二,並不等於真正的「崛起」,更不能因GDP的總量大,就阻撓記者對人權的提問。

  不只看分子 更要看分母

  改革家溫家寶主持國務院時(2003年3月至2013年3月),多次提到分母(人口總量)大,許多數據(分子)被分母一除,就相當小了(大意);接任總理的李克強也有「分母觀」:「主要經濟指標已居世界前列,但按人均算就排到後面了。」

  與這兩位「分母派」不同的,有極端民族主義亢奮的大小官員,高舉毛紅旗的「毛左」,是「分子派」,以「中國崛起」的話題,擺出「我說你聽」的訓話姿態。他們有兩個通病,一是只說總量,不說人均量;二是只提「量增」,避開品質。後者涉及產品的素質,產能是否過剩,GDP增長的能源和環保代價。

  GDP總量是考察經濟的一個指標,但不等於富強、文明的程度。更為重要的指標,是人均量、環保指標和社會自由度、清廉度和可持續發展空間等軟實力。

  2015年人均GDP數據,最近由國際貨幣基金(IMF)發表。本文以此為研究的載體,略析GDP總量與人均量的落差、比較不同社會制度的差異。

  GDP總量 佔全球14%

  80年代以來,中國大陸的經濟體制改革,帶來30年經濟的高增長,GDP年均增長約9%。

  十二五期間(2011—2015)才放緩,由2011年的9.5%,下降至2012年的7.7%,2015年首次「破7」(6.9%),5年平均增速超過7.8%,高於經濟持續穩步增長的香港、台灣,更遠高於全球平均數。

  據北京官方於今年2月底發表的2015年統計公報,2015年的GDP(不含港澳台數據)67.67萬億元人民幣,以年均匯價折算為10.86萬億美元,居全球第2,僅次於美國,約為美國的62%。李克強估計,到「十三五」(2016—2020)的最後一年,GDP可望達17萬億美元,相當於2015年的美國水準。

  GDP佔全球額份,從1978年的1.8%,上升至2007年的7%、2014年的13%,2015年超過14%。

  據IMF在4月發布的數據,全球最大的15個經濟體中,絕大多數是西方先進發達國家(美1,德4,英5,法6,意8,加10),2個是亞洲經濟強國(日3,韓11),其餘是金磚(BRIC)四國(中2,印度7,巴西9,俄12)。

  經濟規模(GDP總量)大,未必是經濟強國,有的是經濟實力較差的發展中國家,如排名30之內的印尼,排名60之內的巴基斯坦和孟加拉,人均GDP甚低(分別略超過1,600、1,400、1,200美元),是國弱民窮之國。

  比較人均量 看自由指數

  國際間衡量經濟實力、社會現代化程度的指標,更重要的是人均量,從人均的GDP,到人均的鐵路、公路里程和教育年數等,更能觀察一個經濟實體是否真正「崛起」。

  中國大陸的GDP、外匯儲備、吸收外資、進出口貿易、鐵路里程、鋼鐵等產品的總量都很大,但人均量較低或很低,有的項目缺乏實質的效益。


  例如,鋼鐵產量早已超過英國,居全球首位,但市場萎縮,產能過剩,產品積壓,銷售1噸鋼的利潤僅可購1根冰棒;「鋼鐵元帥」背後的國企,早淪為靠公共財政補貼「吸血」的「殭屍企業」。

  2015年,大陸的人均GDP,是7,924美元(IMF的數字是7,990美元);據IMF的數據,在全球的排名78。

  李克強的〈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新的目標要求〉透露,2014年的人均GDP 7,594元,只相當於全球平均數的70%、歐盟的20%、美國的14%(七分之一),排名在80位左右【註1】。

  其他衡量經濟發展水準、現代化程度、人權(自由、公平競爭權利等)的數據都很低。

  分為四個組 比較現代化

  全球有公信力的系列數據,可以比較不同社會制度的國家、地區經濟實況、社會現代化程度。在比較之列的有四組(表1)。

  一是廣義的華族地區中國大陸、香港、台灣和新加坡(華族人口佔70%);馬來西亞是馬來族主導的回教國家,但華族的人口約佔24%,且有華族政黨,華族對經濟、政府決策有相當影響力,權且列入比較。

  二是5個共產黨執政的紅色國家。

  三是90年代初蘇聯東歐解體後,已經自由化、西歐化的原東歐共產國家捷克斯洛伐克(現在是捷克和斯洛伐克)、波蘭、匈牙利,原被蘇聯吞併的波羅的海沿岸國家愛沙尼亞、立陶宛、拉脫維亞(蘇聯的3個加盟共和國)。

