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湯一介:

儒家與後現代主義

發布:愛思想網(北京)2013年7月24日
    http://www.aisixiang.com/data/66031.html
   (原題:〈湯一介:儒家思想及建構性的後現代主義〉)
上網:2013年11月28日
----------------------------------------------------------

  本網編者按:
  湯一介(1927-),北京新儒學研究者,哲學家湯用彤之子,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中國哲學與文化研究所所長,中華孔子學會會長。夫人樂黛雲,為文學評論家。
  主要著作有:《郭象與魏晉玄學》、《兩晉南北朝的道教》、《佛教與中國文化》和《我的哲學之路》等。
  本文篇幅長,節錄的只是一小部分,讀者如擬閱全文,請瀏覽愛思想網。
----------------------------------------------------------

  中國正處在民族復興的過程中,民族的復興必須由民族文化傳統的復興來支撐。然而,在這個全球化的時代,傳統文化的復興要求我們不僅面對自己社會的問題,更要面對世界性問題。這樣就要求我們在發展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同時,必須注意到它既是民族的,又是世界的。這就要求我們不僅密切關注我們自己文化的實際發展,更要關注西方文化的早期趨勢。

  在此作者提出一種可供討論的可能的趨勢,也就是:國學和建構性後現代主義的結合(前者是傳統中國文化的學習,後者是西方剛剛萌芽的)能不能為中國以及世界的健康、理性發展提供幫助?

  人權對我們而言非常重要,因為人不應該被剝奪自由,只有「自由思考」、「自由演講」、「自由信仰」、「自由運動」等才能實現社會進步。然而,如何保護人權的問題經常受到外界力量的干擾,甚至剝奪。中外都是這樣。許多西方思想家和政治家把人權的概念無限擴大,以至人類可以肆意地破壞自然。所以汪德邁認為「人」對自然界的權力應該受到限制,應該從中國的「天人合一」思想中取得有意義的思想資源。

  我們的後現代主義應該通過嚴格科學的方法,使自己適用於這日益變化的社會,來更新自己。前現代傳統應該吸收啟蒙運動的積極因素,如關心和尊重個人權利,之後才能對後現代社會作出貢獻。這段話對於研究我們的意識形態和文化具有深遠意義。

  傳統的或前現代的中國文化需要吸收啟蒙運動以來現代社會的一切積極成果,如自由、民主、人權等「對個體權利的關注和尊重」的思想,而非排斥。

  除此之外,我們必須將這些積極的理念付諸實踐,這樣我們才能順利地將傳統的或者前現代的中國文化與後現代主義結合起來,推進現代社會向後現代社會的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