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白皮紅臉黑客:投票催化劑

丁望

原載:信報2014.6.24    
   兩岸消息版(A21版) 
   中國21 專欄
上網:2014.7.6


6月22日,
沙田區實體投票站門外排隊等候投票者甚多。網絡圖片


   香港民間關於普選方案的「六二二全民投票」,獲大量市民的回應,至23日下午3時,投票者超過70萬,出乎主辦者和市民的預料。

  民間的投票,沒有法律約束力,也不是北京當局能接受的,但凸顯港人珍視合法的意見表達權,表達了對真普選的期待。這種和平、有序抗爭的背後,是(香)港(大)陸關係趨於緊張,港人對「一國兩制」的憂患意識增強,對選舉權及選舉方式的選擇更加關注。

  港陸關係 緊張因素

  港陸關係日趨緊張,香港「高度自治」的危機畢現,令具獨立思考能力的港人有「自力救濟」之舉。不管是虛擬的投票,還是和平請願、上街遊行,都有「自己救自己」、維護合法權益的取向;其訴求,是維護「一國兩制」下的自治權、包含司法獨立的法治,捍衛包含思想、言論、新聞、集會自由的社會自由制度。

  港陸關係日趨緊張的因素,本人歸納為下列幾點。

  首先,是中共十八大後北京政局左轉,出現清算憲政論、民間社會和關押文人的「亞文革」,對香港的管控偏緊。

  白皮書的發表,6月19日《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和極左報刊的一系列文章,一批部級官員即紅臉官的談話,釋放的政治符號有對港人的「預警」。更令許多港人焦慮的,是有人模糊或移動基本法「兩制邊界」的趨向,提出港人須遵守八二憲法和擁護、熱愛社會主義的「政治要求」。

  白皮書和極左報刊、紅臉官的罵聲及黑客干擾,成為香港民間投票的催化劑。在「實體投票」現場接受電視台訪問的投票者,直言因不滿北京的一些言論而投票。排隊投票者中,中老年人不少。

  未必贊同「佔領中環」口號者都出來投票,使投票站成為表達意見的平台,恰是物極必反的「現實圖象」。

  所謂反不是造反,不是北京極左派說的外部勢力顛覆,而是港人的逆向思考:對於違背基本法的極左之論和缺乏市民選擇權的假選舉,表達「不」的意向。他們對於「我說你聽」的訓話,十分厭惡。

  政策失當 擠到牆角

  港陸關係日趨緊張的因素,還在於特區政府的施政失誤。如前朝長官任由雙非孕婦衝擊香港公立醫院,社會資源的大量外耗(向四川捐款百億,收容雙非童上學);一些官員熱中傍大款貪點吃喝,懶得化解港陸之間的糾結,還有官員受賄貪污。本朝官員的「自由行」政策,超出香港的承載力,令港人有生存空間被壓擠之苦。擠到牆角,還能不發出抗議之聲?

  這些年來,某些京官習慣以「恩賜型」姿態教訓港人;有些官員並未好好研讀基本法,動輒扯到外部勢力、敵對勢力和「港獨」,漠視港人合理的訴求(如減少「自由行」人數),積聚民怨甚深,令港陸糾結更複雜。