  四是俄羅斯和蒙古,蘇聯解體後未「西化」的上海合作組織參與國家。俄羅斯和哈薩克等中亞國家,是「一黨領導」體制弊端沉澱甚重的國家,是家長制的威權政體;蒙古則是「另類國家」:選舉、民眾自由權的「開放度」較大。

  人均GDP 新港台前列

  華族聚居地的2015年人均GDP(美元)(表1),新加坡最高,接近53,000,居全球第7,僅次於美國;香港超過42,000,台灣超過22,000,馬來西亞超過9,500。中國大陸的7,990,約相當於新加坡的15%、香港18%、台灣35%、馬來西亞的83%。

  波羅的海的愛沙尼亞、立陶宛、拉脫維亞,人均GDP遠高於俄羅斯和中國大陸;原東歐共產國家捷克、斯洛伐克、波蘭、匈牙利,同波羅的海三國相似。其中,愛沙尼亞的人均GDP 17,288(排名44),中國大陸的人均GDP約為愛沙尼亞的46%。

  在華族聚居地,港、台、新、馬的人類發展、自由、清廉、快樂指數,遠高於紅色國家;波羅的海三國和原東歐國家,排名亦遠高於5個「老共」。

  蒙古的經濟仍落後,人均GDP只接近4,000元,排在110名之後,但致力政治體制改革,與俄羅斯、中亞國家比較,民眾的「自由度」較強。在全球自由、新聞自由、清廉指數的排名,均遠高於中國大陸和俄羅斯,這是引人關注的「蒙古現象」。

  經濟強國群 具制度優勢

  表2列入的21個發達經濟體,有亞洲的新加坡、香港和日本,其餘18個是歐美先進工業國,人均GDP在32,000美元以上。其中,排名21的日本,GDP總量居第3,但人均相當於中國大陸的4倍,即中國大陸僅相當日本的24%;德國(GDP總量第4)的人均GDP,相當於中國大陸的5.1倍,即後者只有前者的19%。

  西方先進工業國的經濟實力強、社會現代化程度高,關乎社會制度優勢。在法治的軌道、限制公權保障人權的自由民主制度下,民眾有充分的自由權及選舉權;包含NGO的民間社會對公共治理的參與,成熟的市場經濟體系等,也是經濟發達不可或缺的因素。


  已自由化、西歐化的原東歐國家,也逐漸獲取制度改革的「紅利」。在華族聚居地區,人均GDP和主要指數的差異大,亦關乎社會制度。

  生態受破壞 帶血GDP

  中國大陸經濟的長期高增長、GDP總量居於全球前列,被視為「崛起」的標誌。但是,GDP有摻水成分【註2】,在「官出數字,數字出官」的利益驅動下,地方、部門的數字造假極為普遍。GDP「量增」的背後,礦難、交通和生產意外事故頻仍,毒奶粉、地溝油、假藥等毒流滾滾,故有帶血GDP、帶毒GDP之說。

  GDP的高增長和「總量壯大」,付出的資源、環境代價甚大。

  經濟的粗放型,遠離科學發展觀,形成三高三低的惡性循環:資源和資金的高投入、能源的高消耗、環境的高污染和生產低效率、營運低效益、產品低端鏈,民眾的健康和生命風險日益增高。


  據國際能源署(IEA)6月發表的能源與空氣污染報告,空氣的嚴重污染等因素,使中國大陸人民「折壽」2年,每年過早死亡者約100萬【註3】。工程院院士鍾南山醫師調侃:「50歲以上的廣州人,肺部都是黑色的。」

  水污染、土壤污染亦非常嚴重。10大河流受監測的水質斷面,4—5類和劣5類約佔28%,不能作自來水的取用水源;土壤受重金屬、殘餘劇毒農藥污染,鉛毒等血液之害甚重。

  自然生態惡化、社會自由度等因素,使人均預期壽命遠低於香港。2015年,香港的平均數是:男81歲,女87歲,男女平均約84歲;大陸則只有76歲,相差8歲。

  特權制度導致的社會不公平、貧富懸殊(實際的基尼系數已接近或超過0.5),突顯許多人未享經濟增長的成果,財富集中於政治權貴和有特殊官場網絡的暴發戶。

  據澳洲行走自由基金會(Walk Free Foundation)5月發表的〈全球奴隸指數〉(Global Slavery Index),奴隸絕對數最高的是印度;第2是中國大陸,奴隸數超過338萬【註4】。奴隸包括工廠、礦山的黑奴工(山西發生過黑奴工事件)、智障奴工、童工,被拐賣的婦女、兒童,被迫在街頭討乞的少年兒童等。

