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公權力有邊界 不能重演文革

作者:江春澤
原題:重視公權力的法律邊界與制衡機制
來源:中國改革論壇網,2012年6月20日

   http://www.chinareform.org.cn/gov/system/Forward/201206/t20120620_144940.htm
字數:原文約6,200字,本摘要約1,500字
本網摘要上網:2016年5月11日


江春澤教授.網絡圖片

  關鍵詞:文革(毛文革),教訓,重演,集權,個人崇拜,民主政治,公權力,無法無天,權治

  前言:江春澤教授(82歲),是資深政治經濟學專家,國務院八、九十年代的智囊團成員,精研社會主義經濟理論、比較經濟體制學。九十年代初,她的關於計劃與市場的內部調查報告,由國務院體改委上報,被高層接納,吸納入1994年關於建立市場經濟體制的文件中。
  江氏於1956年畢業於復旦大學(上海)經濟系,後為中國人民大學(北京)經濟系研究生。曾在人民大學蘇聯東歐研究所、北大蘇東所從事研究。文革後,在中共中央宣傳部調研組研究,為于光遠之助手。1979-1988,在社科院世界經濟研究所當副研究員、研究員,曾赴美訪問研究。
  1988-1994,國務院體改委任國外經濟體制司副司長。
  1994-2000,國務院計委經濟研究中心重大課題協調司司長、宏觀經濟研究院科研部主任、研究員,博士生導師。
  著作有:《論社會主義與市場經濟兼容》、《比較經濟體制學──經濟體制擇優的理論與方法》、《江村的女兒》等。

----------------------------------------------------------

  文革教訓沉痛 官吏濫用公權

  .1981年中共中央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明確指出:「逐步建設高度民主的社會主義政治制度,是社會主義革命的根本任務之一。建國以來沒有重視這一任務,成了文化大革命得以發生的一個重要條件,這是一個沉痛教訓。」
 
  .英、法、美這樣的西方國家有更成熟的民主法治,在那堣ㄦ|發生「斯大林嚴重破壞法制」和中國「文化大革命」這樣的事情嘛!所以,我們不應當把現代民主制度這一人類文明的成果貼上「西方」標籤拒之門外,而不加以認真汲取。

  .民主政治的核心是通過法律保護公民的平等權利和制約執政者的公共權力。……幹部隊伍自發的、本能的意識是「公權使用最大化」,自己手中的公權力沒有法律邊界。

  .濫用公權力的現象相當普遍,特別是地方和基層的一把手,或是某個具體行政部門的負責人,手中的公權力是「無邊」的,是可以用來為自己或親朋好友肆無忌憚地謀私利的,這是導致腐敗彌漫的主要原因。以致造成人民群眾中認為「無官不貪」、「清廉只是例外」的印象。

  權治侵蝕民權 仍是無法無天

  .有些幹部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甚至奇談怪論、胡作非為,這種現實也使其下一代耳濡目染,只要老爸有權力,誰都管不了我,李剛不過是個小小的科級幹部,而「我的爸爸是李剛」形象地成了一句「經典名言」,它真實地寫照了所謂「官二代」的意識,只要有個手中有權的老爸,就「走遍天下都不怕」了。

  .一輛小轎車在安徽池州地區撞倒了一位拉平板車的老大爺,司機下車撫慰這位老大爺,多耽擱了一些時間,小轎車上的主人下車,毫無人性地問:「怎麼啦,你們安徽撞死一個人不就是賠30萬塊錢嗎?」這句話,引起周圍群眾義憤,認為富人自認為有錢就可以不尊重他人性命。

  .在多發的群體事件中,很多是幹部或「闊老闆」無法無天地侵犯群眾的切身利益,也有很多是他們「無法無天」地口出狂言而激起眾人的義憤。

  .手中掌握了公權力的人或與掌權者有權錢勾結的人,腦袋瓜堛k律意識淡薄,行為中無法無天。這種現象絕非個別,這怎麼能說是在建設「法治國家」呢?這明明是「權治」、「人治」。不改怎麼行呢?

  文革君主集權 造神個人崇拜

  .要像20年前消除對「市場經濟」的恐懼症一樣,現在,我們還需要從上到下消除對「現代民主政治」的恐懼症。現代民主政治也是人類文明的成果,不能把它貼上「西方」的標籤而拒之門外。民主政治的精髓是「分權與制衡」,不能因為領導人過去說過「我們不搞三權分立」就忌諱談「分權」問題。

  .美國的民主制度史就是民權不斷平等化的歷史。

  .現代民主制度的發展是人類文明的成果。要在學習和比較研究的基礎上汲取,汲取就不是照搬照抄,而是根據中國國情和現實情況加以創新。

  .要給媒體以獨立的空間,讓他們充分發揮監督作用。媒體監督是社會監督和群眾監督的重要組成部分。媒體之間要對報道和監督的領域有所分工,不要一哄而起炒作。對媒體的職業行為也要有道德規範和法律制約,不可空穴來風、污蔑造謠、人身攻擊、興風作浪等等。

  .不能……重演文革的民粹。「文化大革命」貌似民主,實際上是「借個人崇拜烘托起的君主集權和以狂熱性煽動起來的群眾暴政相結合」,造成了和平時期比世界上任何戰爭時期都更慘重的災難。決不能讓這種悲劇在任何藉口下捲土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