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長江洪水圍城 武漢街道行舟

丁望

原題:
1 天蒼蒼水茫茫 武漢市見汪洋
   2 填湖闖下大禍 武漢街道行舟
原載:1 信報〈中國21〉專欄,2016.7.11,A17版
   2 信報〈中國21〉專欄,2016.7.12,A15版
上網:2016.7.20
字數:原文2,020,上網2,744


1水淹武漢,黃花磯涼亭只剩下頂端。
這是武漢洪水「場景」很好的照片,
為「視覺中國」楚林的攝影作品,突顯攝影者的專業水準。

  關鍵詞:長江流域,強降雨,大洪水,天災,人禍,地下黑,外洪,內澇,填湖,看海現象


  狂風、強降雨和城市內澇,造成「三重疊加」災害。長江(表1)中下游的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蘇有大洪水;上游的雲南、四川、重慶遇災,下游的浙江、上海在防洪警戒中。西部的廣西、貴州和華南的廣東也有水災。

  兩廣水災沖走大量垃圾,由西江、珠江沖入香港大嶼山海面,故7月10日有「港官執垃圾」之秀。

  洪水湧武漢 有看海現象

  湖北省的省會武漢市(表1),又有「看海現象」。

  洪水滔滔,長江漢江站水位超過28公尺,遠超警戒線,高出1998年長江大水災數據。

  武漢市區被水淹,武昌火車站無法運作,地鐵亦因水浸癱瘓,一些住宅區停電,街道汪洋一片,又是「暴雨一來,大家看海」的場景,又現街道行舟奇景:救生艇或運輸小船在水淹的街道慢行。

  安徽省會合肥的肥東縣,有防洪堤壩遇險;江蘇省會南京的城區,有水淹之困。

  官方防汛指揮部透露,長江流域正面對「7下8上」水患(7月中下游暴雨成災,8月上游水災),自7月初以來災情加重,中下游全線水位超出警戒線,幹流和支流超出警戒線的堤壩地段,超過9,300公里。

  官方又稱,自6月30日以來的大洪水造成災害(表2),截至7月6日上午,死亡者140人,失蹤者超過40人,倒塌房屋約5萬間,災民接近2,700萬。

  災情甚重的武漢,是華中特大城市,人口超過800萬;面積超過8,000平方公里,相當於8個香港。這個工業重鎮,也是鐵路和高速公路樞紐,是京廣、京九、漢丹鐵路線的大站。大洪水淹城,對交通、商業、民生的負面影響甚大。

  暴雨必成災 涉三類弊端

  每遇強風暴雨,江河氾濫,必有水災,洪水圍城水淹鄉村,早已成為「常態」。胡溫新政期間(2003年3月至2013年3月),相對比較重視三農,溫家寶主持國務院時,對水利工程的資金投入較大,一些江河防洪堤壩的功能提升,但地方吏治腐敗,挪用貪污工程資金等仍常發生。

  就防洪排洪的視角去考察,洪水成災背後的施政和市政工程弊端,可歸納為三類。

  第一,防洪基礎工程不足或質量偏低,導致抵禦洪水沖擊、圍城的功能脆弱。

  1998年長江大水災時,朱鎔基總理與主管三農、防汛和金融的副總理溫家寶,在洪水第一線應對險情,發現防護堤壩是豆腐渣,曾嚴查地方和水利部門的貪腐。後來豆腐渣少了些,但水利資金流失仍常發生。例如,前幾年武漢獲財政撥款約130億,用於改善城市排洪、防澇,但官員「怠政」,只投入40億於相關工程。因水利、水務、電力、市政等部門各爭利益,資金分配爭執大,約90億資金滯留。


圖2,武漢「街道行舟」奇景,也是很好的「場景」照片,
財新網梁瑩菲攝影,取材自財新網。

 

  地下黑之弊 排水管不暢

  第二,城市「地上亮地下黑」的市政工程之弊長期存在,地上「面子(形象)工程」好看,地下排水管道卻設備落後、堵塞不暢順,以致經常內澇。一遇洪水,街道就大量積水,形成一片汪洋的「看海現象」。