  社會遠離法治之道,民眾缺乏自由權和其他人權的有效保障。這幾年政局左轉,局部回歸毛老路,推展亞文革,經濟面對意識形態化的影響。「問一問姓馬還是非馬」,如同90年代的「問一問姓社還是姓資」,使經改受到很大阻力,包含清除「殭屍企業」的國企改革,在重重障礙中。

 註1,人民日報(北京)2015年11月6日,第3版。
 註2, 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60128.htm
 註3, http://www.worldenergyoutlook.org/
 註4, http://www.globalslaveryindex.org/

表1,全球人均GDP等指數排名比較


 指數名稱

 ﹝發表者﹞
 (發表年,總數)

A.2015人均GDP
 
  ﹝IMF﹞

 (2016,185)

B.2015
 人類發展指數

 ﹝聯合國﹞
 (2015,188)

C.2016自由指數
 
  ﹝自由之家﹞

 (2016,210)

1.香港

18(42,390)

12

104(63分)

2.台灣

38(22,288)

48(89分)

3.新加坡

7(52,888)

11

127(51分)

4.馬來西亞

67(9,557)

62

136(45分)

5.中國大陸★

78(7,990)

90

188(16分)

6.越南★

137(2,088)

178(20分)

7.老撾★

145(1,779)

141

195(12分)

8.北朝鮮★

205(13分)

9.古巴★

67

188(16分)

10.俄羅斯

71(9,055)

50

177(22分)

11.蒙古

114(3,952)

90

56(86分)

12.愛沙尼亞

44(17,288)

30

29(94分)

13.立陶宛

54(14,210)

37

39(91分)

14.拉脫維亞

55(13,619)

46

56(86分)

15.捷克

45(17,257)

28

22(95分)

16.斯洛伐克

48(15,992)

35

48(89分)

17.波蘭

59(12,495)

36

32(93分)

18.匈牙利

60(12,240)

44

72(79分)

 註:列入比較的18個經濟體,分為4個組:1—5是廣義的華族聚居地,5—9是當今的紅色國家,10—11是上海合作組織參與國原共產國家,12—18是蘇聯東歐解體後已自由化、西歐化的國家。
 A欄的人均GDP,前一數字是排名,括號內是數值(美元);排名,是根據IMF數據,把澳門、香港、台灣和全球、歐盟平均數列入而調整的次序。其餘各欄數字,均為排名。
 ★指當今的共產國家。

表2,發達經濟體各類指數比較

指數名稱
 
  ﹝發表者﹞

 (發表年,總數)

A.2015人均GDP
 
  ﹝IMF﹞

 (2016,185)

B.2015
 人類發展指數

 ﹝聯合國﹞
 (2015,188)

C.2016自由指數
 
 ﹝自由之家﹞

 (2016,210)

1.盧森堡

1(101,994)

19

8(98分)

2.瑞士

2(80,675)

3

16(96分)

3.挪威

4(74,822)

1

1(100分)

4.美國

6(55,805)

8

44(90分)

5.新加坡

7(52,888)

11

127(51分)

6.丹麥

8(52,114)

4

8(98分)

7.愛爾蘭

9(51,351)

6

16(96分)

8.澳大利亞

10(50,962)

2

8(98分)

9.冰島

11(50,855)

16

1(100分)

10.瑞典

12(49,866)

14

1(100分)

11.英國

14(43,771)

14

22(95分)

12.奧地利

15(43,724)

23

22(95分)

13.荷蘭

16(43,603)

5

6(99分)

14.加拿大

16(43,332)

9

6(99分)

15.香港

18(42,390)

12

104(63分)

16.芬蘭

19(41,974)

24

1(100分)

17.德國

20(40,997)

6

22(95分)

18.比利時

21(40,107)

21

16(96分)

19.法國

22(37,675)

22

39(91分)

20.紐西蘭

23(37,045)

9

8(98分)

21.日本

26(32,486)

20

16(96分)

★中國大陸

78(7,990)

90

188(16分)

 註:本表列入人均GDP高的21個經濟體,中國大陸附在後面以作比較。人均GDP排名在21之前的,有第2的卡塔爾(76576,美元,下同),第5的澳門(69309),13的聖馬力諾(49847),因不在其他指數中,故本表未列入。各指數的同一排名,往往有2個或以上經濟體(評分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