  內澇涉及市政工程的設計違背科學。例如,地鐵站出入口高度,應超出水浸警戒線,但武漢地鐵站出入口卻不高於警戒線,以至洪水湧入站內。

  地下排水管的設計、設施落後,則與盲目「向蘇聯老大哥學習」有關。

  毛時代的工業化、市政政策和工程模式,向蘇聯老大哥「一邊倒」,搬蘇聯的斯大林一套,地下管道按蘇聯寒冷北方城市標準而偏窄,不能適應長江流域城市多雨易澇的排水需求。設計不妥和維修、更換設備滯後,造成遇雨必水淹街道之困。

  地方官重地上建築好看、突出領導人「形象工程」,特別看重廣場的規模和「華麗」,以建立城市的「名片」。在此傾斜取向之下,一方面,對水利、防洪基礎工程不太重視,維修監管脆弱;一方面,不重地下排水系統的改善和安全,以致「地下黑」難以改變。

  地方財政對排水系統的資金投入不足,不少官員的官僚主義、愛喊政治口號的形式主義,亦是治理內澇的障礙。

  湖北小水庫 質差和失修

  第三,長江流域的小水庫,有蓄水排洪功能。因數量不足、容量小、質量差,投入的維修資金和人力不足,不少水庫成為有潛在危機的「險庫」,遇上強暴雨,不僅缺乏有效排洪功能,且有塌庫之險。

  湖北省內的水庫,有超過1,600座面對洪水沖擊。不少中小型水庫建於毛時代,質量差,有的維修、加固不善而成為「險庫」,危機四伏。

表1,長江、武漢概要


A 長江

1 全長

第一大河,6,300公里,僅次非洲尼羅河、南美亞馬遜河

2 上游

西北青海省西南唐古拉山脈各拉丹冬雪山

3 入海

東部上海市黃浦江口入東海

4 流域

青海,西藏,雲南,四川,重慶,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蘇,上海(11省和直轄市);流域面積180萬平方公里

5 上中下游
(嚴謹說)

上游:上源至湖北省西部宜昌市,約4,530公里*
中游:宜昌至江西九江市湖口縣,約930公里
下游:湖口至上海市入海處,約850公里

6 上中下游
(寬鬆說)

上游:湖北以西,包括青海,西藏,雲南,四川,重慶
中游:湖北至江西,包括湖北,湖南,江西
下游:江西以東,包括安徽,江蘇,上海

7 支流

岷江,沱江,嘉陵江(渝),烏江(貴州),漢江(鄂),湘江(湘),贛江(贛),青弋江(皖),黃浦江(滬)等

8 沿江城市

重慶,武漢,九江,安慶,南京,上海等

B 武漢

1 城市級別

副省級**、特大城市,湖北省省會

2 設市

1926年,由武昌、漢口、漢陽組成
現包括原黃陂縣、新洲縣(現改稱區)等

3 面積

8,000平方公里,相當8個香港

4 人口

800萬,略多於香港人口

5 工業

鋼鐵、紡織、機械製造、電子工業中心

6 鐵路樞紐

連結京廣、京九、漢丹等鐵路

7 高速公路

京港澳、滬(上海)渝(重慶)、福(州)銀(川)等線交會

8 大學

武漢大學,華中科技大學(原華中工學院),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原中南財經學院、中南政法學院),中國地質大學(原北京地質學院)等

 *長度據《辭海》(上海,1999)
 **副省級市共15個,包括廣東的廣州,福建的廈門,浙江的寧波,山東的青島等;市委書記和市長相當於副省級。其它省會的城市,是地級市。


表2,洪水災情


項目

概況

1 夏季汛期(1)
 (長江流域)

6月底至7月10日,第1波強降雨,長江中下游大洪水,上游亦有雨災;受災區:上游的四川、雲南、重慶,中游的湖北、湖南、江西,下游的安徽、江蘇及西北地區的陝西,西南地區的貴州,受災人口約4,900萬,倒塌房屋11萬間,農作物受災超過4,100千公頃

2 夏季汛期(2)
 (長江流域)

7月13—16日,第2波強降雨,長江中下游面對洪水壓力

3 洪水災害*
 (今年初至
  7月13日)

受災地區:28省(區、市)1,508縣
受災人口:接近6,100萬
因災死亡:237人(另失蹤93人)
受災農作物:5,450千公頃
倒塌房屋:接近15萬間
經濟損失:接近1,500億元

 註:*據防汛總指揮部數據,《人民日報》2016年7月15日,第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